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41章画卷 第(1/1)分页

第41章画卷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方薛氏、三娘子做饭去了。m.erpingge.com

    方锐将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叫到堂屋玩,自己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咕噜噜!

    方锐摸着肚子,脸色微微发白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先天体虚的缘故——那个不影响,他武道提升太快,压制住了,基本与常人无二。

    就如漏水的木桶,只要加水比漏水快,就完全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真正原因是……

    方锐提炼劲力,将之前与虎爷打斗消耗的劲力补充回来了,可劲力不是凭空生成的,要消耗能量,这就会大量撺取身体营养。

    「其他中品武者,顿顿食补,油水丰厚,还要佐以药膳……我却是没那个条件。」

    方锐是储存了一些紧俏物资,可不算太多,也容不得日日奢侈。

    随着林、夏两家储备物资,城中其他大户跟随,黑市中的物资已经收紧,再买的话,价格奇高不说,也未必能买到多少。

    药膳么?

    他手上是有一批药材,可那些药材中,上了年份的老药都少见,百年以上的大药,更是不用说。

    ——中品武者药膳的药材,至少也要是上年份的老药。

    而大药……

    即使方锐买得起,都未必买得到。这是大家族的垄断资源,也是如袁达那般武者不得不投靠当狗的原因。

    「无论哪个世道,要想向上,都必然有着巨大的限制、壁垒啊!」

    方锐感叹道。

    「我的营养供应问题……只能多吃些,以量补质,另外,用普通药材调配一些简陋版药膳,总归聊胜于无。」

    这个条件,其实也就能让方锐勉强维持境界,搁在其他武者身上,这个情况下,要想突破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特殊,有劫运点。

    「话说回来,杀了虎爷,收获还是不错的,除了那些银子外,最大的收获,还是……」

    方锐看向面板技能一栏,从虎爷那里得来的一门武技:「《夺命刀法》!这名字,可真是朴实无华!」

    《夺命刀法》的具体内容,也就是:如何出刀,做到最快杀人夺命……练习武技的过程,由浅入深,其实就是将各种应对练成本能,最终达到庖丁解牛、技近乎道的地步。

    「在家练习也不好,娘、三姐姐还好说,容易吓着灵儿、囡囡,还是劫运点加点吧!」

    「当然,首重境界。若是我到了五品,对付六品,还要什么武技?凭借自身属性,力大飞砖就可以!」

    「即使劫运点够提升《夺命刀法》,也可先存着……在攒够突破五品的劫运点之前,如有紧急情况,需要提升武技,那另当别论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时,就在方家开始传出香味的时候,窗外突然响起一片欢呼。

    方锐来到窗前,听了听,能听到外面隐约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长林叔,听说了么?虎爷……呸,张黑虎死了!那只死老虎,今天上午,在家里被人闯入杀了……」一人高声道。

    「我也听说了,不但是张黑虎,还有他老爹都被人砍死了,就剩下孤儿寡母……」饶是一贯稳重的长林叔,语气中都带着欢欣。

    「天杀的,老天有眼啊!老楚家、桂花家、三苗家……一笔笔血债,死得好、死得妙啊!我若是知道谁杀的,家中肯定给那人供上牌位……」

    「可不是?虎爷妻儿还在,谁跟我一起去看看?」这是菜根嫂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我去!」

    「我也去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嗨,你们想干什么?去张黑虎家,吐唾沫?戳脊梁骨()

    ?用不着咱们喽!官府衙役早就过去了,不过,可不是帮张黑虎家做主的,而是……嘿嘿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啊,张黑虎妻儿都被衙役带走了,说是保护,可……这话谁信谁傻!灭门的衙役,可不是说笑的!我看张家,这次不脱层皮,别想过去……」

    「脱层皮都是好的,我听说,张黑虎媳妇很有些姿色,被衙役带走……嘿嘿!嘿嘿嘿!」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「那确实是惨了,不过……活该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这就是人心向背啊!」

    方锐听着窗外的兴奋议论,悠悠一叹:「自作孽,不可活,张黑虎一死,他家的报应,也就来了!」

    「不过……张黑虎是死了,可这群邻居高兴得太早了,老虎帮可还没亡哪!」

    而且……等县中后备军大败、太平贼即将到来,这两个消息相继传开,这些邻居们恐怕就更笑不出了。

    连带着张黑虎身死的消息,可谓是:一日三惊。

    「到时,还指不定怎么乱哪!」

    「所以,趁现在,高兴吧!兴奋吧!再晚一些,恐怕就笑不出来了……有些时候,知道的太多,也未尝是一件好事……」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方锐关上窗,对别人家的事情,他……管不着,管不了,也懒得去管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注意力放回屋内。

