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86章日常 第(1/1)分页

第86章日常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方锐突然意识到,这个世界的高手,可能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多。www.rumowenxue.com

    因为……大环境!

    “非常奇怪的事情,明明越到高品,每一次突破,都是一次生命层次的质变,可寿元并没有增长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能清晰感觉到,武道三品后,自身已经可以吞吐空气中的某种超凡因子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,只要这种超凡因子供应充足,从空气中吞吐,基本就能基本满足身体所需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:空气中的超凡因子太过稀薄,甚至于干涸,以至于这种方式,根本不济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种感觉,就好似:来到高原,空气中氧气含量严重不足,或者,巨鲸搁浅困于浅水。”

    这般情况下,高品武者就如长期营养不良的普通人,能长寿才怪!

    “如果高品武者寿元不会比常人长多少,反而要受到大环境限制,不得不外来摄大量营养,这就可能造成,高品武者以一个极不正常的比例锐减。”

    所以,究竟是什么原因,造成了此世的超凡因子干涸?

    “枯竭?不太像。这个世界给我的感觉,底蕴极为深厚,朝气蓬勃,如初生之朝阳。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直觉,感觉这方世界……更像是被什么东西镇压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联想到那些不能生出灵智的异兽,眸光深深,心中忌惮更甚。

    “是大虞么?可也不符合逻辑啊,人为镇压世界,修炼不得长生,对大虞高层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根据目前得知的消息,皇帝会死,王公贵族会死,甚至,都和正常人的寿命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如果想改天换地,重启修炼大世,就必须掀翻一切,重塑规则!”

    “可背后之人成千上万年的布局,凭什么被我一世几十上百年推翻?”

    方锐越来越明白‘长生不老’神通的意义:“在正常情况下,在近乎不可能长生的大背景下,硬生生给我开辟出一条长生路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抬举我哪!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收回思绪,想回之前那事:‘有鉴于外界环境,我甚至不大敢莽着头突破。’

    因为突破后,不能从空气中吞吐足够的超凡因子,作为替代的大药再供养不上,会造成自身虚弱……长久下去,别说增寿了,甚至有折寿之厄!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高品武者基本都会依托于大势力?”

    “罢了,我目前摆烂,再加上三姐姐操持的产业,还能维持。而大虞背后更深的隐秘,也不急,我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了解!”

    方锐烦心的是另一桩事:“我突破太快,与三姐姐的生命层次差距太大,不容易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想抱孙子的想法,大概是很难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说找来一个高品女武者……不说哪找来的问题,就说这般没感情的,要和对方生孩子,他也接受不了啊!

    ‘要不,试管婴儿?可这个世界,试管个屁啊?!还是说,有什么超凡生孩子的手段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思维发散,胡思乱想着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外,夜色深深,大雪盈天,如三月颗颗悬浮半空的晶莹柳絮,静谧壮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。

    “哇!哇!好厚的雪啊!”

    “还在下着哩!”

    外面就响起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欢快的声音,还伴随着凤尾燕叽叽喳喳的声音、三条大狗撒欢奔跑汪汪汪汪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锐推门出去,发现天地笼罩在一片素白银装中,空气中也还飘着雪,不过变小了,只有沙沙沙沙的雪粒。

    院子中,积雪也堆积了足有一尺多深,丫鬟们已经在早起扫着雪。

    “兄长!”

    “阿锐哥!”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噔噔蹬蹬冲过来,后面跟着哈赤哈赤吐着舌头的三条大狗,一时刹不住车,砰地一声撞在松树上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雪花纷纷扬扬落下,落了方锐以及方灵、囡囡三人漫头满脸,两个小丫头却还在没心没肺地笑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头发白了!”

    “灵儿姐姐,你也是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别哈我,冰凉冰凉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汪?!”

