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19章 ,变化 第(1/1)分页

第219章 ,变化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19章 ,变化

    建业,中心大广场。www.qiweishuwu.com

    在方锐那场宣讲后,这里的‘商业街’对外开放,各样商家在朝廷管理下入驻。

    集中管理的新颖模式;天南海北的各样特色商品,开放宵禁……种种原因,让这里迸发出了旺盛的活力,每日人流络绎不绝,成了建业城中最热闹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赣西火烧~”

    “南溪瓷器~”

    “苏山烈酒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锐、虞云澜、李曌、辛雪儿四人,经过遮掩,来到这里,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繁华。

    在那场宣讲后,他在后三者心中,似乎多了一道滤镜光环。

    李曌在某些方面更为主动;虞云澜相对情绪内敛,但时而也会露出倾慕之色,有种朦胧恋爱的感觉。

    辛雪儿更是将方锐视作了人生导师,喜欢追问一些问题,从一个小吃货,逐渐变成一个有独立思想的小吃货。

    “近来,朝中矛盾趋于缓和,我轻松不少,但还是免不了和臣子斗心眼,如此闲暇时光倒是殊为难得。”

    李曌感叹:“若非时而有着这般机会,与主上一同相处,外出散心,一直在那般勾心斗角的环境中,我恐怕性格都会逐渐变得偏执。”

    她性格中有着磊落的一面,在方锐面前,并不掩饰自己的爱慕。

    “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”

    不用多说,方锐就能想象到,如今,那些大臣为了政绩、政治抱负等,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虞云澜安安静静听着,并不插话,心中忽而浮现出一个念头:‘若是没有女帝,只我、方道友、雪儿三人,就好了。’

    她刚生出此念,就是螓首微摇,驱散了去,也不知何时,自己波澜不惊的心境中,也开始有了私心杂念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真正相处起来,四人还是颇为融洽的,特别是有辛雪儿这个开心果在,走走逛逛,吃些小吃,买些喜欢的小玩意儿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无论哪个时代,哪怕是虞云澜、李曌这般奇女子,都是喜欢逛街这项活动的,方锐能感受到她们心情的轻快。

    如果不喜欢,那可能是不是合适的人,至少,在方锐面前,两女展现出了这般不为外人所见的一面。

    城皇庙。

    人流如织,香火鼎盛,缕缕香火气运飘向神像。

    从城皇庙‘视察’出来,方锐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叔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看到些熟人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摇头,笑了笑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的确是熟人。

    姜琛、王充、李世文三人一行,也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此前,姜琛、王充二人中榜,分配留在了建业,一个在工部、一个在礼部,恰逢今日休沐,听闻商业街的繁华,过来见识一番。

    李世文则是想要维护与两人的关系,应邀赴约。

    “唉,不比二位风光,我落榜之后,每日在家中,尤其是在爹面前,鼻子不是鼻子,眼不是眼的……也多亏二位应邀,让我才能出来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李世文苦笑道。

    相比从前,如今在姜琛、王充二人面前,他身段放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,以前再落魄,那也是建业土着,大虞遗老遗少,面对两个外地来的读书人,有着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可如今,境遇变化,姜琛、王充二人中榜,成了官,李世文还是民,天然就矮了一头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两人赶上了好时机,生前为官,死后大概率能成为香火神灵,李世文怎能不客气、讨好,积攒些香火情?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反而,姜琛、王充二人为官不久,还没有适应身份转变,以及记着此前的李世文的照顾,态度并无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李兄,我二人也只是先行一步下次科考你就当高中了。”姜琛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李兄你数术似不大好,我可为你补习。”王充也是道。

    “承姜兄吉言了,只是下一届科考,竞争恐越来越激烈,我只求能榜上有名,就满足了。至于补习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文却是摇头婉拒:“王兄为官忙碌,怎敢劳烦?我请些西席先生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与姜琛、王充二人的交情,用一分,就少一分,如果有可能,他还想留着等到死后呐!

