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38章 ,光阴 第(1/1)分页

第238章 ,光阴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38章 ,光阴

    二十年后。www.yilinwenxue.com

    建业,方锐所居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中庭,松柏愈发青翠,青苔攀爬上了古井、石阶;南墙栽下的爬山虎,已长满了一壁,开始向着东隅蔓延。

    小院中的景致,愈发清幽,这炎炎的夏日午后的阳光,也难以穿透浓密的葱绿,只能在卵石铺就的小径上留下浅澹细微的光影。

    这院子啊,就如一壶沉淀的老茶,有了时光的痕迹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人杰地灵,这话想来是不错的,那条如绸带明镜般的小溪也仿佛有了灵性,不疾不徐注入白玉亭边扩大的青碧色潭水中,可见其中游动的大鱼。

    “逝者如斯夫,光阴法则,不正如涓涓流淌的水流?”

    方锐盘坐在潭水边,双手托着钓竿,看向午后光阴下缓慢流动的泉水,参悟着识海中面板奇物上的残缺符号,周身缕缕玄奥气息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他忽然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簌簌!

    溪边金黄的沙子飞起,在半空中融化,变作一方透明的玻璃缸,奇异力量围绕它涌动,似乎给它添加了什么神奇之处。

    “水来!”

    方锐吐出二字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清澈的潭水逆流而上,来到半空,向着玻璃缸灌注,只是奇异的是,看容积不过二三升的小小玻璃缸,竟然装了足足数个立方的水。

    这让人不由怀疑,它是如何装下的,又怎么没有被撑破?

    “鱼来!”

    方锐又道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一条三尺的大大红鲤鱼从潭水中活蹦乱跳飞出,却神奇地穿过了直径不过三寸的玻璃缸缸口,落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在进入玻璃缸后,红鲤鱼鱼鳃的翕动,鱼尾的摇动,一下子放慢,好似0.2倍速的慢动作。

    “袖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这就是光阴、空间法则的神奇啊!”

    方锐右手托着玻璃缸:“因为空间法则,这玻璃缸看上去小小,内部却足有数个立方;因为光阴法则,它内部的时间流速,相较外界缓慢四五倍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来,他纵有面板推衍供能之助,结合灵师、武道优点创出新法的计划,竟也没有太大进展,这件事情的难度超出了原本预料。

    不过,法则领悟方面,却是颇为喜人,轮回法则参悟最深,其次是光阴、空间法则。

    当然,距离彻底掌握还差得远,不过,却是可以稍稍动用光阴、空间法则力量,这个玻璃缸就是它们的实际应用。

    若是懂行的人看到,定然会感觉不可思议至极,为方锐对光阴、空间法则的领悟叹服。

    可此时见证这一幕的,却只有两个小观众。

    那只活化木偶,比起二十年前,机灵了不少,开窍有了些智慧,这时就小小嘴巴张开,双目瞪得圆圆大大。

    “伊唔?!”

    画灵小念儿更是聪明,好奇地绕着玻璃缸飞来飞去,小脑袋上似乎缓缓冒出了一串问号。

    话说,辛雪儿如今二十多岁了,已成了一个女官,若非休沐,是不在这边的。

    也因为她长大了,没时间了,以前总是一起嬉闹的这两个小不点,自然而然,就跟在了方锐身边。

    “主上,这是在钓鱼?”

    李曌来了,和二十年前相比,身上威严日重,在方锐面前却态度与从前无二,也和方锐熟稔了许多,并不讲究,在旁边坐下,打量着玻璃缸:“以往钓鱼,不都是放回的么,这次怎么捉了来?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记得,潭水中没这么小的红鲤鱼吧,还病恹恹的。”

    得益于从前辛雪儿的辛勤投喂,这潭水中的鱼基本个个胖胖大大,好如胖头鱼,整个水潭,都因此扩大加深了两次。

    “你将它放生了便知。”方锐笑道。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李曌接过玻璃缸,手上一沉,那是不符合表面看上去的重量,狐疑皱眉,如言对着潭水向下倾倒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倒出去的水,比玻璃缸看上去的容积多得多,当红鲤鱼从壶口飞出,更是瞬间变大化作了三尺长。

    【,】

    并且,活蹦乱跳,哪还有之前老年痴呆,行动迟钝,病恹恹的样子?

