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43章 ,昊天 第(1/1)分页

第243章 ,昊天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43章 ,昊天

    “我这算是帮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虞云澜看着失去生机坠落的应无极尸体,爆发过后的后遗症下,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苍白,不过如此喃喃着,却是嘴角微微上扬。m.bofanwenxuan.com

    那清浅唯美的笑容,如风雪中盛开的雪莲花,却可惜无人得见。

    “这个对他有用。”

    她封禁了‘阴阳无极剑’收起,带着应无极尸体降落,清冷的声音回荡开来:“大虞皇室老祖应无极已死,尔等还不速速投降!”

    圣皇利用大虞国运权限,放开一条口子,让大黑天渗透力量进来,聚集黑暗星辰污染、天地间负面情绪,形成诡异黑雨,但这毕竟是在洪虞界虞本土,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故而,被转化成诡卒的大虞将士,只是那些在战场上,因为血腥、恐惧……种种原因,精神受到重大刺激、濒临崩溃的,还有大半大虞将士暂时正常。

    此时,这些正常的大虞将士,本就在一幕幕惊悚的死人复活下惶惶难耐,又闻应无极战死,顿时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士气一泻千里,出现成建制溃逃。

    反观南虞一方,士气大振,纵然已精疲力竭,也在这个好消息刺激下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毕竟,众所周知,敌方溃败,痛打落水狗之时,那是最好的收获取战功的机会!

    兵戈之利、神通‘撒豆成兵’、应无极之死……南虞一方的优势堆积,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,终于,在此时呈现出压倒性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大局已定!”

    李曌停下,深吸口气,绷紧的心神放松,回顾一波三折的一日,有种无比漫长之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虞,建业。

    转播牧野平原大会战的光影中,局势反转,让现场响起一片兴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咦,咱们太上出手了,死人复活?!这是何等大神通啊!”

    “局势稳住了,咱们南虞重新占据上风,祈祷有用!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,虞真君诛杀了大虞皇室老祖,快看,大虞军溃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赢了!赢了!这次是真的赢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祈祷,在此刻成真!

    如此共同协作达成目标,取得胜利,这种成就感更增强了对众人南虞的归属感,让现场气氛瞬间爆棚。

    “我的国啊,赢了!”这书生人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为庆祝咱们南虞获胜,今日客栈酒菜免费,全部免费!”一个客栈掌柜出门,大声笑着道。

    【,】

    “为南虞胜利贺!”有官员此刻也不再注意形象,放浪形骸,跟百姓一起撸起袖子狂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欢呼声响彻天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牧野大会战的最新消息,也在随着通讯网络实时传播整个南虞,这就让南虞的一座座州城、府城、县城中,亦是出现盛大的狂欢。

    在这超凡世界,人心有着力量,亿万民众之心便是排山倒海之力,如此反馈之下,大虞国运光柱煌煌贯彻天地,浓郁到实质化可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大虞,神京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古怪的神通,死人复活?局势竟然生生逆转了!还有,连大虞皇室的应老怪都死了?”

    这位半仙世家的家主眉头一跳:“大不妙,这得跑路啊!”

    “惹不起,我还躲不起?不能给大虞陪葬,找个小地方一躲,隐姓埋名。”一个大虞官员暗下决心。

    “以咱家在神京的恶名等南虞打来,必被清算,搬家,必须尽快搬家。”这是又一个准备搬家的世家大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牧野大平原战局再次逆转,大虞及及可危之时,大虞内部的世家大族纷纷开始找起了后路,顷刻间,就是一副‘食尽鸟投林,树倒猢狲散’的局面。

    与大虞上层的世界大族不同,大虞底层人,有麻木者;有兴奋者;有翘首以待,期待南虞主持公道者……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“大虞、南虞,都一个样,头上换了老爷,又怎么样呐?”

    “对面赢了,终于要脱离苦海了,南虞早些打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妻,你报仇有望了,等南虞打来,我第一个去带路,检举揭发黄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虞上层与底层的割裂,两极分化,更加速了大虞国运天柱的衰落,让它虚化暗澹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天之上,混洞空域之内。

    人间各处香火神庙的香火神域,化作一个个版块被收来,构建冥界,又经过方锐、圣皇二人的轮回本源、天界本源注入,底蕴已深厚至极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。

    那一方浩大虚影摇曳颤动,即将圆满,而黑金色的冥君神敕也很快就要勾勒完成。

    “大虞国运急剧流逝,牧野之战败了?!”

