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3章劫运 第(1/1)分页

第3章劫运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娘,怎么回事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方锐连忙问道。m.wangzaishuwu.com

    “抓走了!有个妇人被抓走了!”方薛氏激动地说着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方锐细问之下,才知道:原来,方薛氏去买粮食的时候,目睹了一个有些姿色的妇人,被帮派大汉看中,直接当街给抓走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,这事就发生在离我不远处……多亏锐哥儿你这些日子让我扮丑,不然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方薛氏至今回忆起来,仍旧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……侥幸!”方锐心中同样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若是方薛氏真的被抓走,那个后果……他都不敢想象!

    对他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,遇到那种事情,简直求告无门。哪怕他有金手指,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,暂时也没有挽回的力量。

    万一去得晚了,发生不可言之事,那方锐……恐怕要心态炸裂,直接黑化了。

    “那妇人被抓走的时候,大吼大叫,周围人却没一个人敢管……她的清白恐怕是……”方薛氏絮絮叨叨说着,发泄着心中的惶恐,语气中不乏同情。

    “娘,”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宽慰道:“我也同情那妇人,可这种事情,咱们也管不了……只能庆幸,没有发生在咱家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世道乱了啊!”他叹息。

    记忆中,大旱以前的话,县城中虽然也有欺男霸女的事情,但绝对不至于如此光天化日,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现在,就连县城都是如此,可想而知,县城之下的乡下,该是何等秩序崩坏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世道乱了,连太平教贼人都出来了,不然,你爹也不会去征兵……”方薛氏说着,神色伤感。

    “娘,不说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担心方薛氏过度惶惧、忧思,出现什么心理问题,连忙转移话题:“怎么样,娘,我给您扮丑的手艺不错吧?”

    坦白来说,方薛氏如果去掉那些弄出来的痘痘、雀斑,十分颜值,能打七八分。

    再搭配上那丰腴的身材,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句美人。

    当初,方锐穿越而来,了解到这是一个什么世道后,心中非常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故以,这才撺掇着让方薛氏扮丑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方锐也没有鲁莽,直接让方薛氏变得‘丑’地邻居都认不出,而是慢慢来。

    平常不出门的时候,就是今日增加两个痘痘,明日增加两个雀斑,潜移默化;等到有事要出门的时候,可以一次性多添加几个‘嘴泡’,别人问了就是‘上火’。

    如今,在方锐的精心装扮下,方薛氏的颜值已经被掩盖下去了,而且,还被邻居们一点点改变印象接受。

    可即使是这样,方锐仍旧不太放心,为了防止某些有特殊嗜好的奇葩——‘吹了灯都一样’,每次出门,他还让方薛氏往身上添加了碎布块,让身形变得臃肿。

    “不错,锐哥儿有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方薛氏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,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:“以后家里的事儿啊,都听你的,你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次事情,方锐用自己的谨慎,成功躲过了一场灾祸,赢得了方薛氏的信服。

    方薛氏说着话,回头一看,突然发现:方灵这丫头,正撅着屁股、趴在桌上,扒着篮子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!”

    她一把揪住方灵耳朵:“找什么呢?今个儿可没给你带零嘴吃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方灵抿着嘴,委屈巴巴地被拎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娘!”

    方锐打了个圆场,将妹妹从方薛氏的魔爪之下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:方薛氏看着严厉,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,从前出门买菜、卖粮食,很多时候都会带回来一些零嘴,比如饴糖、板栗捎给两兄妹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,也只是因为如今的日子难了。

    而方灵这种‘翻篮子’表现,也没什么坏心思,让方锐情不自禁想起前世放学回家妹妹翻他的书包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他心中有着淡淡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巴了。”

    方薛氏叹息:“例钱涨了!粮食涨了!这次都没买棒子面,全买成了便宜的高粱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当家不知油盐贵,你娘啊,现在都恨不得一个大钱掰成两半花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锐哥儿,”

    方薛氏征求意见道:“看现在的情况,粮价应该还要涨,要不,将家里的存钱,都拿去买成粮食……俗话说得好,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啊!”

    “换成粮食是好,可娘您忘记了:现在,官府限量购粮,要凭户籍的。”

    方锐皱了皱眉:“我想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其实,他倒是有个办法:黑市!

    不过,出于小心谨慎,现在没有实力,他也不敢去,准备等实力提升过后再说。

    ‘金手指积蓄得差不多了,快了,也就在这一二日!’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咕噜噜!

    这时,他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锐哥儿,饿了吧?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帮忙烧火。灵儿,你择菜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方灵点了下头,脑后翘起的两条辫子跟着一晃一晃,乖巧地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三人在小小的厨房忙活起来,昏暗的光线下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温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降临,在晚间的知了声、不知名的虫儿嘶鸣声中,粮食煮熟的香气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一灯如豆。

    晚餐摆在小木桌上,是高粱面野菜糊糊、高粱面饼。

    高粱面野菜糊糊,一人一碗,方锐的是最稠的;高粱面饼,方锐独自一个,方薛氏、方灵每人半个。

    这般的晚饭,在如今的灾年已经是丰盛了,城中七八成的人都比不上,县城外面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娘,灵儿,都吃吧!”

    方锐先动筷子,方薛氏、方灵才开始吃。

    ——方百草走后,他作为家中唯一一个男儿,自动享受了一家之主的待遇,哪怕和娘、妹妹说,也推辞不掉。

    呼噜噜!