    李曌凤眸中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,直到红鲤鱼在潭水游了一圈压压惊,才从失神中回过神来:“主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法则的力量罢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解释了一下,问起正事:“朝中北伐决议,可曾通过?”

    “神州统一,乃是民心所向,大势所趋,自然通过,如今朝中已开始筹备了。”李曌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二十年过去,香火神道大行于世,一座座香火神庙已实质性覆盖十九州,他感应到,‘众筹冥界计划’已可采撷果实,如此也意味着,与圣皇的大决战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这是上层因素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南虞改革,国力膨胀,朝中、民间,上下有着向外扩张的利益诉求;大虞改革,也挤压下一些问题,需要宣泄,对外转移矛盾,近来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从这些角度来看,南虞、大虞一战,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“主上可是忧心结果?相比大虞不彻底的改革,我南虞率先掀起变法,虽少大虞一州,但综合国力,如今却犹在大虞之上,这般优势下,最终也必将取得胜利。”李曌凤眸眯起,怀着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“世间之事岂有绝对?大虞不是那么好对付啊!”

    方锐摇头。

    二十年中,南虞、大虞两国铆足了劲儿,改革变法,积蓄国力,犹如一场漫长的军备竞赛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布局许多,料想,圣皇绝不会没有作为……两人之战,两国之战,不到最后一刻,胜负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自信是好事,却不能盲目么!”

    李曌螓首微点,说起另一事:“荀首辅致仕,今日离京,主上可也要去见见?”

    方锐沉默。

    二十年间,他深入简出,大虞国事全部交予李曌,往日文武臣子皆难见真容。

    内阁首辅荀柏前些日子即将致仕,希望能够求见方锐一面,被拒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走走吧,你去寻虞道友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曌笑了,没说下去,她知道方锐性格看似澹漠,实则重情,这是决定去了。

    方锐去换衣服,她则是去叫虞云澜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早些年间栽下的那一片青竹,如今已郁郁葱葱巍然成林。

    午后的风光竹影中,虞云澜独坐幽篁里,身前摆放着仙瑶琴,琴声天人合一,清冷如月上嫦娥。

    李曌却暗暗撇了撇嘴,想起那次,看见某两人一起起床出门。

    她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虞云澜答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中心大广场。

    方锐、李曌、虞云澜三人,遮掩来到。

    广场上,一辆辆自行车穿行如梭;也有着拉客的人力车;还有自动售报机,不少文人投币购报……

    如此景象,二十年前的南虞百姓,怕是想都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来往百姓,大多面色红润,穿着普遍没有补丁,显然,身为南虞都城,首善之地,建业百姓在吃饱之余,已经开始向着吃好转变,并有闲钱消费。

    人们一个个昂首挺胸,带着大地方的骄傲,京城人的自豪,只有在看到穿官服之人,才会露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是的,这其中也是有着鄙视链的。

    南虞朝中官员,生前死后有着编制的,心中优越感最强;然后,就是建业土着,对外地人有着心理优势;外地人么,对着大虞来人同样有着自豪感。

    得益于报纸宣传,如今南虞百姓都知道了,都已经神凰二十一年了,大虞竟然还有‘以人炼药’的行为,天啊撸,大虞百姓都生活在什么水深火热中啊?

    这么一比,优越感顿生。

    方锐、李曌、虞云澜三人,在广场走过。

    一个贼眉鼠眼男子突然凑过来,掀开衣服拿出个小册子,神神秘秘道:“公子,我看你天庭饱满,面相富贵,将来必可为官作宰……我朋友的叔叔,乃是朝中……弄到科考密卷,二十两银子出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方锐摆手打发了此人,回头笑对李曌、虞云澜道:“我看着就这么像傻子么?”

    二女脸上皆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与二十年前相比,虞云澜看似依旧清冷,万物不萦于心,实则已变化颇大,至少在方锐这般熟人面前生动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,她就看向李曌,主动起了话题,调侃道:“妹妹也不管管?”

