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85章 破军 第(1/1)分页

第185章 破军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185章 ,破军

    “主公,那个姓周的娘们,原来是大虞的人!腹中还怀了李昱的儿子,为此哭闹要挟自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皇后是大虞的人?还怀孕了男儿?这事情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www.bofanwenxuan.com”

    方锐当初卜算过,李昱终生无子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卜算错误。

    要么,李昱遭到欺骗,这个概率较小——此世怀孕,可以法术提前验证胎儿男女,以李昱掌握的资源,受骗可能不大。

    要么,就是……

    ‘而李昱叛投大虞,我大概也明白了。’

    ‘关治三战三败,南虞朝廷上下惊惶;我这边联络不上,李昱可能以为我出事了;周皇后是大虞的人,在背后撺掇,以儿子相要挟……种种原因之下,李昱才做出如此不智之事。’

    至于周皇后为何从前没有被发现?

    大虞皇室、半仙世家,秘法无数,方锐自然用过鉴心之术,可周皇后此女并无疑点,也就忽略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此时已有猜测:大概是某种术式,静默状态下并无破绽,周皇后自身都不认为自己是大虞之人;只有体内手段激活后才会现出端倪,而大虞启用周皇后这颗暗子,大概就在自己被困于阵法那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李昱此人,性子软弱,耳根子软,有小聪明,却无大野心,这是优点,让他躺平成了南虞皇,却也是致命破绽,让此人有了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性格决定命运,此言不假啊!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着,同时也明白了:为何自己离开两界山后,联络不上南虞文武,大概是李昱投诚后,泄露消息,让大虞摧毁了‘信号基站’,方才隔绝‘千里传音符’的通讯。

    “李昱投诚之后呢?”他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昱那厮投诚大虞后,局势大坏,好多府县投降,大虞军一路南下,杀了过来……关哥哥等大将,还有那些文臣,让李昱女儿李缳成了新皇帝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一月之前,虽然他的神通‘聚兽调禽’被封禁,劫妖四散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彼时,南虞有原、饶、凉、吴、宜、康六州为基本盘,更有北路军杀往鲁、岐、岚,南路军南下云、林、越,合计占据七州之地,以此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,坐拥二三百万大军。

    别说是这么多兵卒,就是这么多头猪,分布将近七州之地,一月之间,都不是大虞百万禁军抓得完的。

    关治三战三败,可折损较小,听鲁飞的意思,那时关治已经醒悟,准备放下面子,重启游击战。

    ——这种战法极为恶心,若行此招,绝对不是大虞短时间能拿下的。

    可事情坏在,李昱投诚了!

    一国皇帝,带头叛变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固然,南虞文武反应迅速,立下李昱女儿为新皇,可此世根本没有女人当皇帝的先例,如此牝鸡司晨,给人的印象,就是一副南虞要完蛋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锁反应生出,南虞军队成建制投降,丢城失地——南虞上层,都知道李昱只是一个傀儡,可中下层不知道啊!

    大虞禁军顺理成章,席卷南下,一路兵临南虞都城建业。

    “李昱啊!”

    方锐此时竟然笑了:“你的蠢,你的笨,让我说什么好呢?你真以为投降大虞,就能讨得了好?”

    当初,李玄通那条蛟龙,可是被养成了猪,李昱这个他催生出的真龙,在大虞眼中就更是一只肥美的羔羊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此人日后再行清算。”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收回思绪:“再之后呢?关治身在何处,为何你在此统帅大军?”

    “后来,关哥哥遭遇大虞邪法,昏迷不醒,其他大将也是,可不是只有俺顶上了么?”

    鲁飞嘴中还在嘟囔:“那些阁臣一个个都好好的,大虞就是欺负俺们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方锐点头。

    大概是:李昱投诚后,南虞丢城失地,国运天柱衰落,对南虞文武庇护减弱,才让大虞有机可趁,以魇镇秘法侵害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大虞魇镇南虞大将付出的代价也绝不小,定然是大出血。

    文臣没有魇镇,除了大虞舍不得付出更多代价外,大概也是为了南虞政局稳定,持续消耗人口?

