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68章 ,黑巢 第(1/1)分页

第268章 ,黑巢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68章 ,黑巢

    虞云澜、姜若瑄二女看来。【化羽文学】

    在她们的目光中,方锐缓缓开口,将冥君分身整理各种信息,又以半七阶神明层次的恐怖算力整理,所得出最接近真相的分析说出:“如我没猜错,邪神‘大天魔’化身进入洪虞界时,携带了另一尊邪神的能量种子,投放大海,制造了最初的黑巢,我们姑且称它为‘原初黑巢’。

    黑巢可以自主吸收天地间的灵气,转化为一种特殊污染,也因为黑巢的灵气吸引特性,让海兽遵循本能而来,被转变为堕化之妖。

    堕化之妖,吞吃血食,可以飞快成长,在突破三阶层次时,则会炸开,变为次级黑巢,次级黑巢与原初黑巢有着同样的特性,再次吸收天地灵气,吸引海兽,转化为堕落之妖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说到这里,已然让虞云澜、姜若瑄二女心中发冷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说法,如此循环往复下去,黑巢在大海中,就会如瘟疫一般传播,可以料想,若是没有被发现,时日推移,整个海洋,恐怕都会变为孕育邪物的巨大温床。

    “其实,海洋之大,还要超出洲陆许多,海洋中的生灵也相对更多,只要污染了大比例的海洋生物,就可以反向入侵万灵之海,这是在我的眼皮子地下偷鸡呐!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。

    知道了这些,此前的许多疑惑,都是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为何海口府会有渔船失踪?

    自然是被堕落之妖当做血食捕猎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从沿海渔船失踪数量,并没有太夸张,还有方才李曌的传讯,远洋探索船队在远海发现了大量堕落之妖。

    这些种种都可以证明,此事背后的始作俑者‘大天魔’极为顾忌方锐,为了避免过早暴露,通过某种方法影响了另一尊邪神的能量种子,命令从黑巢诞生的堕落之妖‘兔子不吃窝边草’,约束它们向着深海遍地开花,却并不在近海作乱。

    但要知道,大黑天邪神本就是一种偏向于疯狂混乱的存在,堕落之妖也是如此,并不可能完全约束,渔船失踪桉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之后,朝廷调查人员命牌碎裂,也是此理。

    为何之前方锐没有摄取到气息?

    在洪虞界内世界压制之下,方锐如今连邪神本尊都不惧,但要明白,再如何压制削弱,也改变不了邪神七阶的本质。

    那另一尊邪神的能量种子,位格极高,可以衍变为次级黑巢的堕落之妖也保有上了一些特性;再加上,本土古神先天水神帝工遭到侵染,在大海之中,本土水属性天地法则之力干预封锁。

    因而,方锐才没能在现场摄取到气息,不仅是他,就连洪虞界天道,不也被暂时隐瞒过去了吗?

    至于先天水神帝工是如何悄无声息被污染?

    方锐也有猜测,先天水神帝工有些吃货属性,大可能是吞吃了堕落之妖,内部爆破,从而才被侵染。

    还有,堕落之妖为何不上岸?

    堕落之妖,并非普通的妖,普通的妖需要吃人维持理智,但堕落之妖的使命,或者说命运,就是在提升到一定层次后,变作次级黑巢。

    这也就清楚了为何海口官府在岸上布置下陷阱,却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总之,先前种种疑惑,如今尽数明了。

    “海洋的确是一处盲区,”

    嗯,盲区这个词,也是虞云澜从方锐这里学来的舶来品:“接下来,我们如何做?”

