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86章 ,种魔 第(1/1)分页

第286章 ,种魔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

    第286章 ,种魔

    东海,蓬来岛。【思玄书屋】

    澄澈如水的月华旋转聚拢,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,其中银白色刺目的雷霆如水波般道道流动而下,注入姜若瑄闭关之地,然而却让那里散逸的气息愈发强横。

    就在这般突破过程中——

    海量魔妖受到了邪神‘大天魔’的操控,铺天盖地汇聚而来,海陆空三路席卷,却在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五人出手下,横扫一空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并未放松,心中暗自将警惕提升到了最高,显然并不认为邪神‘大天魔’出手,这么轻易就会结束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无数魔妖死亡的残余,海量纳米级的微小粒子在这一刻震荡聚合,瞬间从能量态变作一团腐烂蠕动的血肉,勾勒出一只大鸟的形貌,附近天地之力都为之驱使。

    “四阶魔妖!”

    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五人皆是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般媲美方仙道‘仙’之生命层次的魔妖,还是各人第一次接触,那般本能引动的强横天地之力,让他们感觉自身如疾风骤雨海面上的一页扁舟般无比渺小。

    是的!虽然五人都是三阶元神境界,但三阶与四阶,乃是一个大层次的质变,纵然他们各自身怀仙宝,却难以发挥其真正威力,即使联手,都难以跨越境界与对方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,对此却也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大五行奇阵,封!”

    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五人有着默契,趁着那四阶魔妖尚未彻底成形,同时出手掐诀,虚空中一方阵图出现,勾连四方。

    仙宝‘青莲剑’,绽放澹青偏白的锋锐剑气,凝为一朵怒放莲花,镇压一极,是为五行之金;

    仙宝‘缥缈庆云’,焕发彤彤如火的光芒,好似一片燃烧的火烧云,镇压一极,是为五行之火;

    仙宝‘天地一气玄黄塔’,释放大片玄黄色土脉之力,厚重如山岳镇压一极,是为五行之土;

    仙宝‘造化月轮’,造化衍生青木之力,青气蔚然,镇压一极,是为五行之木;

    仙宝‘水神珠’,垂落一片碧蓝幽幽的光芒,好似粼粼水波,镇压一极,是为五行之水。

    五件仙宝释放五行之力,镇压阵图中的五角,五行之力勾连流转,只是一闪,那头四阶魔妖就是被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——此门‘大五行奇阵’,正是方锐所传,原本为姜若瑄师姐弟五人准备,此刻姜若瑄在闭关仙宝‘九九炼魔葫芦’不在,江清雪以‘造化月轮’代替,倒也可催动,果然瞬间建功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五人并肩作战,联手封禁超越他们一个大阶的魔妖,心中都是不可抑制地产生出一丝成就感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突然一阵水流声响起,这不是正常的水流声,时断时续,如信号不良般滋滋啦啦,蕴含着润物无声的污秽之力。

    这声音的源头,乃是半空中一团上下攒动的漆黑水流,渐渐勾勒出一道散发不详气息的身形。

    在它出现的刹那,比方才四阶魔妖出现之时,更为庞大范围的天地之力被引动。

    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五人只感觉,听着这般声音,注视对方的形貌,都有浓郁污染朔源而来!

    方才面对四阶魔妖都并未如此,显然,这是比四阶魔妖更恐怖的邪物!

    江晴雨感受尤为明显,方才镇压下朔源而来的污染,然后,就感觉到自家仙宝‘水神珠’在这一刻仿佛要脱离控制,被那邪物剥夺控制权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,当初邪神之种‘大衮’事件中,曾被截留了一缕先天水神帝工的本源,经过这百多年培育,如今已成了这头五阶邪物。甚至,它还不是一般的五阶邪物,乃是有着邪神‘大天魔’位格加持的五阶邪物!

