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76章 天丧 第(1/2)分页

第176章 天丧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176章 ,天丧

    次日。www.zhuoxinge.com

    红日初升,金光万丈。

    北岸百万虞军拔旗出寨,战船如林,旌旗烈烈,向着南岸三王军水寨,渡河而来。

    “报!北岸虞军忽然出动,向我军扑来!”

    三王军与虞军彼此严密盯防,虞军出动,自然立刻被三王军察知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的十日为期,阎老匹夫安敢欺我?!”

    关治眼睛一眯,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虞军此举着实让他难受非常。

    出战,可不知道方锐的计策是否已准备好,万一尚未完成,仓促出战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若避而不战,不说影响士气,只说,万一被虞军抓住破绽,强攻营寨,一把火烧了战船,那就陷入了战略被动,短时间不能过江了。而拖延下去,以大虞十三州之底蕴,不输亦输也。

    “尽管放手施为,一切有我兜底。”这时,突然一道传音响起,传音入密。

    ‘看来,主公已布局完成矣!’

    关治暗叹着,心中大定,果断下令道:“来人,点齐兵马战船,全军压上,今日,我便要与虞军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咚!咚!咚!咚!咚!

    擂鼓声震天。

    天水河中心,三王军百二十万军汇聚,列阵排开,与虞军对峙。

    河面之上,军气弥布,煞气冲天,压抑得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,上空飞鸟不渡。

    ‘这虞帅阎吉祥,果真擅长水战,大有本事。’

    三王军主舰之上,关治一袭青色披风,一手持长刀,一手轻捋胡须,看了一眼对面身穿金甲、银甲的阎氏父子,又望向那战船纵横、森严有度的水上军阵,心中暗暗惊叹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关治果然出来了!”对面,阎兆年兴奋开口,似乎敌人胆敢出来,和他们水上交战,便是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阎吉祥见此,却是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倒更宁愿三王军避而不战,自己率军去攻,一把火烧了对方水寨、战船,争取时间,取得战略上的胜利,那种看得懂的胜利。

    可此时三王军出来,敢与虞军相争,显然另有依恃,这种看不清、不可控的战局,反而最是让他不喜。

    只是,再不喜,再忐忑,事已至此,也退不得了。

    是可谓: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    ‘不过,敌人的依恃到底什么?还是须得早些试探出来才是。是飞行劫妖?可那飞行劫妖早已暴露,我军已有成熟应对之法,敌人该不会如此不智。那么,今日三王军的压轴手段,究竟又是什么?’

    阎吉祥暗忖着,长声问道:“后生仔怎敢来送死?”

    “送死?关某只知道,今日便要讨取你这老匹夫人头。先前,我们约定十日后交战,老匹夫缘何言而无信乎?”

    “老夫欺你矣!”阎吉祥这是彻底不要面皮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要脸的老匹夫,少说废话,今日无非一战耳!”关治冷笑一声,长刀横指。

    “罢罢罢,那老夫今日便给你上一课。”

    阎吉祥想要试探三王军底牌;关治想要打击阎吉祥威信,从而影响虞军士气。

    一番言语交锋后,却是都没有得逞,不欢而散,今日最终胜负,还是要落在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“出!出!出!”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关治、阎吉祥二人,各令一队水师试探冲杀,在河心展开交手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小先生,何不出来一叙?”这是大虞皇室无极真君应无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真君相邀,怎能不应?”

    方锐看着隐身避去的虞云澜,长笑一声升空,同时无边劫妖黑鹰滚滚拱卫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先生,别来无恙乎?”应无极依旧是先前所见那般打扮,一身太极道袍,手持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。

    “尚且安好,多谢真君关怀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十万劫妖黑鹰形成黑云,乌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战,我二人皆不下场,只坐观之,小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善,我等身为执棋人,本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其实,真要说来,仅仅玄域真君之力,对这般百万大军的对决,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两人可不是普通的玄域真君,一者可控兵十万劫妖黑鹰,一者手持先天至宝,纵然在这般的百万大军对决中,都是决定胜负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两人亲自下场,那对下方双方大军而言,简直就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如今,彼此忌惮,彼此有着默契,反而是最好。

    “应真君,闲来无事,不如对弈一盘?”

    方锐抽调身后十万劫妖黑鹰凝聚的杀伐之气,弥补苍穹,在两人间化作一方巨大棋盘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先生有此雅趣,我自当奉陪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长笑一声,激活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,以其能量,衍化黑白子。

    这般棋局之中,两人力量纠缠,难以抽出,若有一者想要提前中断,出手干预下方战场,那就要承受共同力量反噬。

    “真君为客,可执黑先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认棋艺不及小先生,那就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下棋,一边随意闲谈着,下方的百万大军厮杀,反而成了陪衬,似乎全然没被他们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方锐是真不在意,胸有成竹,若是这般还能被虞军翻盘,那便是技不如人,合该如此。

    应无极似乎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大概是……大虞底蕴深厚?