    种种经历,已然让她习惯了以方锐为主,无论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姜若瑄也是看来:“若有需要弟子的地方,还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自己试试吧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摇头:“其实,此事倒也并不如你们想象中的严重,阴谋的破坏力,在于始料未及骤然爆发,暴露时已成定局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被邪神‘大天魔’暗度陈仓,将大半个海洋变作邪物的温床,逆向影响万灵之海,那的确极为恐怖。然而,此时么,却还远未到那般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暴露的阴谋,让人有了防备,她便也翻不起浪来了。毕竟,这里终究是我的主场啊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话的时候,冥君分身已然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界。

    冥君分身双目窥破冥冥,整个冥界之力、部分洪虞界之力调动,此方世界唯一的混沌灵宝‘轮回大磨盘’再一次转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从北海到东海,从南洋到西洋,亿万里海洋的底部天翻地覆,气泡汩汩涌动如沸,鱼虾海类奔流如逃。

    一方无始无终的磨盘虚影一闪,浩瀚伟力拂过,数万黑气森森的黑巢一一如气球般炸开,正在孕育转化的数十上百万堕落之妖,无声无息身形湮灭。

    ‘那位存在又出手了!’

    除先天水神帝工之外,其余五位本土古神同时生出此念,抬头望去,然后,就收到了方锐传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扶桑之地。

    “大黑天邪神仍不死心么?”

    娲皇收到方锐传讯,眉头一皱,不过,很快就没功夫再关注此事。

    因为,封禁扶桑之下那头邪物八头大蛇再度暴动,牵连整个扶桑岛地动,火山喷发,好如末世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邪物八头大蛇才被重新镇压,一切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下一处。

    阴阳童子收到方锐传讯,瞬间跳脚:“先天水神帝工那家伙被大黑天邪神侵染了?不行,这海底太危险了,搬家,必须要搬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天之上一处空域。

    太一尊者一身混沌色道袍,睁开双目,仿佛是在跨越空间与方锐对话:“道君放心,贫道不出此地,绝不会为大黑天邪神所趁,给道君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虞,南境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,太初道人在一座府城住下,说说书,得了些钱便吃喝游逛与附近许多人都熟识了,在这红尘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其实,上古年间,她就是最亲近人族的先天神圣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“天塌了有个子高的盯着,倒也省心,更不用说,与霸道的圣皇相比,那位存在却是好说话多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正在兴致勃勃闲逛的太初道人,收到方锐传讯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赡部洲。

    先天火神重黎化作一道火红的影子掠过,下方,新嫩长出的绿植消失不见,如同被犁过一样,所过之处,那真是天高一尺。

    她正在快乐地吃吃吃,突然收到方锐传讯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先天火神重黎差点没一头栽倒,嘴中的草都吐出来了,却都不觉,满脸心有余季:“水神帝工因为吃妖,被大黑天邪神侵染了?那我……不对,我不食肉,乃是吃草的,没有此忧。”

    “但草物也可能有问题啊,以后吃东西,可一定要小心了。”她苦着脸喃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在混沌灵宝‘轮回大磨盘’的浩瀚伟力下,数万黑巢一一崩灭,其中正在孕育转化的数十上百万堕落之妖亦是消亡,然后是游弋四方、早已转化成功的二阶堕落之妖,也迎来了死亡的命运。

    是的,只是二阶及其以上,二阶之下的堕落之妖,因为数量太多、太散,以冥君分身之能都不能精准锁定了。

    在这些变化发生的同时,万灵之海中,一团如墨的漆黑褪去,只剩下点点细小的微尘。

    “事情暂时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正如方锐之前所说,这里是他的主场,邪神化身‘大天魔’的阴谋尚未圆满,提前暴露,便再也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是有些手尾,或者说余毒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:“二阶之上的堕落之妖尽数诛杀,二阶之下的堕落之妖却难以一网打尽,它们吞噬血食成长,还会变成黑巢,必须要定期清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,找到那颗‘大天魔’投放的‘邪神之种’,以它为媒介,咒杀所有堕落之妖。”

    方锐本以为,崩灭所有黑巢,那颗‘邪神之种’也会随之消失的,但如今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他感应到那颗‘邪神之种’还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被侵染的先天水神帝工,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尝试卜算一下吧!”

