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76章 ,云动 第(1/1)分页

第276章 ,云动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76章 ,云动

    三千流光,即为三千道法帖,也即入洞天听讲的凭证。【流影书屋】

    伴随这些法帖散落,还有其后方锐‘有缘者皆可持吾法帖来建业听讲’的声音,顿时,天下大哗,各方云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,扶桑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娲皇对着飞来的流光一点,化作一份法帖,却并未展开阅读,而是感受其上一股自己都无法解析的奇异力量,轻轻呢喃:“这就是人道新法的力量么?到时,或可去往中土神洲一听。”

    先天神灵,对于求道的执着,其实并不比后天生灵稍逊分毫,甚至,因为寿元悠长的原因,某种程度上说要更强。

    故而,她自然愿意去听道方锐新法,看能否触类旁通。

    至于扶桑树下镇压的邪物大蛇,只要提前加固封禁,离开十天半月,还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也罢,下一个目标,就定为建业,正好,去体味一番新虞首善之地的风土人情!”

    太初道人是喜好人道红尘的性子,这些年中,辗转去了新虞不少地方,接到此份法帖,当即决定将建业定为下一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牛贺州,一处地下洞府。

    上次,因为邪神种子‘大衮’之事,阴阳童子搬家,从海底搬到了这里,还别说,还真在这里安顿无事了十来年。

    不过,十多年对先天古神漫长的生命来说,只不过短短一瞬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日,阴阳童子在洞府中坐,却接到了方锐送来的法帖。

    她苦恼皱起眉头,本心自然是不想去的,可想到当初‘先天水神帝工’遭到侵染,硬生生被方锐打成本源,又脑补一番、胡思乱想,感觉不去就是不给方锐不给面子,自然胆小地不敢不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天之上,一处空域。

    混沌尊者这尊古神,自然也接到了方锐的法帖,不过,与以往对诸般因果避之不及不同,此次反而神色间有着欣然。

    要问原因?

    她这处空域位于九霄之上,极为接近世界晶璧,天外混沌,故而,其实是六尊先天古神中第一个感知方锐开辟福地、洞天的。

    对那般特殊空域,混沌尊者有着极大兴趣,虽然没有亲自进入查看,但通过外在观察,也能知道以晶璧为防护,更进一步推测,必然有着极强防御力在其中或能拥有不可思议之伟力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这是一方绝好的避劫所在啊!

    没错,混沌尊者不在乎这次去听道的因果,那是希望将来能够开辟洞天福地,躲入其中,将来更好的不沾因果。

    ——其实,她所想不错,福地、洞天,的确有着躲入其中,因果不沾,灾劫难伤之能。

    “洞天,洞中之天地也,这就是那方特殊空域的名称么?这次那人讲道,或许就会提及洞天开辟之法。若我得了此法,开辟洞天,躲入其中成一统休管春夏与秋冬,将是何其快哉!”

    混沌尊者感叹着,胸中生出野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洋。

    先天火神重黎位于一座荒岛,收到了方锐的听道邀请法帖。

    “我曾与冥界那位约定,不踏足中土一步,可发出此帖之人又与冥界那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几可视作一人。”

    方锐本尊与冥君分身的关系,自然瞒不过六位古神,不然,她们也不会保持着那么大克制,对最繁华的中土始终秋毫无犯。

    “如今,有了这份邀请法帖,我此去却是名正言顺,倒也不算违约。嗯,既然是对方请我去,那我途中吃上一些草木自然是应该的吧?”

    先天火神重黎可是知道,中土神洲才是洪虞界核心,草木丰茂,一想到绿油油的树植,她顿时拍拍手起身,嫌弃扔下了手中的杂草。

    话说,若非中土神洲之外的其它重出之洲陆发展太慢,刚刚长出草皮,没有什么树木,谁愿意吃草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之下。

    当初,方锐将侵染的先天水神帝工打成一团本源,雁过拔毛后,扔出洞天,如今早就化作新的先天水神帝工。

    这位新的水神保留着前任对‘大衮’一事的记忆,深感自己需要一些脑子……不,参谋,或者说智囊,于是,在这东海之底,营造了一片水晶宫阙,并点化了一个龟丞相,以及一群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“大胆,那厮夺走我部分本源,如今竟还敢下法帖挑衅?!”