    鲁飞没有魇镇,倒不是多一个大将就不能了,可能是,此人比较铁憨憨,用兵猛打猛冲?

    ‘这是一把消耗兵力的好手啊!’

    方锐如此想着,看了鲁飞一眼。

    鲁飞这个铁憨憨,此时还在奇怪:“主公,你看俺做什么?俺可是忠心耿耿!”

    方锐笑笑不答,只是道:“关治等将在哪,带我过去,为他们诊治,还有,将城中阁臣唤来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炷香后。

    关、马、赵、黄、严等大将,方锐为几人解除魇镇秘法,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所用方法么,倒也简单,将一门咒术提升到破限,用魔法对抗魔法,如此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另外,获得一门神通‘钉头七箭’,只需一草人、一弓箭、两盏灯,消耗自身气运,或者劫运,以特定程式对某人祭拜三七二十一日,即可箭杀此人。

    此神通的恐怖之处在于,同阶强者都可隔空咒杀,只是,想以此神通解决应无极,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应无极背靠大虞国运天柱,可借取无边气运,方锐可没有对等的气运、劫运与其对耗。

    另外,许宁、荀柏、萧丞等南虞阁臣也被叫来,一番交流。

    “局势大坏啊!”

    方锐对如今南虞面临的局势,有了更全面了解,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!

    相比一月之前,北路军、南路军的战果丢失,吴、宜、康三州也被大虞收回大半。

    只有原、饶、凉三州完好。

    可大虞军兵临城下,围困建业,切断了南虞朝廷与大后方的沟通,将整个南虞上层包了饺子,只要覆灭南虞中枢,其余各地传檄可定。

    此战,事关南虞生死存亡,但南虞全面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南虞只有残兵五十万,疲敝之兵,士气衰落。

    反观大虞,城外有着八十万禁军,这是大虞南下的精锐,精完神足,武备精锐,一路大胜仗过来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此乃我之过也。”关治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鲁、赵、马等将跟着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等无能!”

    许宁、荀柏、萧丞等南虞阁臣,亦是跪下,羞惭掩面。

    一月之间,南虞局势就崩坏到了这般地步,固然,最大程度上是李昱的锅,可他们也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汝等的确有过,可我又何尝没有呢?是我选定了李昱为帝,也是我没有发现周皇后奸细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拂袖之间,清光缭绕将众人搀扶起身:“既然我等都有过错,那就不必说了,吸取教训,知耻后勇,挫败大虞。”

    坦白来说,除了李昱这个南虞皇外,其余人表现勉强合格,至少还给他保住了三四州的根基,以及建业城中如今五十万军,这就是力挽天倾,以图后续的基础。

    “谢主公!”

    一众文武抱拳,为方锐的宽宏大量心中感慨,浮动的心思也渐渐安定。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,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:“我方如今面临的局势虽然恶劣,但却远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若是将大虞精锐覆灭于此,然后沟通各州,我南虞,依旧还是南虞!”

    此言,带着强大自信,仿佛让众人回到了往日,所向无敌,无往不胜,一时间都不由失神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愿带兵突围,护送中枢冲破封锁,返回西南三州,再与大虞计较。”

    关治抱拳出列道。

    之前,方锐说的‘覆灭大虞精锐’,他以为不过是鼓舞士气之言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敌人两倍于己,士气、精锐程度更远胜己方,己方还没有了劫妖相助,要想以弱胜强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,我自有妙计,区区八十万大虞禁军,何足惧也?看我弹指破它。”

    方锐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他的确有底牌,倒不是什么巨型傀儡,且不说,制作巨型傀儡需要技术手段、大量时间。

    只说,即使有大量巨型傀儡,以神通‘生命活化’点化,也如智障一般,意志无法统合,就如一盘散沙,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洪虞界乃是超凡世界,意志可以干涉现实的,万众一心,意志如铁,意志如钢,显化出来,就是军阵的强横威力。

