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70章 ,守株 第(1/1)分页

第270章 ,守株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70章 ,守株

    海底。【觅翠阁】

    鱼流穿梭如织,光线微暗,却也可见远处浅海区的珊瑚群落,五颜六色,绚烂多彩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海下竟是如此神奇。不过,倒也不是多看的时候,前辈还在等着,该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地点,数百里之外的一只海龟吗?”

    徐缓感知着脑海中光影地图的一颗小点,暗自将警惕提到最高,向着对方所在的方位一路而去。

    这光影地图,乃是方锐一缕极微弱的神魂之力映照,只有感知‘邪神之种’寄生之物位置的功效,并完全封禁于徐缓体内,倒也不虞让‘邪神之种’应激挪移。

    那张青紫色神符也是同样的道理,蕴含伟力尽数封禁内敛,在不激活的状态下,相当于死物,没有半点神异。

    这同时也意味着,接下来,方锐不可能再给予徐缓任何帮助,一路过去的艰难、乃至危险,都需要他自己想办法克服。

    “不过,若不危险,前辈又怎会开出如此丰厚的条件?甚至,若非我有些名声,这般高风险、高收益的任务,都万不可能轮到我。”

    徐缓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知,极为珍惜这次机会,甚至冥冥中有着预感,这将会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逆天改命的大机缘,比曾经得到《厚土功》都大!

    不过,事越大,心越静,他此刻抛却一切杂念,全身心沉浸在这次任务中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这份谨慎,一连靠近上百里,都是平静无事。

    “按照地图比例现在,大概进入距离目标百里之内了。”

    徐缓敏锐注意到,这时,自己贴身固定的‘净灵珠’,开始散发出细微毫光,让周身视觉、乃至武道灵觉都不可察的极暗澹黑气显形,又归于湮灭。

    “按照前辈的说法,这只是那‘邪神之种’本能逸散的污染。只是本能,都能够渲染百里之地吗?当真是恐怖!”

    徐缓暗道一声,更加警惕小心,也不再吝惜开始动用真元,将在水中穿行的声音隔绝,同时,拟态变色在视觉上消失。

    在过了百里这个分界线,接下来的路程中,遇到海兽越来越强大,甚至,有一些气息都不弱于他。

    当然,纵然再不弱,也只有一阶层次。

    ——二阶及其之上的所有堕落之妖,此前,已经被方锐清理过一遍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任务,乃是在目标一里之内激活神符,却是没有和这些海兽缠斗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徐缓无声无息,将路上遇到海兽一一绕开。

    仍旧无事。

    他的这份好运气,一直持续到了距离‘邪神之种’寄生的大海龟,还有大约二十里之处。

    且说。

    徐缓真元拟态,隔绝声音、热量、视觉图像,如一道海水中的幽灵,悄无声息向前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时,一道巨大如小山的阴影突然飞快掠过,正是一头一阶巅峰正在捕食的鲸妖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徐缓本在缓缓潜行,在骤然掠过的鲸妖下,根本来不及躲避,就被一张黑暗巨口吞入,开始遭到妖力侵蚀、消化。

    ‘不知道这头鲸妖接下来将去往何处,按兵不动潜伏下去,变数太大了。罢了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,杀!’

    他果断作出决定,反手激活法宝‘三山印’,一股厚重、锋锐之气息散发。

    本来,徐缓是准备打算对准此头鲸妖的谷道,可想到万一如此,杀鲸不死,反遭纠缠,多生变故;又感受到了法宝‘三山印’绝强力量,有把握一击毙命,便临时改变主意,操控‘三山印’对准了鲸妖的脑袋刺出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头玄黑色的尖锐山峰旋转,刺破鲸妖的脑袋,让他破身而出。

    这头一阶巅峰的鲸妖果然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汩汩!

    暗黑色的鲜血涌动,从致命伤口如喷泉喷射,浓郁的血腥味弥散。

    此头鲸妖的尸体本就是极好材料,若是带回岸上,绝对可以卖出天价,若它体内诞生了龙涎香那般奇珍,更是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徐缓却是连检查都没有,冲出鲸妖体外后,瞬间向前离开。

    他是分得清轻重取舍之人!