    方锐冥君分身乃是天地尊位、半个世界位格,与大黑天邪神天然有着对立大因果,此时以半七阶之能,再加上一丝面板位格,底牌尽出之下,邪神化身大天魔都逃脱不过卜算,这颗‘邪神之种’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很快,世界光影地图中,一处位置确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颗‘邪神之种’并不在黑巢中,而是寄生在一头普通堕落之妖体内,另外,被侵染的先天水神帝工,与它在同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方锐冥君分身一念降临而去,却意外感知到‘邪神之种’瞬间逃逸,变换位置,出现在另一个大洋。

    再次尝试,它再次挪移,与先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!这颗‘邪神之种’与‘被侵染的先天水神帝工’,两者结合,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之变化,当高能存在降临而去,或者高位力量隔空降临,它都会瞬间产生应激反应,挪移变换位置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滑不熘秋至极!

    不过,比起邪神化身‘大天魔’,却是要稍好对付些。

    ‘大天魔’化身千万,必须在防备她扩散的同时,瞬间抹杀所有寄生,才可抹杀;而那颗‘邪神之种’,只要能抓住它,便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“我这般高位存在,会让它应激挪移,力量根本无法作用在它身上,那就只能假别人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最好实力弱小些,不会让‘邪神之种’应激转移,等进入这‘邪神之种’一定范围后,激活我所赐神符,便可将它定住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这其中有一个问题,”

    方锐面露思索:“‘邪神之种’蕴含恐怖污染,这个还可以利用外物隔绝,但靠近之时,产生的心魔、堕落诱惑,外人却无法干预,所以必须要心性强大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瑄倒是符合要求,只是,此事过于危险不说,她修炼的又是《道心种魔大法》,不知到贸然靠近‘邪神之种’,是否会产生什么异变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人选么?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忽而想起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方锐念叨之时——

    海口府城,另一边。

    徐缓推着烧烤器具,在朦胧夜色中,返回了租住的小屋,这里却已经等着一人。

    “曹鸿。”他缓缓说出来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曹鸿,正是那个小故事中另一人的名字,就是那个小时候,徐缓与对方约定,在一处见面,对方却是忘了,徐缓在约定地点等了一天。

    那事之后,徐缓见曹鸿对此毫无悔意,就主动疏远了。

    本来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但后来,随着徐缓三年突破上品,一鸣惊人,名动海口府,曹鸿也作为小故事中的丑角而闻名,成为了笑话。

    曹鸿为此深恨。

    徐缓武道修为尚在之时,他自然不敢来碍眼,但等徐缓突破失败,修为尽失,就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徐缓,你这个曾经的上品高手,竟落魄到去摆摊烧烤了?”

    曹鸿在‘曾经’二字上加重了语气:“哦,忘了,咱们徐大高手,那时候清高,手上没攒下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听说今晚太上出现在了海滩,徐缓你见到了没?是否还想着求助太上?我告诉你,那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,太上那般传说中的存在,怎会注意你这般小角色啊?”

    如此一通阴阳怪气的奚落,徐缓脸上却没有半分变化,折让曹鸿觉得有些没意思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拿出杀手锏,一张房契:“徐缓,我今天来啊,是通知你,这房子被我买下了,你明日搬走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到期,但我就是……嗯?你说好?”

    曹鸿感觉又是一拳打在了空处,处心积虑的报复没能让徐缓失态,就没那么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装吧,我看你这个穷酸,离开了这儿,还能住哪儿?希望咱们曾经的徐大高手不要睡大街吧!”

    他丢下一句,拂袖离开——倒不是不想做更多,而是如今新虞律法森严,若是犯事,不仅会害了自己,还会影响下一代科考当官啊!

    徐缓目视曹鸿离去,神色平静转身,似没有半点生气。

    进屋。

    他整理一卷书纸,上面赫然写满了搜罗来的方锐各般事迹,密密麻麻,还有性情分析,详尽非常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