    三人说着话,来到城皇庙。

    庙中,有着如织的人流,相比外面,却颇为安静,哪怕带着小孩的妇人,也是尽力约束,细声细气,仿佛生怕惊扰了神灵。

    只有层层叠叠低低的祈祷声,在大殿中回荡,伴随着香火青烟鸟鸟,泥塑鎏金神像俯瞰下方,莫名给人以肃穆之感。

    不拘是李世文,还是姜琛、王充二人,都上了一炷香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名教没有‘敬神灵而远之’的说法,尤其是大众确认了的‘香火神灵,故而,如官员之流,上香亦是常见。

    从城皇庙出去,三人在商业街中闲逛。

    “卖报!卖报!城皇庙将铺设整个吴州!松平乡爆发诡祸,遭土地神镇压!”报童挥舞着手中一沓报纸,奔跑着叫卖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这报纸还是太上首创,卖报的报童,大多招自修建的孤儿院。”

    姜琛感叹道:“此乃善政啊!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不过,报纸能出现,在我看来,还是科学院改良了造纸术,将纸价变得极为便宜。”

    王充想起自己读书时的艰难,轻轻一叹,畅想道:“说不得不用二三年,一本书的价格将降低七八成,越来越多的人都有书可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李世文脸上带着难言之色,这是打破了世家大族对知识的垄断,也是他说将来科考竞争会越来越激烈的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都不是缺钱的人,李世文自不必说,姜琛、王充也有俸禄,闲话着,各要了一份报纸。

    他们正准备去往一处茶馆,坐下看报。

    半路,遇到一些人在路边安装什么东西,一问之下,得知是一种名叫‘聚灵路灯’的东西,将先在商业街试点铺设,若是效果不错,将推广开来,让整个建业城晚上亮起来。

    得到答桉,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姜琛才一拍脑袋:“我想起来了,除了科学院,近来,不是还组建了一个神秘学院吗?这应该是神秘学院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了。听名字,这聚灵路灯,应该涉及到灵气、微型阵法。”王充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这做了官就是不一样,姜兄、王兄,你们的消息渠道,都比我还灵通些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闲话着,去往路边一处茶馆。

    “小二,你这里有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三位客官,那可多了。咱吴州的红草茶、茅根茶……宜州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二如说相声般,口中咄咄咄咄,一连说出二三十种:“若是下旬客官过来,说不得,又要多出三五种呐!”

    最终,姜琛要了一碗云州紫尖茶,王充要了一碗宜州酥油茶,李世文则是要了一碗越州青菊茶。

    “不瞒姜兄、李兄我少时家境穷苦,每年年前赶大集时,就希望喝上一碗酥油茶,肚子里沾些油水。”

    王充咂了一口,脸上满是满足:“就是这个味儿,家乡的味道,小时候的味道啊!”

    “王兄,你中榜成了官,好日子还在后面呐!”

    李世文笑道:“咱们三人,喝了三州的三种特色茶,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小观大,可见朝廷策略,以降卒修建驰道,沟通各州往来……要想富,先修路,这话不假啊!”

    姜琛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三人闲聊一番,看看报,听听外面的闲谈,倒也惬意非常。

    茶馆,中途一个说书人来到,说了一个《土地神记》。

    故事主人翁,是一个书生,倒是让三人很有代入感,不知不觉就代入了那般奇幻经历,跟着见识死后的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,说书人讲故事时,添油加醋,烘托气氛,一半个时辰,才讲了半个篇章,让听众心痒痒不已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三人从茶馆出来,还专门找了个书铺,各自买了一本《土地神记》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钱,从大广场坐到北大门了,途经……”

    一凉宽敞的四轮马车上,车夫在吆喝。

    “公共马车?听闻也是太上发明的,王兄、李兄,咱们去体验一番吧?”姜琛提出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三人坐上公共马车,看着宽敞明亮的车厢,皆是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回想起一天所见所闻的种种,心中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放在以前,这番经历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三人眼中新奇的种种,其实在方锐眼中,只若平常,还会觉得远远不足;虞云澜、李曌也只是看个稀奇;可放在姜琛三人视角,乃至更底层,却能感知到那种深入时代、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变化真大啊!”姜琛感叹。

    “的确,一天一个样,此为陛下之功。”

    虽然民间常有声音,这都是太上在背后指点,但,如此盛世的前兆,王充认为女帝同样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“时代变了!”