    鲸妖之尸、可能的龙涎香,固然珍贵,但若是耽误下去,吸引其它海妖前来,因而影响了任务,那就是大罪过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正如徐缓所料,鲸妖死亡的血腥味散开,吸引附近海妖蜂拥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‘邪神之种’寄生的那头海龟本来已距离不远,附近堕落之妖密度极高,在疯狂本能驱使下,密密麻麻,如若妖潮爆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徐缓撞死一条剑鱼妖,又反手镇压一乌贼妖、章鱼妖,最后索性催动法宝‘三山印’膨胀如山岳,挡在前方开路。

    虽然他能级不高,不大可能让‘邪神之种’自主挪移,但如今惊动对方的寄宿体是必然的,以免夜长梦多,这时就全力爆发,速度快若流光,掠向‘邪神之种’寄生的大海龟。

    十八里!

    十五里!

    十二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里!

    过了十里的界限,‘净灵珠’已是明亮如月,为徐缓挡下恐怖的污染。

    但直接的污染被挡下,附带的心魔、堕落之念,却是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正是姜若瑄《道心种魔大法》最好的资粮,但资粮多了也会噎死人的,若是她在此,恐怕就会被反向毒奶,瞬间撑爆。

    徐缓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恐怖的心魔、堕落之念,瞬间如潮水淹没了他的意识,营造出如轮回一般的幻象,只有身躯仍在凭着惯性向前。

    在如此短短距离,短短瞬息间,他好似已经经过了千百世轮回,忘了自己是谁,只有一个执念‘靠近前去,激发神符’,却又凭借着这个执念之锚,赤红的眼睛中竟然又硬生生恢复一线清明。

    若是方锐在这里,看到这一幕,必然都会为徐缓的心性惊叹,他预料到了这任务需要强大的心性,却都没预料到心性要求会是如此之高。

    呼噜噜!

    这时,‘邪神之种’寄生的大海龟见到徐缓这么一只小虫子扑来,不知为何,突然莫名地感到一阵不安,本能排斥对方靠近,下意识张口一吐,一道水龙卷吐出。

    因为‘邪神之种’影响,这一刻它竟然突破二阶,水龙卷裹挟恐怖威势。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距离目标一里多点,还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缓眼睛中维系着一线清明,此时一咬舌尖,做下决定,真元灌注法宝‘三山印’,让它膨胀如海底长出的三座山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毕竟只是一阶,纵使全力操控法宝‘三山印’,却仍是被那水龙卷撼动倒飞,牵连自身都是吐血。

    然而,徐缓这时却向着计算地点勐地一扑,‘三山印’撼动后移搅动水流,让他回旋,向前带出一截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一下,进入了距离大海龟一里之内!

    徐缓双目爆发出夺目神采,激活怀中方锐所赐青紫神符:“成了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封禁中的青紫神符激活,浩瀚伟力横扫而出,感知到这股力量,寄宿海龟体内的‘邪神之种’本能便要应激挪移,但那股伟力却已禁锢了这一片地域,又岂能做到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洋。

    “我所赐之符被激活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等待中的方锐感知到了什么,忽而睁眼,刹那之间已是了然一切。

    “徐缓做得不错,这颗‘邪神之种’,终于让我堵住你了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下一刻,已是消失在此处海面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徐缓激活方锐所赐青紫色神符,封禁此处,让‘邪神之种’应激挪移失败的下一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‘邪神之种’寄生的大海龟身体瞬间僵直,气息消亡,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结束,更恐怖的变化在发生。

    一颗如婴儿拳头大小、色泽深黑、仿佛蕴含世界极致邪恶的球形种子,从大海龟身上悬浮而出,与虚空中一团扭曲流动的漆黑之水碰撞。

    正是‘邪神之种’与堕落侵染的先天水神帝工,此刻二者结合,正在发生未知之变化!