    一个上品实力的万人将,在数万大军加持之下,就能发挥出武圣之能,在没有军气压制下,动辄覆盖上百米的军团攻击,别说活化的巨型傀儡了,什么高达来了都是一扫一大片。

    只有意志统合,凝为一体,与相对应的军阵抗衡,手段才有效,如劫妖成军。

    方锐的底牌,并非生命活化的巨型傀儡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关将军,曾经我要你准备的那样事物,如何了?”方锐看向关治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吩咐,自不敢怠慢,早已搜寻多种存入库中。”

    关治怔了一下,才回想起来方锐说的是何物,虽然疑惑,那般东西到底有何用,却还是早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善,稍后带我去取。”

    方锐自信而笑:“万事俱备,破敌,就在今夜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?主公,咱们今晚夜袭大虞军?”

    “不,是等对方夜袭。”

    “等大虞军夜袭?可……主公,大虞军怎么会来夜袭?围城至今,大虞军还从没夜袭过啊!”鲁飞瓮声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方锐真的被应无极诛杀,大虞自然不会急,会和南虞慢慢玩,消耗人口,如猫戏老鼠。

    可应无极并没能诛杀方锐,如此情况下,对方锐的忌惮,定然会让大虞军担心夜长梦多,想要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“我去安排人手,布下陷阱,必让大虞军今夜吃个闷亏。”

    “不,关将军,你将他们放进来,这般施为……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交代一番,吩咐文武群臣各司其职后,自身出门去。

    呜呼呼!

    漆黑如墨的夜幕下,大风起兮,发出尖锐的呼啸,带来空气中丝丝血腥味,充斥着一股肃杀的气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城外,大虞中军大营,一顶雕刻龙纹的营帐。

    应无极、永定帝二人相对而坐,听着应无极说起两界山一行经过,永定帝不时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“什么,妖道点妖神通遭遇封禁,竟然没遭到反噬?”

    “什么,妖道竟然有秘法,可以长时间维持伪天心境战力?”

    “什么,老祖用出了‘阴阳神火符’,如此都奈何那妖道不得?”

    “妖孽!妖孽啊!”

    永定帝倒吸着冷气,眼中满是忌惮。

    “所幸,我让那人签下契书,不得屠戮百姓、军队,又困住此人一月……陛下啊,老祖我能做的,也就这么多啦!”

    “老祖能做到如此,已经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永定帝冷静下来,对应无极大加称赞:“还是有老祖先见之明,让那人签下契书,此后,就算灭了南虞,那人也不可能做出玉石俱焚之举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南虞一灭,没了中下层,妖道一人孤掌难鸣,不足为虑矣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还多亏了陛下在这一月内,带领禁军横扫数州,打下如今局势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脸上庆幸之余,又是幸灾乐祸:“面对如此天崩之局,那人纵然胸中韬略如海,又能怎样?神通不敌天数,终究是回天乏术!天佑我大虞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,陛下还是不可大意,应当给予那人足够重视,暂停消耗人口之举,尽快覆灭南虞势力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说得对,有那妖道在,南虞一日不灭,朕一日难安,今夜就彻底终结这场博弈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夜。

    建业城门方向,忽然火光大起,喊杀声冲天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在,何不出来一叙?”应无极声音滚滚,如若天雷,传入城中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流光升空,化作方锐身形,悬空与应无极对峙,青衫不染,神色并无半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道友知道我方要夜袭?”

    “是有所料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应无极脸上一惊,旋即,又是大笑:“道友唬我也!况且,纵使道友提前料中,又能怎样?我大虞雄兵,实力碾压你方,这非是计谋可以改变。”

    他指点下方:“道友请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虞禁军用出了某种秘术,滚滚雷声之下,建业四面城门大开,如狼似虎的禁军,鱼贯进入。

    烈烈军气显化,化作一条金龙,冲天长吟。

    “道友,”

    应无极本以为方锐会失态,可此时望去,方锐神色依旧淡然,不知为何,他心中忽地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好似上次天水河大战,水妖出现之前,一种不详的预感升起,恰如那日那时。

    “大虞禁军的确精锐,可,真君且看我破它。”

    方锐哂然一笑,向下指去:“真君请看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冲入城中的大虞禁军,忽然感到地动山摇,地下有什么恐怖的东西……出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