    先天水神帝工看着飞来的法帖,愤然拍桉,这一怒之下,让整个水晶宫摇晃不止,海水翻卷滔天大浪。

    “水神大人息怒!”

    龟丞相分析道:“依老奴之见,这谁参与了讲道,给那位大人捧场,那位大人未必记得,可若是谁不去,想必那位大人一定是记得的。所以,水神大人此次不仅要去,最好还要带上厚礼去,不然,岂不是再给那位大人夺取本源的借口?”

    若是方锐在这里,必然会指着这老龟的鼻子骂,污蔑!纯属污蔑!自己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么?这不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么?简直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不过,至少遭受过一次迫害的先天水神帝工,是如此认为的。

    她一听可能再次被方锐抢夺本源,顿时吓得一个激灵,不过,却也不想在手下人面前丢了面子,不由冷哼一声:“那本神这就去走一遭,与那人好好分说,不过,不管那人如何,咱们却不能失了礼节,由龟丞相你去挑选准备上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派元始道,也即方漓后来开创那一支分脉。

    今日,掌门玉溪道人带着众弟子做早课——纵然因为灵气之毒,如今天地已不适合修行,但还是有一批向道者在默默坚持,不能修法,那便诵读道藏修心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时,一道流光忽而飞来殿中,落向一位女冠,化作一张清光莹莹,玄妙无比的法帖——此人正是曾经雍州方家村外,与方锐有过一面之缘的道微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三千法帖有灵,对与方锐有缘法之人有着特殊卷顾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殿中众人一愣,旋即,方锐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,得知‘新法’、‘讲道’,一片羡慕的目光投去。

    旁边,玄元子忽而生出感应,摸向怀中一块清光莹莹令牌——曾经,他看守上洛那个院子,遇方锐得赐一枚令牌,有保命一次之功效,此时察知,这令牌竟然也可当做一份法帖使用。

    他顿时明白了,曾经方锐所说‘令牌另有用途,乃是何意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这般异象根本无法隐瞒,玄元子也不愿隐瞒,对师长坦诚说出此事。

    顿时,大殿中一片窃窃私语,不少弟子心思浮动。

    就连有几位长老,面对新法、大道诱惑、方锐这般大能亲口讲道传法,都是心中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,看向道微、玄元子二人,目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“醒神!”

    玉溪道人手中白玉如意一敲,叩心之音回荡,让殿中生出异样心思之人霎时清醒、冷静,这时,才将目光落向道微、玄元子二人:“道微、玄元子,你二人曾与太上有一番缘法,故有今日之机缘,这是旁人羡慕不来的,合当参与此次太上讲道,聆听新法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讲道之事传出,修行界恐有大乱,我意聚集师门力量,即刻动身,护送你二人去往建业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环顾一圈,从殿中每个人脸上扫过:“道微、玄元子二人听道带回新法,整个师门受益,各位还当勠力同心。”

    此番明晰利害,聚拢人心,让殿中众人顿时纷纷应声拜下:“诺,谨遵掌门吩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派元始道,也即曾经清衍那一脉。

    如今掌门,正是当初清衍的一位弟子白云子,此时,正与一个紫发老者在松柏之下对弈,颇有仙家之气。

    唰!唰!

    这时,两道流光落向径直南派元始道的山门处。

    然后,紧接着方锐的声音响起,广而告之三月后传法讲道之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原本祥和的气氛,瞬间变得异样。

    “无需灵气之新法——方仙道?!太上亲自讲道?!还有,最为关键的……法帖!”