    【,】

    此前,它们能够应激挪移,躲避方锐,现在被封禁了挪移之能,已然没了隐藏的必要,赫然只能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卡察察!

    完成方锐吩咐、重伤的徐缓,这一刻忽而低头,他看到‘净灵珠’浮现出细密的裂纹,最终,一下子崩碎。

    赫然是,污染超标,超过了净化极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了‘净灵珠’防护,徐缓瞬间感到,自己身躯似要出现恐怖的异化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挡在了前方,刹那间,所有污染尽数被隔绝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稍等。”

    他对徐缓微微颔首,拂袖一扫将对方收入洞天,旋即看向前方的怪物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怪物!

    此时,侵染堕落的先天水神帝工已然融合了‘邪神之种’,形貌大体还是曾经见过的现身水神帝工容貌,只不过头顶的跳动的水流变成了玄黑色,体表长满了恶心的鳞片,还有如呼吸一般的恶心肉瘤。

    可谓怪物无疑!

    如果说,这还不算什么,那么,原本五阶巅峰的先天水神帝工,此时在融合了‘邪神之种’后,气息已然破入六阶撼动封禁此处的伟力都有崩溃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大衮!”

    方锐见到这一幕,心神之中,瞬间浮现出‘邪神之种’所归属邪神的名讳,神色凝重,却并未召唤冥君分身而来。

    冥君分身正在点杀邪神化身‘大天魔’深层感染者,抽调冥君分身而来,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,故而,这次他准备本尊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“正好突破天仙境后,还未曾有一战……起!”

    方锐心念一动,身后整个洞天虚影出现,洞天法域之力横扫渗透,凝固方圆三万里之一切,广袤海水中的无数海兽如被冻结入琥珀的虫子。

    这正是洞天法域之力的恐怖!

    若是这一招,针对本土古神,顷刻之间,就能将她门变成普通人宰割,可谓虐菜之大招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堕落的先天水神帝工与‘邪神之种’结合的怪物,邪神‘大衮’的子体却是六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她的身躯盯着洞天法域封禁,瞬间炸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‘大衮’炸开之后,身躯化作一道黑色水流,流过哪里,被方锐洞天法域之力凝滞的哪里就是解冻,被侵染成滔滔黑水,其中的生物也飞快被同化为堕落之妖……

    并且,它们与之前可以转变为母巢的堕落之妖,最高只有三阶不同,这次的堕落之妖,其中竟然有揠苗助长、强行临时拔升的四阶、五阶!

    随着漆黑海水崩腾,那般污染仿佛也在自我繁殖一般,其中堕落之妖越来越多,洞天法域之力都在蚕食,滔滔黑水几欲有荡尽天下之势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‘大衮’,执掌法则乃是繁殖、水,正好与先天水神帝工适配,在夺了先天水神帝工的操控天地之水的权限,可以短暂减弱世界压制,此地又在大海的环境……种种综合之下,她的战力在六阶之中都算是强大的。”

    方锐感叹一声,双手十指忽而如弹琴般舞动,身后灰、半透明、银白三色锁链交织而出。

    正是他所领悟的轮回、光阴、空间法则,此刻融入洞天法域之中,让后者得到了史诗性的版本加强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嗡!

    洞天法域之内,空间挪移,‘大衮’所化黑水、其中堕落之妖,被飞快分割、分散;光阴法则之下,它们飞快老去;轮回法则,直接强制腐朽者消亡……

    三者结合,一条龙服务。

    顷刻间,‘大衮’就开始崩塌式败退。

    然而,她忽然短尾求生,舍弃部分力量,集中剩下躯体,对准方锐洞天之域中的虚空一点撞去。

    卡察!

    此处似乎是一个薄弱点,洞天之域顿时破碎出一道缝隙,让‘大衮’一头扎入。

    赫然,她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败方锐,而是从洞天之域中逃出,进行挪移保命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方锐突然诡秘一笑。

    他又怎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破绽?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方锐身形一闪,正好出现在那处洞天之域的破绽之外,张开袖子迎接冲出的‘大衮’,守株待兔将她收入袖中,继而转移入自家洞天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