    ‘若是虞军此战胜了,对大虞来说,自然是大好事,可打断三王军胜利之势,同时,三王军也难以再组织起这般庞大军力,被消灭只是时间问题;

    可若虞军败了,后果同样相当严重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心头正思量着,忽然察觉到应无极分神观望下方局势,不由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的是:应无极喜好军事,下方的两军相争,就好如与他这个军事大家、战略大家的同局对弈,故而,对此战格外执着了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局试探交战,事关士气,两军皆出的是精锐,差距不大,三王军稍占劣势,却也看不出太多。

    再之后。

    关治就全军押上了。

    之前方锐传音,让他放手施为,那正好,将此战作为自己的磨砺,放开了打!

    这就给阎吉祥看愣了。

    好小子,你这么莽的么?之前资料中可没发现啊!

    不过,他小吃了一惊,却也不妨碍,出动八十万军,挡住关治。

    是的,三王军的一百二十万大军,虞军只出八十万,就挡住了,还打得有来有回,频频给三王军造成危险。

    一方面,虞军确实精锐;另一方面,阎吉祥此人的水战指挥,远超关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双方军气冲天,化作一青龙、一金龙意象显化。

    青龙已经竭尽所能,全力以赴,却还是险象环生,反观那金龙游刃有余,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痛快!痛快!”

    在这般战争烈度下,凶而不危,反而不断发掘着关治的指挥潜力,让他积累经验、飞快成长,越打越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纵奇才!若是此人可进入太虚幻境,我必不如也。”

    仅凭场中八十万大军,一时之间,阎吉祥竟然无法彻底拿下关治。

    此时,他正在犹豫着,是否将手中二十万后备军,亦是押上,彻底置对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爹,不能再这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阎兆年脸色大急:“就如您所说,关治成长极快,对方一百二十万军,也在飞快成长,向着水战精锐蜕变……任由局势这般发展下去,三王乱军将不可制也。”

    “爹,还请让我带领后备军,一举压上去,突破三王军承受极限,锁定胜势。”

    他抱拳请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阎吉祥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非优柔寡断之人,只是忌惮对面还未出现的底牌,想留出余力,以策完全,可此时又忌惮关治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阎吉祥看着愈发神勇的关治,踱步一二后,终于下定决心:“兆年,你带十万后备军从东南方斜插而下,分割三王军,锁定胜势,务必从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很快,在阎兆年率领十万生力军加入下,三王军不堪重负,显现出大败之势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天空中,代表虞军的金龙声势大震,反观三王军军气所化青龙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岸观战台。

    魏王曹闵尚且年幼,可也能看出此时局势不利,己方似乎要输了。

    ‘若是此战败了,我还是魏王吗?我的隐忍还有必要吗?’

    他心中蓦然浮现出这般念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唐王李昱揽着周王后,蓦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大王,怎么,我看着似乎局势不利?”周王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昱微微颔首,仰头望天:‘妖祖大人,你在哪里啊?怎么还不出来力挽狂澜?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巴阿巴!”

    汉王刘昀纵使已经中风,口不能言,可还是被抬到了这里,此时见到这一幕,面色激动。

    ‘三王军要败了!该死的那人,你可曾料到这一幕?’

    此时,他心中无比快意。

    要问原因……

    为防变数,方锐废了刘昀武功,将他变成了中风的瘫痪、哑巴。

    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,一夜之间被打落尘埃,怎能不恨?此恨绵绵,当真倾尽五湖四海也难以洗刷。

    “大王勿忧,那位大人必会出手,胜利终将属于我们。”这时,一旁的萧相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刘昀冷哼一声,偏过头去,不搭理这个某人的狗腿子。

    他此刻已经在脑海中畅想,三王军大败之后,某人遭到大虞追杀,下场无比悲惨,想到高兴处差点颅内高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空。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发出一声惊咦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,莫要忘了先前约定。”应无极还以为,方锐是在为三王军战局不利而惊怒,连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君放心,我自不会忘。”

    方锐摇头。

    他方才的惊咦,只是没想到,关治能咬住九十万虞军,在这般情况下,虞军接下来必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,胜败乃兵家常事,小先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应真君说得是,”

