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80章 封神 第(1/1)分页

第180章 封神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180章 ,封神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道金色光柱,破空映照而来,正对半颗疑似道果的奇物,落在它的神通一栏,‘聚兽调禽’字眼之上。www.erpingge.com

    “这是大虞的国运天柱,还有先天至宝‘玉皇封天书’?大虞对我神通‘聚兽调禽’的封禁已经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方锐凝神望去,也想知道,这般对抗的结果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大虞国运光柱,在这一刻海量气运如水波流动般倾灌而下,其中的先天至宝‘玉皇封天书’,更是一页页翻动,两相结合,恐怖的封禁之力凝聚为一道道暗金色的锁链,对着神通栏目‘聚兽调禽’攀爬而上。

    “看这样子,大虞皇室此般手段,竟然真的有可能将我的神通‘聚兽调禽’封禁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的面板,是何等高阶奇物,这么轻易就能被拿捏?”

    方锐皱眉不已,可等看到下一幕,瞬间明悟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触犯,那半颗奇物,忽而震颤了一下,一道月白色光华流转,从表面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只是,这奇物并非完整,乃是残缺的,流转的光华没能掠过神通栏的死角,自然不能对此时封禁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“我的面板,或者说这半颗奇物,等阶极高,哪怕不是活物,没有自主意志,也有本能的应激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纵然本能的应激反应,以它的等阶,也足以万法不沾,可事情就坏在它是残缺的,有漏洞,达到了一定层次的手段,对它还是有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好比:一方正常的大海,若是有石油泄露,可以自主净化污染,但若是有缺陷的死海,那就不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只能我自己来了?”

    方锐感受到,自己可以消耗劫运点,从而遏制这种封禁。

    只是,他想了一下,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大虞国运如山如海,我的两百多万劫运点全投入进去,也只可拖延一时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无底洞,面对此般情形,方锐自然选择及时止损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若是真的选择对抗封禁,会加重大虞国运天柱承负,可能动摇其根基,让天地灵气回升,大黑天浸染加深,产生一场恐怖的大动荡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没有方锐阻止,这般封禁顺利无比,一条条暗金色锁链蔓延覆盖了神通‘聚兽调禽’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方锐从意识海脱离,蓦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醒啦?我在这守着,就怕有人打扰哩!”

    “嗯,雪儿真乖。”

    方锐摸了摸扑过来的小丫头脑袋,暗暗看向面板,发现神通一栏,‘聚兽调禽’已经黯淡下去,后方多了‘封禁’二字。

    ‘只有掀翻大虞国运天柱,才可启封这门神通,重新动用吗?’

    他感知反馈得来的信息,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神通‘聚兽调禽’既已封禁,变化自然发生。

    像以前一样,生成‘妖元力’点化劫妖,那是再不能够了。

    已经点化的劫妖,倒是不会退化,或者遭到反噬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是,神通‘聚兽调禽’所带来的,那种天然对劫妖的统御,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以前所有劫妖,面对方锐就好比面对自己的王,可现在么,这种滤镜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叔叔叹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你叔叔我啊,刚刚放生了数十万生灵,那可都是苦心孤诣、花费大代价培育的啊!”

    可不是,数百万劫运点的投入呐!

    “不过,万类霜天竞自由,这或许就是大势所趋吧!”

    方锐倒是想得开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是自怨自艾的人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就不再纠结,很快接受现实,思索下一步。

    ‘我城外那十万劫妖黑鹰,此刻恐怕已经作鸟兽散了,南虞各将麾下,那些劫妖黑鹰,大概也会四散离开。’

    南虞大军,早就以‘劫妖黑鹰’为核心,形成了一整套察敌、运兵、奇袭……充满南虞特色的军略,故而才能以劣势之兵,与大虞相抗衡。

    现在劫妖没了,这般的军略崩塌,一切都要推倒重来。

    ‘如此机会,大虞一定不会放过,无论对南虞,还是对我,这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。’

    “风雨欲来啊!”