    圣皇勃然变色,难以置信地看向方锐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接受无底线勾结大黑天,仍然失败的结局?!

    ‘两个分魂做得不错,人间界皇朝胜负的反馈,来了!’

    方锐却是暗赞一声,身后代表南虞的国运光柱暴涨一圈,煌煌曜曜如大日。

    反观圣皇身后代表大虞的国运光幕,则是虚幻暗澹,几欲崩溃。

    黑金色的冥君神敕上,原本青紫均衡的光芒,青光蓦然大盛,一举压倒紫光,就要将它彻底清除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圣皇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她忽然伸手一招,另一方浩瀚界域,被召唤而来的天界现出裂纹,从中飞出一方九层琉璃小塔。

    洪虞界中,先天至宝有九,这正是除了‘山河社稷图’、‘太初金榜’、‘玉皇封天书’、‘阴阳无极剑’、‘开天钟’、‘混沌四象幡’、‘生死簿’、‘昆仑镜’之外的最后一件先天至宝,也是最强大的一件先天至宝,名曰‘昊天塔’!

    上古之时,圣皇真灵三分,化作阴天子身、人皇身、天帝身,分别沉睡阴世地府、两界山中的异空间、天界,‘生死簿’、‘昆仑镜’、‘昊天塔’三件先天至宝也分别被埋入三处,希冀它们成长为仙宝之上混沌灵宝。

    而这‘昊天塔’,就是其中最大可能晋升混沌灵宝的一件!

    如今,‘生死簿’、‘昆仑镜’早已破碎,而这‘昊天塔’,也被圣皇孤注一掷,宁可让天界现出裂纹,也要提前取出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她清楚,在暴露出天界后,若自身失败,让方锐成为冥君,自家未圆满的天界万无幸免的可能,还不如在此时倾尽一切,作最后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‘昊天塔’不愧是最强大的先天至宝,又在天界中蕴养了无数年,此时一出,瞬间镇压维系住摇摇欲坠的大虞国运天柱,冥君神敕上最后一线紫光也被吊住。

    虽然冥界尚未真正圆满,但在方锐、圣皇的轮回本源、天界本源滋养下,底蕴已无比深厚,哪怕他们二人都比之不及,昊天塔如此强行施为,乃是违逆大势,要承受整个未成形冥界的反噬。

    嗡!嗡!

    仅仅三五个呼吸,它就发出不堪重负的颤鸣。

    不过,圣皇早已疯狂,用它不过是争取时间发动另一张底牌。

    “还想顽抗,岂能让你得逞?!”

    方锐已经不想继续与圣皇纠缠下去了,忽而掐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南虞国运天柱贯穿混洞空间,向上通天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就得到了回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澹漠无情、高渺无比的意识降临了。

    正是洪虞界天道。

    早在上次方锐、虞云澜二人沟通天道之行后,天道清除了大黑天污染,割掉脓块,自身陷入虚弱,再度沉睡修养。

    而方锐此时,就是以南虞国运天柱的权限,暂时唤醒了天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天道被唤醒降临的刹那——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卡察察!

    比九霄神雷还要恐怖的黑紫色都天神雷,撕裂空间砸下,噼向圣皇本尊、昊天塔。

    ——由此可见,近来天道也是有所恢复。

    其实,天道至公无私,并没有人格化的自我意识,但也会本能地,偏向于本土生灵。

    方锐不属于此界之人,与圣皇天地最后一尊古神的身份相比,远远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但,你看圣皇都做了什么,窃取神州龙脉精华,炼制人元大丹,更欲抽取神州龙脉,祭炼十二金人……如今,更是勾结大黑天,联合这个洪虞界的死对头,置一界安危于不顾。

    这种种行为,别说圣皇乃是天地最后一尊古神,哪怕是天道的亲儿子,也要大义灭亲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‘昊天塔’正在镇压大虞摇摇欲坠的国运天柱,本就难支,此时又遭遇都天神雷,内外夹攻,在悲鸣一声中,直接崩飞出去,灵性似乎都大大受损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面对更加密集恐怖的都天神雷……

    圣皇完美无瑕的容颜上,却是浮现出一抹疯狂之色:“为什么、为什么要逼我?!”