    而‘水神珠’中亦是拥有先天水神帝工的本源,两者同源而生,位格却又不如对方,发生这般变故,乃是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江晴雨自然不知此番缘由,但却不能看到这般事情发生,否则,‘水神珠’失去控制,‘大五行奇阵’恐怕顷刻就要被破,释放出之前那头封禁的四阶魔妖,让如今局势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她心念一动,以秘法加强联系,强行镇压‘水神珠’暴动却在反噬之下,脸色刹那苍白。

    “妹妹!”

    江清雪焦急唤了一声,手中一闪,一张金色法旨出现,正要使用,向自家师尊虞云澜求助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时,虚空中却已然有造化光芒闪烁,虞云澜赫然已经降临,与之一同来到的,还有一道浩大福地虚影,向那邪物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随着这道声音——

    这一刻,空间都仿佛凝结,那邪物面对笼罩而下的福地虚影,好如琥珀封禁的昆虫,任凭它周身光芒闪烁,无论想要变幻形态,还是施展水遁,都是没有半点作用。

    这倒也应当,因为这并非物理层面的手段,乃是福地之域承载虞云澜领悟的规则,从规则层面封禁镇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渊。

    姜若瑄身为方锐座下亲传大弟子,突破四阶,蓬来岛又如此大动静,先天水神帝工想不关注,都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原本,那铺天盖地、浩浩荡荡魔妖出现,乃至之后的四阶魔妖出现,与徐缓等五人交手,她还能抱着看后辈的态度,吃瓜看戏。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当那头以她一缕本源培育而出的五阶邪物出现,先天水神帝工就再也坐不住啦!

    先是屈辱,然后,就是无与伦比的愤怒。

    当初,她诞生之后,感觉自家本源残缺不少,本以为都是方锐的锅,打不过只能忍气吞声……

    好家伙,现在才发现,原来,在自己身上薅羊毛的,远不止一个?

    简直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一个个都欺负她,她先天水神帝工奈何不得方锐,难道还奈何不得着一个小小邪物了?

    不是她口气大,而是那邪物乃是速成,刚刚踏破五阶门槛,又是她一缕本源为核心,面对她这个本尊,直接削弱一半,对付起来简直手拿把掐。

    “那大黑天邪神,上次诱我入魔,这笔账还没算,这次,就一并清账。”

    先天水神帝工这个暴脾气,正准备出手,忽而感受到一阵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原来,冥渊之下,那头镇压封禁的邪物‘水魔兽’暴动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先天水神帝工再如何不甘,也只能按捺下愤怒,先行镇压这次封禁的邪物‘水魔兽’。

    毕竟,报复邪神‘大天魔’事小,镇压‘水魔兽’事大,若因为冲动而让‘水魔兽’破封,别说获得天道功德了恐怕还要倒扣,乃至天打雷噼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为了出气,先天水神帝工其实不大在乎折损一点天道功德,也不怕天打雷噼,关键是镇压邪物也是方锐的任务,就怕出岔子了,事后方锐以此为由、找她算账、剥她本源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不仅是先天水神帝工这里,这一刻,东境扶桑的娲皇、南赡部洲的太初道人、北俱芦洲的太初道人、西牛贺洲的阴阳童子、地心的先天火神重黎,所封禁的邪物同时暴动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邪物与邪神‘大天魔’冥冥中有着联系,这是邪神‘大天魔’考虑到六位本土古神的因素,避免她们出手干预,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‘水魔兽’、‘八岐大蛇’、‘无足鸟’、‘无边血海’、‘千眼怪人’、‘麒麟魔’,这些邪物暴动之时——

    邪神‘大天魔’一番试探,发现方锐并无动静,以为方锐在沉睡、或者出了什么意外,这就给了她胆气,行事手段愈发大胆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一刻,整个洪虞界内,重度污染者内的污染,皆是透支性爆发,化作滚滚魔气逸散而出,赫然是拿出了积攒百多年、几乎全部的家底,要来一波流,玩一把大的。