    紫发老者喃喃着,忽而目光灼灼,盯向先前两道流光落下的方位。

    ‘苦也!’

    白云子暗道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紫发老者号曰‘紫仙翁’,乃是紫灵派掌门,而紫灵派乃是与南派元始道乃是同一州的上古灵修门派。

    此前,因为灵气之毒的关系,没有利益纠葛,又是同州宗门,二人还能说笑下棋……

    但如今么,两份法帖,代表两个听道的机会,个人道途,师门兴衰,如此泼天大机缘当面,父子反目都不难理解,何况他们这般澹若水的君子之交?

    其实,白云子倒是不缺做过一场的决心,只是奈何打不过——虽然二人同为上品灵师,但对方师门有一件传承法宝‘紫韵镯’,这是他所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——第一世那时,方锐也不过二阶真人之境,只有一件本命灵宝‘太一金珠’,自然不可能资助清衍法宝。

    “白云子道友,见者有份,这两份法帖,我要一封。”紫仙翁平静道。

    而越是平静,越是昭示着自己的底线,说明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白云子不敢不答应,却也做不到出卖弟子的机缘答应,只好含湖道:“紫道友,咱们可先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这时忽而有一道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,伴随着一对双胞胎姐妹而来。

    正是曾在神京,被方锐从‘大天魔’深入感染寄生的‘采花魔’手中救下的涂采薇、涂采止,游历多年归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子、紫仙翁看去,落在二女腰间的青、白二剑,皆是童孔一缩。

    赫然是发现了,这一对方锐曾经所赐、超越了法器层次的法宝!

    “师父,是这样,我们在神京,竟然遇到了太上,与咱们师门大有关系……就是这样,太上赐予了我们姐妹法宝‘青虹剑’、‘白虹剑’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还是通灵法宝哩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师父,方才我们在进入山门时,得了两封法帖入怀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太上有感,特意赐下,真是对我们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闻这些紫仙翁沉默了下:“白云子道友,方才乃是玩笑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行了个道揖,慌慌张张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不离去又能如何,涂采薇、涂采止姐妹返回,南派元始道有了两件通灵法宝,自己未必打得过纵然打得过,没听人家说起与太上的缘法么,还敢强抢了,拿着抢的法帖去听方锐听道?那岂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“师父我们聪明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立大功了吧?”

    涂采薇、涂采止姐妹嘻嘻一笑,以她们的慧黠,怎么看不出方才形势?

    不过是故意展露法宝、说出与方锐的关系,吓走紫仙翁,从而,不战屈人之兵罢了。

    “还立功?麻烦不都是你们这两个小猴子带来的吗?”

    白云子吹胡子瞪眼,目视这两个不省心的弟子:“走了,带上门派众人,尽快护送你们赶往建业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山野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流光落向空地。

    倏而,方锐的声音响起,竟然让周遭开启了些许灵智的许多野兽都是听懂,吸引来野猪、黑虎、食铁兽……相互展开了大厮杀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后。

    大厮杀分出了胜负,最终胜利者一头野猪浑身鲜血淋漓,正要摘取胜利果实——那封法帖。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一只劫妖黑鹰突然从天而降,俯冲扑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虞北境,丰州。

    是日,大雨滂沱,光线昏暗,故而落向城外山坡那一道流光,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。

    这道流光,也即此封法帖,吸引众多江湖人蜂拥而来,为争夺这个听道的机会,展开了惨烈厮杀。

    据传,这一日江湖人死伤无数,鲜血染红了那处山坡,最终,是一位绝世刀客夺法帖而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虞南境,饶州。

    一个李如璧的书生赶路,无意中看到一抹流光一闪,落向一处陡峭山巅。

    随即,他听到了方锐的声音,得知真相后,按捺激动,冒着大危险、吃了大苦头,用了整整两日,咬牙坚持攀登而去,得了此封法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锐散出的三千法帖,如砸入平静深潭的巨石,搅动风云,引发了不知多少故事,多少传奇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