    她以大虞国运天柱的权限,让大黑天力量渗透,并不是为了大黑天降临,不过是借助大黑天力量对付南虞,间接对付方锐,等获胜后登临冥君之位,自会驱逐大黑天影响,重整河山。

    圣皇有这个自信,能做到这些,但天道不会听她解释!

    此时,她已被逼到穷途末路只能动用一张原本不打算用的底牌,一张诡异不祥、用之祸福难料的底牌!

    借着‘昊天塔’争取的片刻时间……

    圣皇已经取出羊皮纸,揭开了重重封禁,注入力量催动之下,其上,飞快浮现出一行行字迹。

    【圣皇与×××争夺冥君之位,不择手段借用大黑天之力,却仍大败亏输,关键时刻,他想起了仁慈而又康慨的羊皮纸大人……】

    是的,羊皮纸上浮现出的字迹是‘他’,并非‘她’,这说明,至少在羊皮纸这里,圣皇当不得伟大存在之称。

    【仁慈而又康慨的羊皮纸大人决定帮助圣皇,毕竟,精彩的戏剧当有多重转折,而且,命运的馈赠将在之后标出价格……】

    【此处不应有雷!】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行字迹浮现,噼向圣皇的所有都天神雷,尽数消失了。

    是的,恐怖无比的都天神雷,就是莫名其妙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羊皮纸上浮现出的字迹,具有因果、预言,或者说言出法随之力!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方锐借助南虞国运天柱,暂时唤醒天道,准备借天道之手,结束此战,却看到圣皇取出了羊皮纸。

    那羊皮纸他没见过,却莫名有一种熟悉感,如今境界敏锐的灵觉,让他瞬间想起了雍州方家村,不知缘由诡化的劫妖黑鹰。

    等看到都天神雷莫名其妙消失,方锐心中的警惕更是提升到了最高,断定那羊皮纸乃是一件极高位格的至宝。

    ‘那么,或许该是动用这一招了。’他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【圣皇不被洪虞界天道感应!】

    随着此行字迹出现,漫天鱼鳞状的黑云翻滚不休,黑紫色雷霆在其中闪烁,却是再也噼不下来,仿佛找不到目标。

    就好似,圣皇真的脱离了洪虞界天道感应,跳出三界外、不在五行中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圣皇紫童闪烁,看向方锐,心念一动,力量传输,让羊皮纸上再度浮现出字迹。

    【我眼前的此人当……】

    然而,至此,却再也写不下去了,羊皮纸扭曲颤动,如蛇般扭曲的笔画却硬是勾勒不出一个‘死’字。

    因为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方锐身后,浮现出上圆下方,半颗奇物之虚影。

    正是面板的本质!

    在他领悟规则力量之后,就可以召唤出一丝面板本质的虚影了,只是,无法攻击,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之前福至心灵用这一招,此时看来,果然有效!

    簌簌!

    方锐身后的一丝面板虚影,似乎在和羊皮纸对抗,前者倒是看不出什么,倒是后者,此时如得了癫痫症一般疯狂颤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两者相互牵制之时——

    终于,冥界在吸收南虞、大虞两国的香火神域后,终于彻底圆满。

    而黑金色冥君神敕,也在这时,彻底勾勒完成,其上,代表方锐获胜的青光熠熠流转。

    ——本来,圣皇以‘昊天塔’强行为自己留住一线紫光,但在‘昊天塔’被都天神雷噼飞后,这一点紫光就泯灭殆尽。

    “去吧,融合冥君神敕。”

    方锐本体操控面板本质的一丝虚影,与羊皮纸牵制,对香火神灵分身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香火神灵分身一步向前,融合冥君神敕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圣皇垂首的脸上,疯狂之色瞬间消失不见,好似之前的歇斯底里只是演戏,双目清澈明亮,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