    此时,若是以一个极高的视角俯瞰,就会发现,洪虞界内海量魔气涌动,让整个世界都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澹澹的阴影,从中土神洲,到南赡部洲,到西牛贺洲,到北俱芦洲,再到东海万岛,绵延亿万里魔气形成一道仪轨,以蓬来岛为中心浩浩荡荡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姜若瑄的《道心种魔大法》,虽然可以吞噬炼化魔气,但凡事过犹不及,如此无量的魔气,已然超出她的承受限度万倍、十万倍,若真被灌注而来,绝对要被冲爆,化作一头前所未有的恐怖邪物。

    ——让方锐座下亲传大弟子,化作一头前所未有的恐怖邪物,正是邪神‘大天魔’的诛心之计!

    霎时间,形势及及可危。

    蓬来岛上,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感知到此番变化,同时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提前也做了准备,但却是绝无可能承受如此魔气的。

    五人的确是寻常人眼中的大人物不假,明知如此,却也没有办法干预,此时对视一眼,皆能看到各自眼中的无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——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一道威严女声响起,正是李曌!

    建业,她立于摘星阁,一身龙袍烈烈,肃穆吐出一字,让新虞国运金龙咆孝。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中土神洲、南赡部洲、西牛贺洲、北俱芦洲、东海万岛,凡新虞子民涉足之处,虚空中皆有龙吟声响彻。

    在这龙吟声中,如山如海、昂扬奋发的人道气运,好似火焰熊熊燃烧,与魔气侵蚀,燃烧向那遍布亿万里的魔气阵法仪轨,如同积雪遇到大火,刹那间,后者大片大片崩溃。

    然而,纵使有海量魔气与人道气运消融,阵法仪轨也瞬间崩溃,但方才魔气阵法仪轨成形的刹那,传输而来的魔气仍然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不过,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、荀三七,已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李师娘出手了!”

    他们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亦是出手,埋伏蓬来岛屿的另一道阵法,在五人力量下,在蓬来仙岛弟子作为一个个节点下,已然启动。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滚滚魔气被阵法截留,炼化充能,加固‘大五行奇阵’。

    溢出魔气,又有仙宝‘九九炼魔葫芦’过了一道,再次吞吸。

    经过这两重程序,所剩下的魔气,终于达到了姜若瑄能承负消化的限度,吞噬炼化如吃了一颗大补丸,让突破进步加快,人仙之躯飞快蜕变成就。

    姜若瑄突破的密室之内。

    “桀桀!”

    这时,忽而有魔气凝聚为一张面孔,发出渗人的笑声:“那人你可曾想到,你的弟子要想成仙,须侵吞我的根源,但我却更容易反吞你的弟子啊!”

    “让我先吞了你的弟子,将来关键时刻背叛,再吞了你。今日之事,就是将来某一日的预演……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她赫然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,借助魔气渗透至此,阴森笑声中,一闪撞去,就要对着突破中的姜若瑄下手。

    可这般笑声突然戛然而止,因为邪神‘大天魔’感觉自己被定住了,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是你!是你!又是你!”

    那张面孔一怔,下意识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,然后就是本能的忌惮、恐惧,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,那种种情绪一闪而逝,转而,猖獗笑声再度响起:“老乌龟,被你算计了,但那又如何?你杀不了我,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是的,正是因为知道方锐杀不死她,哪怕计划失败,最多就是沉寂一段时日,故而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出手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降临而来得到方锐,忽而玩味一笑:“若瑄,不用演了,咱们师徒给她露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!”

    盘坐的姜若瑄双目睁开,落落大方站起身,赫然不知何时已突破了四阶返虚人仙境!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邪神‘大天魔’心头忽而浮现出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,然而被定住,什么也无法做到,就连消亡都不可,随即就看到了,姜若瑄在方锐出手加持下,一枚灰色光点飞来没入。

    她的意识一顿,意识的最后一刻,听到一道悠悠响起的声音:“做什么?自然是……给一位天魔‘种下心魔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