    只有四肢大叉,整个身子埋入雪堆的三条大狗,抖了抖耳朵,毛茸茸的脑袋扬起来,满脸无辜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了,快去洗脸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伸出冰凉的双手给两个小丫头拔了拔萝卜,才在她们的抗议声中,抄着手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在大户人家中,洗脸是一件极享受的事情,一年下来,方锐嘴上说着不要,心中还在批判,可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可耻的‘老爷作派’。

    温柔可人的大丫鬟白芍用白嫩的小手摩挲着,触感爽滑,随后,还有小丫鬟服侍着拿过松软的毛巾,细细擦着。

    等转过身,早已经知道了方锐习惯的另一个大丫鬟晴云,就递过来一杯泡好的热茶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享受!

    唯独赶过来的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,丝毫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哇!哇!兄长还要白芍姐姐帮忙洗脸,我都自己洗的哩!今天我也要……”方灵装模作样地凑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羞羞!”囡囡在一旁起哄。

    “去、去,你们两个小不点,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两个小丫头,以前看着还挺可爱的,现在怎么有些人憎狗嫌的了?

    当然,也就是如此说,现在也挺……活泼的。

    一个是亲妹妹,另一个也和亲妹妹差不多,即使不可爱,也就这样了,总不能扔了。

    方锐在喝早茶的时候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,在丫鬟们的带领下,在院子中用积雪堆起了一个大大的雪人,插上两根扫帚当手臂,一根萝卜当鼻子。

    沙沙沙沙!

    雪还在下,那星星点点的雪粒就如给雪人化上了妆,让它看上去更加地面目柔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餐是香喷喷的豆浆,还有皮薄馅厚、一口咬下去,满嘴流油的大肉包子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依旧在下着雪粒。

    “兄长,还在下雪哎,我们今天能不能不上学啊?”方灵晃了晃穿得如肥嘟嘟小鸭子般的身子,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上学!”囡囡忠实地做着方灵的复读机。

    “想得美,都快去漱口,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教训着两个小丫头:“伱们看看我,下雪了我都要上衙,你们怎么能不上学啊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兄长去了衙门,也就是喝茶,才不像我们要学习。”方灵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方锐。

    “是的!是的!”

    囡囡细声细气地扮演着方锐:“‘那谁,外面有事,你去处理一下’、‘对了,给我再加个火盆’、‘饭也帮我打回来’……阿锐哥你就是这样指使其他叔叔伯伯的,一天就知道躺在那里,跟咸鱼似的。”

    咸鱼的说法,是她们从方锐这里学去的,现在竟然反过来用来教训方锐了,简直是好家伙!

    ‘两个毛丫头,这是能说的吗?’方锐额头直跳。

    真是不给他一点面子!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再闹,就扣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三娘子一言镇压了两个小丫头,轻笑着过来给方锐系好披风,抚平官服上的褶皱。

    她不是每天都要去四海楼的,比如今天就休息,在家陪着方薛氏。

    送出门外,送走方锐和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阿婶,外面冷,咱们还是回去吧!”三娘子拉着方薛氏的手道。

    回去后,在宅院中,她们也就亲手给方锐、方灵、囡囡做一些东西,闲话着,消磨时光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车马慢,也没有那么多消遣,真的是能感受到一天中长长长长的长度,感受到时光带着颗粒的质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捕司东南区分衙。

    送方灵、囡囡两个丫头去女子学院,方锐正好卡着点上衙。

    关门,往房间里一窝,烧得通红的炭火火盆早已备好,翻开昨日没看完的游记,新的一天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什么,干活?