    方锐一大口高粱面野菜糊糊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,这高粱面磨得并不是很精细,即使做成饭糊糊,也有些呛嗓子。但不得不说,习惯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,大半月来,他已经从不适应,变成现在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方薛氏、方灵也是小口小口地吃着,非常珍惜。

    饭间,方锐谈起楚家的事儿:“……下午时候,老楚家父子还来咱‘草芝堂’治病哪,给了十斤麦糠。”

    主食分类,从高级到低级,依次是:白面、棒子面、高粱面、麦糠。

    这世道,大户老爷、地主老财,也就是白面做主食,偶尔吃肉;百姓中顶好一些的,以棒子面做主食。

    方家还要差上一筹,以前,主食是:棒子面、高粱面混杂,以高粱面居多。

    现在,主食已经退化成全是高粱面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水平,在邻居乡亲就算中上等了,大多数邻里乡亲,主食都是麦糠。

    至于城外?

    最没有营养的麦糠都吃不上,听说,早就开始吃树皮、草根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薛氏听了楚家的事,叹息道:“老楚和你爹交好,说来和咱们关系还不错哩!吃过饭,你拿一斤高粱面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她也没说方锐收老楚家十斤麦糠不对,知道方锐是有主意的,也支持,不过,认为还是要讲些邻居情分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让方锐去?

    自然是因为:方锐是一家之主,卖人情的事情当然要让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方锐答应道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为同情心让自家承担风险,但,对邻里的人情世故还是不排斥的。

    再者,一斤高粱面,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就算有邻里帮衬一些,以后,老楚家怕也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老楚家的遭遇,让方薛氏又想起下午的事情,不由感叹道:“这世道,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福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平平安安就是福。”

    方锐重复了一遍,看着娘,又看看埋头呼噜呼噜、像只小狗般的妹妹,感觉心里一阵踏实。

    “方家嫂嫂!方家嫂嫂!”

    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一道声音,是一道婉转悦耳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是三娘子!”方锐心中一动,刚想起身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!”

    方薛氏已经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。

    门开了,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馨香。

    方锐起身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来人:年龄大概二十五六,鬓发微散,身材窈窕。

    她,倒也称不上绝世美人,如果说她的样貌只能打八分的话,那么,那份成熟风韵的气质,却足以打十分。

    前凸后翘,如一个锯葫芦,又如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,尤其是一身肌肤雪白生蕴,吹弹可破,在黯淡的夜色中似乎泛着光,再搭配着一双水汪汪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,摇曳着令人迷醉的风情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三娘子。

    “方家嫂嫂、锐哥儿、灵丫头!”

    三娘子未语先笑,冲三人各自打了招呼,这才晃了晃手,说明了来意:“我家得了些白面,做了些野菜馅饺子,送来一些给你们尝尝,数量有些少,也就是尝个味儿,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说的哪里话,怎么会嫌弃?”

    方薛氏拉住三娘子:“吃了没?没吃的话,在我家吃一些吧?”

    她也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个时代,自家做了什么好饭,给左右邻居送一些尝尝味道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囡囡还在家里等着我哩,走了,等会儿你们吃过了,我来取碗。”三娘子说着,放下装着饺子的碗,已是袅袅婷婷地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三娘,哪能让你来取,等会儿我让锐哥儿给你送去!”方薛氏在后边喊。

    等三娘子走后。

    方薛氏关上门,喜滋滋地回来:“这饺子可是好东西,来,锐哥儿、灵丫头!”

    碗里的饺子不多,只有六个,她分给方锐五个,方灵一个,自己……没有。

    ——这个时代,普遍重男轻女,相比较来说,方薛氏已经是轻的了,搁在大多数家庭,能将饺子全给家中男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娘,啊呜~”

    方灵看着碗中的饺子,眼中似乎都冒出了光,这可是记忆中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东西,不由吞咽着口水,啊呜一声就要咬下。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

    方锐拦住了方灵,夹起碗中的一个饺子,细细闻闻饺子皮,又拿筷子戳开一个孔,闻闻里面的馅儿。

    谨慎来说,他其实是不想吃别人给的食物的,再次也要拿小动物试毒。

    这次已经是特殊情况了。

    一来,现在的他,包括方家,还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算计;

    二来,这个时代,毒药是难搞的,一般就那少数集中,即使是最隐秘的砒霜,其实也是有极淡的味道,嗅觉敏锐的他可以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谨慎,完全是因为:在这个世道,方锐极度没有安全感,怀疑周围一切潜在危险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吃吧!”

    方锐细心检验了一番,没有发现问题,这才让妹妹动口。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方薛氏看到方锐的动作,本想说他疑神疑鬼,可想到下午的事情,又憋进了肚子,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、妹妹,你们也吃。”

    这时,方锐将自己碗里的饺子,给妹妹夹了一个、方薛氏夹了两个:“不许拒绝!娘,你说过的,我是一家之主,听我的,都吃!”

    “哎!”方薛氏听了这话,答应着,眼角有些晶莹。

    “谢谢兄长!”

    方灵这丫头倒是没心没肺,高兴地昂了下头,让脑袋后面的两条辫子一翘一翘的。

    她在囫囵吞下了之前的那个饺子后,这下学会细嚼慢咽了,一点、一点小心珍惜地吃着。

    昏黄不定的灯火下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、三个人儿的影子缩在一起,仿佛彼此依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同于娘、妹妹小口珍惜吃着,方锐草草吃了晚饭,向里屋走去:“你们吃着,我进去歇一会儿,等下再给老楚家送高粱面、给三娘子家还碗……记住,让我去啊,外面天黑,你们去着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来到里屋。

    方锐躺在床上,闭上眼,视线所及漆黑一片,唯有左上角亮着一颗光点,他意识沉寂其中。

    顿时,一片光幕出现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138】

    【功法:养身功(初学乍练)(+)】

    【境界:无】

    【技能:方氏医术(熟练)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