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91章玉梅 第(1/1)分页

第91章玉梅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暮晚的橘红色霞光之中,丝竹声阵阵,桃、杏、樱……各色花瓣随风而落。www.banweishuwu.com

    中央位置,有着身穿彩色薄纱的女子翩翩而舞,席间更有美貌侍女端着盘碟,袅袅婷婷,快步疾趋穿行。

    ‘好一场盛会!’

    方锐看到这一幕,心中暗赞一声,下意识联想起了86版《西游记》中的蟠桃会。

    “老爷请用!”

    美貌侍女放下盘子,福身一礼,退去了。

    身前白玉小盘中,盛放着三颗玉梅子,那玉梅子大概核桃大小,有着青玉一般的色泽,宛若冰晶,玲珑剔透,细看去,还能发现果皮上泛着点点天青色的毫光。

    ‘我这般银章大捕,是三颗玉梅子吗?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余光一扫,留心观察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见:

    无论谁带来的附从,都只有小碟盛放的一颗玉梅子,银章大捕是小盘三颗;金章名捕是中盘六颗;玉章神捕是大盘九颗;神捕司司正周长发则是玉笸箩盛放的十二颗。

    葛长庚是受周长发邀请而来,又是灵师,与神捕司灵师孙守财同等地位,比照玉章神捕的待遇,亦是大盘九颗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不合时宜的吞咽声响起,赫然是李大胆这家伙,见玉梅子端上来后,直接囫囵吞枣一口吞了。

    如猪八戒吃人参果般,什么滋味都没尝着,只能遗憾咂咂嘴,环顾左右,下意识看向牛八斤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牛八斤这个欢喜冤家,吓得一激灵,直接一把拿起玉梅子,在袖子上抹了抹,嘎嘣一声咬下,汁水飞溅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还别说,这玉梅子的味道真不错!”他边吃,还边凑过脑袋,压低声音和方锐说话。

    荀不惑稍微好些,至少,就像个正常人,不过,也斯文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我带来的三个货色?!’

    方锐额头隐隐泛出黑线,压下出席避开这三人的冲动,看向其他人,不少人已经开始吃,举止相对文雅多了。

    ‘听说这般奇果,天地生养,最是纯粹。’

    他见大多数人都吃了,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,捻起一颗玉梅子,放至嘴边,轻轻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话说,方锐并没有培训过礼仪,但自信昂扬,泰然自若,举止中自有一种气度,尤其是在身后李大胆、牛八斤、荀不惑三人的衬托下,反倒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反倒让不少金章名捕,乃至一些玉章神捕都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其他银章大捕都在心中嘀咕,方锐是不是故意带着那三个腌臜货,和自己形成鲜明对比,好凸出自己?

    不提这些,且说玉梅子的滋味……

    入口酸中带甜,让人口舌生津,如草莓,但又不太一样,因为那种酸甜真的是搔到人的味蕾痒处的,多一分不多,少一分不少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而且,表皮果肉有着荔枝的Q弹,内部果肉有着极品苹果的爽脆,吞咽之后,更有菠萝的回甘……

    那滋味,绝了!

    最神奇的是:这般宛若冰晶般的果子,果肉吞咽下去之后,腹部竟然涌出股股暖流,让人浑身暖洋洋的,通体舒泰。

    ‘我消化能力强,这股暖流相对短暂,但若是普通人,这般感受,恐怕能持续半日……不愧是奇果,果然神奇!’

    方锐吃了一个就停下了,剩下两颗玉梅子准备打包回去,带回家中给方薛氏、三娘子、方灵、囡囡尝尝。

    他神色自若地地唤来侍女,要来一个巴掌大小的锦袋,将玉梅子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——不是方锐非要此刻打包,实在是:身前桌案摆满了其它美食,他之前没吃,如今就显得有些拥挤了,需要腾出来位置。

    ‘听说外面,一颗玉梅子上百两银子,都有的是人抢着要,而且,还有价无市!’

    ‘要不然,可以买些回去。毕竟,两颗玉梅子,是真的不够分啊!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面对周围同僚异样的目光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方银章,可是要将玉梅子带回去?”

    段玉嗤笑一声:“也是,方银章第一年来,不比我们吃得多。不过,打包两颗够吗?”

    “若不然,我这三颗玉梅子也赠予方银章,一并打包带走?”

    这话,明显是暗讽方锐土包子,磕碜方锐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正好嫌弃两颗玉梅子不够,苦恼带回去后,该怎么给方薛氏、三娘子、方灵、囡囡四个人分,此时段玉主动提出,简直是送货上门。

    因为段玉就坐在旁边,他也不劳对方动手了,直接将盘子端了过来,倒进自家锦袋,又再次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‘这下就有五颗玉梅子,完全够分了,段银章真是个好人啊!’方锐心中感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段玉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,可你方锐怎么这么不要脸哪?给个杆子,就直接往上爬?