    真正需要他处理的公务,其实极少,能摊派下去的,都摊派下去了,清闲得很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牛八斤禀报,正东区的段玉段银章来找。

    “段兄可是稀客,今日前来,不知有何要事?”方锐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就是礼节性的,对方职务和他平级,都算是一区土霸王,他也不需要讨好逢迎,就是正常对待。

    “方银章,你上月不是转正了银章大捕么?一些正式福利都能享受到了,这是内部供应名录,上面让我送来。”段玉递过来一份清单。

    清单之中,功法、武技、大药,乃至珍惜食材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换取方式,是贡献点+银钱。

    贡献点来源么?每年辖区内考核完成,自动配发一定数量,如若立功,另有奖励。

    其实,算是半卖半送,特殊物品个人虽有限额,但也不少。就如大药,就不是一个六品武者的量,供应三五人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显然,考虑到了家庭方面,很是人性化。

    ‘果然,六品银章,已经进入了大虞中层,待遇就是不一样,什么福利都开始解锁了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向后翻阅,竟然还看到了灵师传承。

    不过,细一看,他就发现白激动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灵师传承,都人为拆分过了,分为:下品灵师卷、中品灵师卷……更高的?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但分卷卖的,还每一卷都贡献点要价不菲,简直天坑,如吊在驴子身前的胡萝卜,看得见吃不着。

    段玉看到方锐在灵师一栏上动作一顿,笑了笑:“方银章,当初我也是这般想法,想着灵武双修,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摇了摇头:“总之,灵师是好,可也限制也大,不但入门极难,更有禁忌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是觉得交浅言深,段玉说了一半,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方锐看来,更大可能,是想等着他追问,赚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不问。

    ‘我有的是耐心,既然在我面前露出尾巴,我迟早会知道,何必急于一时,露出行迹?’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‘这年轻人,怎么这么没有好奇心?’

    段玉心中嘀咕着,说出来意:“方银章是一个人练武吧?今年可愿让出部分物品份额,我愿高价收购……”

    ‘我明面上的确是独身一人练武,这是上面的试探?不太可能!’

    ‘不管是不是试探,我也不必急着接招,即使要让出去部分份额,也要货比三家,选好处最大的。’

    ‘高价收购?到了我们这个层次,钱算什么?这段玉空口白牙,也好意思说得出口,拿我当傻子糊弄呢?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嘴上一通哈哈,打着太极。

    见方锐滑不溜秋,就是不接招,段玉这才提出拿其它资源交换份额,可方锐依旧推说是要问问,让段玉心中一阵暗骂小狐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送走段玉。

    方锐没急着进去,顺便检查下面人工作。

    经询问得知,下面捕头带队,带着捕快、衙役都出去巡街了,就剩下李大胆、荀不惑、牛八斤三个大捕头,还在衙门里窝着。

    这三个大捕头中,即使最闲不住的李大胆,也不是喜欢出去受冻、干苦力活的,此刻都舒舒服服窝在衙门里。

    方锐更不必说,需要坐镇衙门,统筹全局,把握大方向……好吧,说人话,就是俩字:摸鱼。

    即使不出去,下面人收了好处孝敬,也不会少了他们半点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,方锐也没有端着,从来都是和光同尘,你好我好,大家好。

    半上午时,他合上游记,感觉肚子有些饿了,出来就是一声招呼:“八斤,去,买些零碎,再沽些酒,咱们一起喝点驱驱寒。”

    牛八斤这小子,擅长溜须拍马,会钻营,会吃,这种事找他,准没错。

    “好嘞,头儿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牛八斤就带着打包好的牛杂、鸭肠、鸡胗等小吃回来,还有一盘驴肉火烧,热气腾腾,香喷喷。

    一个人吃喝也没意思,方锐喊来李大胆、牛八斤、荀不惑三个大捕头,一起喝酒吹牛打趣,一开始三人因为他的身份变化还有些放不开,后来两杯酒下去,就彻底和以前一个德行了。

    外面雪花飞舞,屋内却温暖如春,四人吃着零碎,就着老黄酒,实在美得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位大佬,那啥,最近字数有些少,是因为晚上写的时间短了。

    以前下班回来能从晚8点写到0点,现在阳了后,一直没好彻底,思路不大畅通,一直坐着坐到11点后,就开始频繁咳嗽,我怕咳出肺炎,不敢熬太狠了。

    各位大佬,抱歉,再次鞠躬,等我身体稍好些就不卡四千字了。

    最后,祝各位大佬身体安康,最好不阳,阳了也能很快好,没有后遗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