    方锐收回目光落在棋盘,摄起一颗阴阳剑气凝聚的棋子隔空落下,轻轻摇头:“棋局多变,胜负未知,如今才刚刚开始……应真君,我等拭目以待就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天水河中,虞军正与三王军交战,战局焦灼,厮杀正酣,胜负天平正向着大虞一方倾斜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河水翻涌,突然有成规模的各种巨大水兽涌动,上浮水面。

    它们一个个体型庞大,远超正常兽类,正是方锐点化而成的水族劫妖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这些水族劫妖同类之间形成军阵,异常聪明地只挑选虞军战船,定点爆破,顿时,就让虞军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不好,水下有东西掀船,船翻了!”
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东西,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妖怪!不是天上飞的,是水里游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艘艘虞军战船被掀翻,一船船虞军如下饺子般落了水,被水族劫妖一哄而上。

    大虞军队以前总结出的、对付劫妖黑鹰的武器,各种方法,全无用处。

    这般只能被动挨打,却不能给敌人造成伤害的局面,在虞军中造成了巨大恐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族劫妖,这方新的生力军加入战场,军气自然有所显化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道道军气光柱亮起。

    天空中,水蛇、玄龟、大鱼……一个个军气意象凝聚,与三王军的青龙一道,对大虞展开金龙展开围攻,形成百兽噬龙之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原来,这就是主公说的妙计,不仅可以点化飞禽,更可以点化鱼蛇龟属吗?’

    关治心中一动,大喝出声:“水族劫妖,乃我军增援,杀!今日之战,军功加三成!”

    一开始,水族劫妖出现,三王军也是慌乱了一下的,可看到它们对己方秋毫无犯,只杀大虞军,原本低落的士气顿时就有所恢复。

    而这时,又听到关治许诺,今日战功加三成,这加的是战功么?明明是土地啊!

    还是跟着那些水族劫妖,痛打落水狗,近乎白捡的土地!

    一百二十万大军,纵然士卒素质不行,可要是打顺风仗,被激发起了野心,那也是能当精兵来用的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三王军逆风翻盘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水妖?!水妖?!完了!”

    阎吉祥看到四面八方,好似无穷无尽的水族劫妖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方锐心肠竟然如此歹毒,明明可以点化飞禽走兽、水陆畜生,却一直只以劫妖黑鹰示人。

    就连点化其它劫妖走兽,都一次没有使用过,就为了在这等着,突然放出水族劫妖,坑算他这个老头子一把。

    对此,阎吉祥只想说:我何德何能,让你这么处心积虑算计啊?!

    纵使,他此刻手中还要十万后备军,可也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从一开始就输了,无非输多输少的问题,现在看这情况,大概是……满盘皆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岸观战台。

    ‘那个恶人、大恶人,好厉害!’

    魏王曹闵握紧拳头,看得满脸激动、惊骇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自己以后,一定要小心、小心、再小心,隐忍、隐忍、再隐忍,没有万全机会,一定不能出手。

    嗯,等到自己将来有朝一日成功了,斗死了那个大恶人,一定要写一本书,就叫作……《我的隐忍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好好,绝处逢生!”

    唐王李昱拥着周王后,拍案站起,满面喜色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妖祖大人从不会让人失望!”

    他心中大畅。

    此战既赢,他……李昱又能继续快快乐乐地当一个废物大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汉王看着这一幕,却是眼角无声地留下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‘苍天无眼啊,怎么……怎么就让那人赢了呢?’

    他想起此战胜利后,那人注意力必然转移到自己身上,不由恐惧地一阵颤抖:‘那人,不会……不会弑王吧?不!那人不敢的!一定不……敢的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空之上。

    应无极也是被这一幕,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胜负之易,实在太快,就像龙卷风啊!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。”

    方锐却是嘴角含笑,轻轻安慰出声。

    应无极: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他之前安慰对方的话么?你可做个人吧!

    “我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看着阎兆年的船只被掀翻、自身遭遇水妖围攻;看着成建制的虞军投降;看着主帅阎吉祥被包围……嘴角不由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“老将军可有话说?”

    关治一袭青色披风,手持长刀,轻抚长须,来到虞军主舰甲板看向阎吉祥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将军。

    “此战,非战之罪,非尔之功!实乃……天丧予!天丧予!天丧予!”阎吉祥声如杜鹃啼血,大呼三声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刺目的阳光下,一颗大好头颅滚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应无极注视着这一幕,不忍闭目。

    解散棋盘。

    他再无言辞,落寞离去。

    身后,只有血与火染红的河面,以及漂浮的无数樯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定三十三年夏,六月十二。

    大虞与三王战于天水河,因三王军得水族劫妖之助,大败虞军,虞军主帅阎吉祥战死,百万大军一朝倾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