    方锐仰望天穹,看到风起云涌,大雨将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正如方锐所料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神通‘聚兽调禽’遭到封禁之时——

    建业城外,潜藏的十万劫妖黑鹰,再不受命令约束,如黑云土崩瓦解,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南虞各路大军麾下,无论是正在休息、或者战斗之中……所有劫妖黑鹰尽数失控,四散离去。

    天水河,方锐当初以百万劫运点化的水族劫妖,此时,再不复平静,凶猛捕杀普通鱼虾,乃至彼此争斗、厮杀,让整条大河都变得激荡、凶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虞,神京。

    国运天柱颤鸣一声,蓦然变得黯淡,虚化不见。

    “大事成矣!”

    应无极手中掐诀,收回‘玉皇封天书’:“陛下,那人点妖之术已遭封禁,连带反噬之下,重则道基崩毁,轻则也必将修为大损。”

    正常来说,如果神通‘聚兽调禽’是方锐自悟得来,归属自身,封禁连带反噬之下,的确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他岂知道,这门神通乃是在面板上,区区反噬,直接被隔绝,方锐自身没一丁点感受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!那妖道没了点妖邪法,又自身受创,就如拔了牙的老虎,不足为惧也。”

    永定帝抚掌大笑:“此番,老祖功莫大焉!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应无极感知到天地间攀升的灵气浓度,心中却是暗叹:‘对大虞皇室,我的确是功莫大焉;可对这天地,我却是……有大罪孽呐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霄阁。

    虞云澜感知到天地灵气浓度变化,清冷的瞳光微微闪烁:“圣皇,您可曾想到,大虞皇室会变成今日模样?”

    理论上说,大虞皇室的利益,与世界利益是一体的,天然站在大黑天对立面,是要维护世界安危的。

    就如一个国家的上层,国家发展壮大,他们分享最大的蛋糕;国家倾覆,自身利益也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可也有不正常的情况,如某个老太太,量中华之物力,结万国之欢心。

    如今,大虞皇室为了打击南虞,已经有这个倾向。

    这次所为,就突破了底线,不择手段,置世界安危于不顾,可谓在刀尖上跳舞。

    其实,紫霄阁作为大虞皇室的制衡,有克制对方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大虞皇室,还没到那般程度,至少,还没想着卖世界。

    大虞国运反馈天地,也的确是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。

    反而,仓促启用最终手段,激化矛盾,可能会将事情变得更坏,乃至将大虞皇室推到对立面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虞云澜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接受上清身后,她学会了思索人心,可越是思索,越是一片乱糟糟,只觉心神疲惫。

    “相较之下,那人更有底线,相处起来,也更轻松,更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去吧!”

    虞云澜分出上清身,送出‘山河社稷图’,目送对方离去,就好似,自身也飞出了这重重院墙深锁的宫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州,建业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通‘聚兽调禽’既已遭到封禁,我料,不日之内,大虞便会有大动作,我须得早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想了一下,取出‘千里传音符’,联络关治。

    “主上,正要禀告,方才,我麾下的劫妖黑鹰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已知晓,这是大虞作祟。”

    方锐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在这般平静的声音中,原本心绪慌乱的关治,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,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方当进行战略收缩,以谨守为要……”

    挂断通讯,方锐一一联络其他将领,有他这根定海神针在,各军虽有小慌却无大乱,很快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除了武将,还有最重要的一人,须得提前安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虞皇宫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轻纱帐摇,温泉水滑,各色花瓣洒满的瑶池中,隐隐传来女子娇媚的声音,酥糯入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此帝王之乐也。”

    李昱笑着,突然感应到什么,脸色一变,推开怀中美女,大步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跟着。”

    来到殿外一处僻静所在,他看着月华下那一道青衫人影,恭敬拜下。

    “见过帝师,不知,帝师今日怎有闲心来此?”

    李昱登基为帝后,为了讨好方锐,也为了拉近关系,给方锐加了帝师之名,舔着脸将自己变成了方锐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方锐双手虚抬,灵力涌动,让李昱控制不住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‘我如今已贵为人皇,国运天柱庇护,大人却依旧能如此轻描淡写,对我施加影响,果真深不可测。’

    李昱心中凛然,对方锐更添三分敬畏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方锐能做到这般,一为自身境界,二是南虞根基,大半来自于方锐之故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建业了。”方锐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李昱面色大变,情急之下,‘帝师’都不喊了,换回‘大人’之称:“如今,南虞国事唯艰,怎离得开大人呐?”