    这一下,反而让段玉有些下不来台了。

    不过,话是他自己说的,总不能出尔反尔,当着这么多同僚、上司的面,再抢回来吧?

    玉梅子是不错,可也不至于为了三颗玉梅子,落下那么大面子啊!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段玉也非常人,索性大气地一挥手:“不谢,区区三颗玉梅子,何足挂齿?赠予方银章,也算是提携后辈,成人之美了,哈哈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跳动的眼角,暴露了他此刻肉疼的心情。

    毕竟,三颗玉梅子即使拿出去卖了,也足有数百两银子,对一个银章大捕来说,也不算是什么小钱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,多谢段银章。”

    对段玉占自己口头上的便宜,方锐也不在意,实惠都拿了,人家说一句‘后辈’,就说呗,又不会少块肉。

    ‘再说,我这个后辈若是暴露出真正实力,不知道这个前辈会不会吓死?’他暗戳戳想着。

    ‘头儿就是厉害,这就白赚了三颗玉梅子!’

    身后,李大胆、牛八斤、荀不惑三人暗暗赞叹着,决心向方锐学习,以后要脸皮厚些,再厚些。

    其他银章看了这场热闹,脸上笑嘻嘻的同时,也记住方锐这个新的银章大捕不好惹。

    至于神捕司司正周长发,以及其他金章名捕、玉章神捕,对这小插曲,就更是付之一笑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方锐、段玉都是年轻人,年轻气盛很正常嘛!

    这是以一种俯视的态度,或者说看后辈的目光,如此角度,自然包容性很强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不过,各自心中对方锐的评价,又提高了些许——关心家人,不图面子,重实利……这是个好同志啊!

    玉梅会既然是神捕司‘高等年会’,自然不只美貌女子的歌舞表演,更有内部活动。

    葛长庚身为客人,没有出手;孙守财身为神捕司灵师,却是出席,小小露了一手。

    只见:

    此人让侍女取来一张空白宣纸,伸手一点,道了声‘疾’,在一阵灵光闪烁中,牵引来几只玉蝶,扑入宣纸。

    那玉蝶在挣扎之中,与宣纸渐渐融为一体,浑然天成,点点淡紫色的血液化作了一只喇叭花,供画中蝴蝶落足。

    “好!玉蝶灵动,寻常下品武者都不可捕得,孙灵师竟能牵引入画,实在好手段!”有金章名捕赞叹。

    “妙哉,宣纸上仿佛本就有这几只玉蝶……细节之处,更显精微,栩栩如生。”另一个金章名捕接茬。

    “颇合自然之意,乃是天成,超出所谓的画道名家不知几许矣!”一位玉章神捕感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片称赞声中,孙守财自矜地点了点头,回了席位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灵师?!’

    方锐表面随大流,微微颔首附和着,心中却感到一丝不妥。

    这般仅仅为了装B,就残杀、折磨生灵,强行将它们入画,是不是不太好?尤其是在有许多其它选择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就好像:路上走过去一个健美大汉,正在如超人强一般左扭扭、右扭扭,突然觉得有必要彰显一下自己的强大,于是跳到路边,将一条狗活活玩弄死了。

    什么行为这是?

    变态吧?!

    当然,方锐看孙守财不大顺眼,可口诛笔伐、喊打喊杀也是不可能的,他屁股坐得坐正,人类就该是食物链顶端嘛!

    另一边,葛长庚也没有说话,皱了皱眉,所带的那位童子,更是不忍地拉了拉前者衣袖。

    方锐留心到这一幕,对灵师的观感这才稍好了些:‘看来,残忍的不是灵师这个职业,而是人!’

    再之后,是玉梅会的惯例节目,神捕司司正周长发拿出彩头儿,大中小三株灵玉参,玉章神捕、金章名捕、银章大捕各自之间可相互比斗。

    “灵玉参?这可是半灵药,司正今年当真大手笔。”有玉章神捕惊叹。

    “是啊,灵玉参这般的半灵药,虽然是培育灵药引灵失败的半成品,却也有灵药的一二成功效。”一位金章名捕眼神火热。

    “若是灵玉参为彩头的话,今年我可要下场了。”另一位金章名捕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灵玉参,半灵药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回忆曾看过一本杂记中的记录:‘突破上三品,需要灵药,可灵药培育艰难,往往一着不慎就会失败,失败的半成品就是半灵药……半灵药虽然不如灵药,但效果却远超过大药、老药,价值极高……’

    这番比斗,自然是银章大捕之间先开始,或许是彩头丰厚,当即就有两个银章大捕上场。

    “头儿,您去不去?”牛八斤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方锐目前资源足够,对灵玉参不是太感兴趣,今年也是第一次参与玉梅会,并不想太出头,想先低调一年。

    一番比斗后,段玉打败另一个银章名捕,见银章名捕中再无人上场,不由将目光投向方锐,发出邀斗:“方银章,要不上来过两手?放心,我会让着你些,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也没想着拿方锐怎么样,只是想戏耍一番,折损些面子,一抒此前赔了三颗玉梅子的郁闷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方锐再不上场,就要被人看轻了。

    ‘何必呢?!’