    李世文也是由衷叹息。

    对此,他是极有发言权的,当初唐三唐家,牵连出针对遗老遗少的事情,他家就因为建国后遵纪守法,并未遭到清算。

    可见,南虞还是包容的,只要不触犯律法,就不会遭到刻意针对,是有一个有原则、有秩序的国家。

    马车哒哒而过,车厢外的街道,偌大的建业中,无论官员、百姓,各安其所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黄昏如火烧的霞光,照耀千山万水,山河仿佛在燃烧,一片安静祥和。

    与那西沉的落日不同,这是一个冉冉升起,熠熠闪光的时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匆匆半年过去。

    土地庙、城皇庙,在南虞境内滚雪球般激增,各地诡祸遭到镇压,形成一个良性正反馈,形势大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李曌带来不少皇宫食材,在小院举行烧烤,谈起大虞之事。

    “诡祸加剧,相较我南虞,大虞中上品武者虽多,却也渐渐管不过来了,开始手忙脚乱。”

    李曌语气中带着嘲讽之意:“纵然大虞皇室联合半仙世家,学习咱们发行报纸,对南虞进行妖魔化宣传,可在两国交界,仍有不少百姓偷渡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有所料,若是其他事,只管看乐子就行,可诡祸么?毕竟咱们和大虞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,若是大虞那边出问题,让大黑天降临,咱们也得遭殃。”

    方锐倒是愿意无偿资助大虞香火神敕,反正,最终控制权在他和虞云澜手中,不过是借鸡生蛋,培育自己的幽冥界板块。

    可奈何大虞不愿意啊!

    ——那是自然的,不然,香火神灵体系铺设过去,大虞将对南虞再无秘密可言,和举国投降也差不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而要想推平大虞,目前暂时不可能,至少在我真正到达四阶之前,基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方锐要想突破四阶,灵师途径自然不行,只有寻求武道。

    ‘武道后续我设想是为天人境,不同于灵师天心境借助天地之力,武道天人境,在体内形成内天地,对抗外界。’

    ‘可此功法如何完善,是一个问题,传下去收割?目前大环境不允许,别说武神了,就连元海武圣目前都没第二个。’

    ‘内求的话,面板推衍功能,算力不够,除非一二件先天至宝,可先天至宝从哪来?’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暂且放下此事,想起另一件事情,即上次心境顿悟之时,似乎观察到的龙脉七寸处吞吸气运的节点。

    那玩意,其实他后续卜算过,可全无结果,也曾去找寻过,也没任何发现,直到最近,似乎有什么变化发生,隐有心血来潮之感。

    方锐将这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方道友,你是准备去探查一番吗,我与你一道吧?”虞云澜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,我并不准备亲身前去。”

    方锐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答桉:“我培育了个分魂,已用香火气运提升至超品,准备扔过去探探路。”

    这自然不是天地间第一尊香火神灵,那个分魂可命名‘方大’,这第二道‘分魂’,姑且命名为方二。

    “方二,你可以去了!”他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种危险的事……彳于吧!”方二双手环抱、冷着脸,酷酷一颔首,化光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说这本书的前后变化。

    写这本书的初衷嘛,就是书荒了,想写点东西耍耍,所以设大纲时,就特别嗨,想写啥,就列啥,比如第一卷写穷苦底层;第二卷,我就要写开始当棋手了……

    那时就想,凭啥主角就要跨越大境界逆伐,等主角突破到同境界,要么立刻换地图,同境界不如狗;要么书就完了。我就想写当棋手……现在才知道,tui,怪不得没人写,真不好写。

    因为你都成棋手了,许多矛盾,就不存在了,就如成功了,身边都是好人。

    我就想着,列举小人物,描写主角所作所为对他们命运的影响,可这个很容易偏,写主角再怎么最多被说水,写小人物没写群像那个笔力真不行。

    行吧,这本书就写个两三百万字,将好玩的思路、想尝试的思路,一次性尽个人最大能力写完,尝试完,写香火;写道祖;写……

    等下本书,就踏踏实实,扬长避短,弄好大纲,写自己最擅长的。

    要说的就这些,鞠躬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