    这话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只要方锐在,他就心中安定,可以纵情享乐;可若方锐不在,睡觉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,谁不知道,大虞恨他这个南虞皇入骨,没了方锐坐镇,谁知道会有什么阴谋诡计、邪法秘术等着?

    “国事,自有文武辅佐,何须我插手?至于你自身安危,国运天柱自可庇佑。”

    “另,我赐你一宝物。”

    方锐反手之间,取出一道金旨:“此为‘封神榜’,可以灵元、国运驱动,召唤九道武圣虚影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中一震,九道散发着强横气息的武圣虚影出现。

    ——当初,大虞派遣‘种道’武圣刺杀曹魏、李唐、刘汉三王,九位武圣皆被或擒或杀,这‘封神榜’正是以其为祭,并以各种奇材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“此宝在手,配合你的天子龙气,等闲十余个真人刺杀,你也不惧矣!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李昱目光火热,双手捧着接过。

    要知道,纵使他贵为南虞皇帝,也从没见过如此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宝物虽好,可更要看使用它的人,你……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大人教诲。”

    李昱连忙再次拜下,等再抬起头,却发现:方锐早已鸿飞冥冥,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真乃神人也!”

    他手持‘封神榜’,伫立良久,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李昱贵为真龙天子,又有我赐予的‘封神榜’,多位真人联手都强杀不得,大虞皇室中,能行此事的也就那位无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可纵使一位真君,要强杀一位真龙天子,所遭遇的反噬,也足够让其身死魂灭。”

    这般一换一的傻事,那位抓无极真君只要脑子没问题,就不会干的。

    而南虞麾下文武,刺杀难度不小,价值又有限,大虞也惧怕方锐对等报复,也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至少,在杀了方锐之前,不会。

    “诸事已毕,这吴州建业是不能留了,我也该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已经感受到先天至宝的卜算,不过,用神通‘不在算中’屏蔽了。

    他既然打算离开,连带着辛雪儿都带上,将小丫头藏在神通‘袖里空空’开辟的空间,倒也省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洛之外,两界山。

    方锐一袭青衫,负手而立,眺望远方盘卧在平原上的城池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他并未进入上洛城,返回那曾经生活多年的故地,大概……类似于近乡情怯?

    “这里是约定的地点,虞云澜说好,会送‘山河社稷图’来此。”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收回思绪。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时,一道七彩流光掠来,现出一道人影,不是虞云澜,又是哪个?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感知到对方的气息,便认出是上清身,笑着颔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般‘回来’的说法,让虞云澜莫名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本来,一路上她心情颇为激动的,可等真正见到方锐,不知为何,又一下子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她纤手一招,‘山河社稷图’飞来,自动解除了上面的神魂烙印。

    只有留下神魂烙印,才可获得最高权限,最大程度使用一门先天至宝。

    可这般,也意味着先天至宝能够被夺去。

    “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慎重道谢,为这份人情,也为这份信任。

    每一件先天至宝,皆是攻防、推衍、卜算一体,功能全面。

    可各个先天至宝之间,也有侧重,比如,‘阴阳无极剑’偏重攻伐,‘山河社稷图’就侧重辅助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方锐不是磨磨蹭蹭的人,当即,准备开始推衍武道《长生经》武圣之后的后续。

    因为相对整个推衍过程,自身灵力、灵元有限,他又无气运存储,想着以神通‘枯木长春’转化生命元力供能,配合‘山河社稷图’造化之能,说不定有奇效。

    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方锐打开面板,发现功法一栏,《长生经》之后,此时,竟然出现一个虚幻的推衍二字。

    此种面板异变,乃是前所未有!

    ‘这种变化,可是‘山河社稷图’带来的?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无比震撼的同时,感受到面板传来一股本能冲动,一股将‘山河社稷图’当做食物吞噬吃掉的冲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