    他暗叹一声,道一句‘如段银章所愿’,上场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众人就看到了:方锐凭借身法,耍猴一般让段玉在几十招间,连衣角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——实在没什么可叙述的,方锐已经收着许多,将真气模拟成明劲,只展露出六品水准,并且只动用了大成级别的身法,可如此亦是完虐段玉。

    上首,那些金章名捕、玉章神捕,皆是发出赞叹。

    “这位方银章,竟将一门身法武技练到了大成?实在难得。”有金章名捕语气惊讶。

    “确实,在不动用灵符的情况下,这位方银章六品无敌矣!”另一人金章名捕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位中年金章名捕摇头:“大成身法,只是进退自如,让那位方银章立于不败之地,若是想获胜,还需得一门攻伐武技。”

    “严兄这就错了。我可听说,这位方银章,曾一招击败一位六品的采花贼,可见在攻伐武技方面也是相当出众的!”

    “显然,这位方银章顾念同僚之情,纵使被挑衅,也没有下重手,想让那位段银章自己知难而退……”一位玉章神捕欣赏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即使是神捕司司正周长发,都点评了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场中,在周围上司们不加掩饰的评论声中,段玉臊得面红耳赤,为了保留最后的一丝体面,还是主动认输下场。

    ‘我就是嘴贱!’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后悔无比,方锐不上场就不上场嘛,自己何必非要激人家,不然也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,大丢面子不说,即将到手的灵玉参也没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僚,可还有愿意上台切磋的?”方锐看向一众银章大捕。

    这些同僚纷纷避开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又不是聋子,那位金章名捕都说了‘方锐有着大成身法武技’,这个时候还上去做什么?被当做猴耍丢人吗?

    再者,灵玉参珍贵不假,可也就那一小株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,犯不着不给面子,和方锐结怨。

    到了银章大捕这个程度,已经进入大虞中层,资源相对较多,争斗也局限在一定范围内,都是穿鞋的,没有深仇大恨,根本不至于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就算段玉,也是这般,身上有灵符,可也没动用——真动用了,那就太不好看了,还会给人一种玩不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锐成功拿得灵玉参。

    这小株灵玉参,不过巴掌大小,细节眉眼像个超小号的娃娃,不知为何,给他一种莫名不协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’

    方锐拿着灵玉参,没来由的,心中却是隐隐排斥,最终,只得暗叹一声:‘罢了,过后调查一番吧!我不会大意,可也不是唐僧,人参果摆在眼前,反而吓得不敢吃。’

    接下来,金章名捕、玉章神捕之间的比斗,在其他人看来精彩纷呈,可在方锐眼中,就如小儿打架,真没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比斗结束,又是一番歌舞吃喝,最终到了亥时(大概晚上九点),天色不早,玉梅会才圆满散场。

    方锐拿着打包的玉梅子,还有灵玉参,应付过几个过来结交的同僚,在不少人羡慕的目中,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出去园子。

    手下李大胆、荀不惑、牛八斤三个大捕头,在感谢方锐带他们来开眼界后,又是一番狂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头儿,今个儿银章大捕中,就属您收获最大了!三颗玉梅子,一株灵玉参,可真是赚得盆满钵满!”

    “最出风头的也是头儿,连其他金章名捕、玉章神捕,都有所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最厉害的是入了司正大人的眼,我可是听到了,司正大人都夸赞了头儿一句‘不错’哪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这是深得上心啊!有了司正大人的青睐,头儿今后还不是官运亨通,一路青云直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,八斤也就算了。大胆、老苟,你们咋也跟着八斤学成这样了?学废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总拍我马屁,说我好话,这会让我迷失的。大胆,我还是喜欢你最初见面时桀骜不驯的样子,来,给我再表演一个?老苟,你也是,当初多高冷的人……行了,都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摆了摆手,径直离开,等上马车的时候,还能听到那边,牛八斤在对着自家车夫吹嘘,说今日玉梅会上的见闻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坐上马车,正待吩咐车夫离开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小友!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