    厨房。

    锅碗瓢盆的叮当声,混杂着方薛氏、三娘子说笑的声音,食物诱人的香气,就在这般氛围中,与正午的阳光一同流溢进来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在堂屋玩耍,翻着花绳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窗前,有一串串光影投落,在暖风中荡漾,如一片树叶落入镜子般的湖面,晕开波澜。

    风儿喧嚣,暑气蒸腾,时光仿佛在这年岁中化开,如滴墨落入清水,逝若流星,却留下一抹浓墨重彩。

    「这正是我想要守候的啊!」方锐目光柔和地望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「锐哥儿,吃饭了!」

    「哎,来了。」

    方锐答应一声,笑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锐帮着方薛氏、三娘子,在端饭菜;方灵拿筷子;囡囡去搬凳子。

    一碗碗饭菜被端上来了。

    蘑菇炒腊肉、炒豆芽、一大碗炖鸡蛋糕、一大盆棒子面馍、一碗碗棒子面糊糊……

    暗色的老旧桌子上,这盆盆碗碗,或刚出锅、或炒好盖起来的饭菜,滚烫的白烟从中升腾、交融,勾人垂涎的浓香晕染开来,弥漫了整个小小的屋子。

    「哇,又是好饭哩!娘亲,囡囡、三姐姐和咱们一起吃吗?」方灵问方薛氏。

    「以后都一起吃。今后,咱们是一家人了,囡囡就是你妹妹,你要照顾她,好不好?」方薛氏问道。

    「好耶!」

    方灵拍着手,很高兴囡囡这个玩伴成了自家妹妹,拉着囡囡的手,欢快地并排坐下。

    「现在玩得好,你自然高兴,可日后如果闹了矛盾,不许说出「让囡囡回自己家」的话,记住了吗?」

    方锐点了下小丫头额头,在一旁教育道:「咱们是真正的一家人。」

    三娘子不要名分,他也给不了,其它方面,却不会亏待了,承诺的事情,也会做到。

    ——两世为人的方锐,不是毛头小子,只图一时痛快,穿上裤子,说过的话就丢在脑后,会在生活点滴中践行自己的诺言。

    对方锐来说,不做则已,既然做了,就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这是一个心智成熟的男人的自我修养。

    「记住了。」方灵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三娘子()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不由为方锐的细心动容,连小孩子的心理都能考虑到,可见对自己说的话,是真正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「锐哥儿这般,反倒不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……」她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三娘子猜对了!

    方锐看似十六七岁,可算上前世,心理年龄反倒比她还要稍大一些,拥有完整的世界观、人生观,这也是两人相处如此舒服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若非如此,也不可能打动三娘子,让她润物无声地喜欢上,托付一切豪赌。

    「三姐姐,我应该做的。」

    方锐面对三娘子情意绵绵的眼神,笑了笑,在桌下轻拍了下她的手。

    三娘子身子一颤,白皙的脸上浮现出轻云出岫般的红晕,忙教育囡囡掩饰过去:「囡囡,以后,阿锐哥、灵儿就是你兄长、姊姊,你要听他们话,如听娘亲的话一般,明白了么?」

    「嗯嗯,囡囡很乖的。」

    囡囡虽然不明白怎么就突然成了一家人,但对突然多出来的兄长、姊姊,并不排斥,相反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:娘亲昨晚、今天很开心,比以前笑得多多了,也知道,娘亲希望她和方灵好好相处。

    娘亲希望的事,囡囡自然会做;娘亲高兴,她也会开心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昨晚方锐、方灵、囡囡三人一起睡,在一些细节中,方锐敏锐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「囡囡,也不能说刻意讨好灵儿……只是,三姐姐的希望,以及来到这边三分寄人篱下的意味,确实让着了灵儿一些……」

    「这丫头继承了三姐姐的聪慧,在那般家庭环境,又相对早熟……相比灵儿,心思的确更多一些……」

    方锐可没忘记,当初这个小小只萝莉,就想用一顿饭诱拐他给三娘子看病。

    「不过,小丫头心地是好的……而且,再怎么样,也还是个和灵儿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啊!」

    他目光温和,怜惜地摸了摸囡囡脑袋:「囡囡真乖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