    “如何管?若是没脑子,相信密卷是真的,上当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李曌感叹:“从前蠢货太多骗子都不够用,现在,却是少有人信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,第二次科考之时,还出现了不少人买到假密卷,事后报官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若是买到真试题,那是天塌地陷的大事,而假密卷么,就纯属乐子了。

    建业城皇庙,位于大广场的中央,如今周边铺子,已是寸土寸金,非休沐日亦是人流如川。

    方锐三人并没进入,他站在远处一双目光穿过城皇庙,看到了其中城皇神域内,映照金光、神威如海、神威如狱的香火神灵分身。

    在面板吞噬‘昆仑镜’、‘混沌四象幡’后,他又将《香火宝诰经》推衍更新了一次,再加上南虞九州滚滚香火气运供养,这香火神灵分身、天地间第一尊香火神灵,如今已经达到了准四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若是方锐在与圣皇的争夺中得胜,此分身更是会登临冥君之位,成为半步圣人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并未在城皇庙久留,路过茶楼,方锐忽而目光一瞥,心道了声‘好巧’,不过脚步并未停顿,带着虞云澜、李曌远去了。

    茶楼之上。

    姜琛、王充、李世文三人,时隔多年,再次重聚。

    当年,姜琛在京中观政一年后,下调到了地方,历经辗转,如今方才升迁得回。

    王充则是在工部科学院,一干就是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李世文七年不中,彻底绝了科考心思,安心经商,在南虞大发展中,走南闯北倒也赚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三人境遇不同,多年以后重聚,好如毕业多年的同学聚会,当真心境复杂至极,唏嘘不胜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生疏,在推杯换盏间,也尽数消去,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,气氛热烈,聊起家庭,说起各自发展。

    “姜兄此番回京,进入中枢,就如鱼入大海、龙腾九霄,前途无量啊!”李世文给姜琛倒酒。

    “哪里,比不上王兄在科学院,连出成绩,如今已官高我一品矣!”姜琛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姜兄、李兄,你们却是不知,我苦啊!居建业,大不易,房价高、物价高,朝中俸禄倒是也不低,若用于生活倒也有结余。”

    王充说着,面露苦色:“只是,我有三个儿子,他们日后成家,就需要三套房子,第一套由朝廷分配,这还好,将来可以留给大儿子,但还有两套缺口……我当初想,建业房价会降,再等一等,可越等,这房价就越高,越是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每天睁开眼,就是距离买第二房还差多少……唉,哪比得上李兄家财万贯。”

    因为香火神灵体系的原因,南虞官员官场极度清廉,官员个个洁身自好。

    ——你不洁身自好,也有人逼你洁身自好,可不是,无数双眼睛盯着,就等着你主动犯错,拉下马来。

    故而,安安心心做官还行,可要想拿黑色收入却是做梦,就是灰色收入,都要冒着丢官的大风险。

    “家财万贯又如何?我当初七试不中自知不是那块料,逃出家门经商,因为此事,老爹至死都没原谅我,我死后无颜见李家先祖啊!”

    李世文掩面叹息:“说到死后,你们可都是有编制之人,死后也是香火神灵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每每思及此处,都是百感交集,不知当初逃避是对是错,也无数次想过当年若再坚持一下,是否就能成功上岸。

    三人说着,说到了如今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“看风向,我南虞似要对大虞用兵。听说,如今大虞那边还有‘以人炼药’之事,简直是荒唐愚昧,不灭天理难容。”姜琛拍桉。

    “我对大虞也无好感。只是,战事一起,若克之不下,绵延日久,恐苍生遭劫啊!但求此战,我南虞能速胜吧!”

    王充面色忧愁。

    他对南虞获胜,这点深信不疑,只是希冀能够速胜。

    “王兄安心。”

    李世文安慰道:“大虞改革,多是效彷我南虞,综合国力也是落后许多,我南虞太上又是战略大家,想来不会拖延太久。”

    他们倒是有信心,或者说,这也是南虞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倒是对我有信心,这一战,我还真不能输啊!’

    方锐暗叹着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主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走吧!算算时间,也差不多到时候了,去城外西站吧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