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52章,入秋 第(1/2)分页

第152章,入秋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次夜。m.bofanwenxuan.com

    月黑风高,大风呼号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么?!”

    方锐站在房顶,眺望城门方向,可见一颗颗黑点疾速掠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宋哥哥,只咱们黑风寨一寨,能行么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不试试怎知道?”

    宋贡眯起眼睛:“此次重点,在于那些所谓的‘劫妖’。吴军师,你是懂得法术的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吴军师是个小矮个儿,此时捋着小胡子道:“民心似铁,官法如炉,县城中气运浩荡,那位‘妖祖’以法术迷惑的兽类未必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只见:那些劫妖黑鹰载着寨中兄弟,无波无澜,轻易入城。

    “咳咳,未必能……回来!”

    吴军师补充了句:“宋哥哥,不如再等等?勿用急躁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这是老成之言。”

    可很快,就见一群黑鹰重新升空,径直飞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鹰背上跳下:“哥哥,此法能行,咱黑风寨破城就在今日……咦,哥哥你怎么走神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宋贡摆摆手,压下心底对那位‘妖祖’的浓重忌惮,回神抱拳道:“妖大爷们,接下来就拜托了。等破城后,宋某定然好酒好肉招待各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这些劫妖黑鹰通灵,自然是听得懂人话的,颔首回应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后。

    黑风寨分得的五十头劫妖黑鹰,一茬茬运送,将三百精锐运入城中。

    “林兄弟,你带百五十人去军营;其它人,跟我走,包围县衙活捉县尊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连六寨中,表面一体,实则各有探子,黑风寨出动,其余五寨很快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,约定进退,防着那位妖祖一手吗?这黑风寨,怎么先一步行动了?”

    “先入县城,擒拿县尊者,统御六寨……宋贡那厮,定然是看中了此点!”

    “宋贡这个浓眉大眼的,号称仁义无双,竟也如此狡诈!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召集弟兄们,咱们也去光化县城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姓宋的去探路,也好。若是对方不成,那就从长计议;若真破了城,我焦某人自也能跟着吃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夜,黑风寨宋贡一行人的行动,顺利得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县尊还在小妾床上,就被揪出抓了起来,两个五品护卫,也被宋贡此人,以兵家秘法聚集军气轻易干掉。

    究其缘由,还是那一点:即使在县衙这般气运重地,方锐以劫运点化的劫妖黑鹰,也不受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另一队去往军营的,也将光化县军,在睡梦中俘虏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其他五寨首领,在得知消息后,也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宋哥哥好没义气,不是说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也不通知弟弟一声?”

    “唉,这事闹得,就跟我们赶着过来摘桃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哥哥弟弟勿怪!今夜,宋某也只是想着来探探路,谁知道,竟就将县城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宋贡抱拳道。

    就在其他五寨首领一脸无语之时——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时,早在暗中观战的方锐,周身缭绕乌光,披着玄黑披风,轰然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宋贡六人,对方锐皆是有着轻重不一的心理阴影,此时,一个个神情肃然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如之前约定,光化县城中的财货我分文不取,尔等皆可分得一份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除黑风寨之人,其他五寨首领皆是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宋贡拦住身后想要说话的黑大汉,笑道:“控制光化县城,以及后续守卫,还要仰仗各位哥哥弟弟援手,自当人人有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言而有信,我焦某人佩服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宋哥哥也是仁义无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双手下压,让这五寨首领安静:“按照昨日的约定,率先破城、擒拿光化县尊者为王,统御六寨,你们五个,都将手下人交给黑风寨吧!”

    这话出来,轮到黑风寨之人面露喜色,其他五寨寨主面色难看,安静片刻后,纷纷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如我们认宋哥哥为首,兄弟们还是自家管理?”

    “我白石寨中,兄弟们脾气可不太好,万一闹出些事情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”

    宋贡打圆场道:“要不就如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信,只要有了名分,以后迟早能将这些人收服。

    方锐抬手打断了宋贡,扫视其余五寨寨主,淡淡问道:“你们都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宋贡能等,他可懒得磨磨蹭蹭!

    五寨寨主对视一眼,皆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焦某人,也不是不守承诺之人。可没了手下弟兄,岂不是成了光杆?还不如在山上称霸一方!”

    白石寨主焦猛咬了咬牙,大着胆子开口,可越说越有底气:“老子不伺候了!还是回山上快活,这城中的好处,不要也罢!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方锐面具下,嘴角勾起:“那我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就在其他四寨首领准备有样学样之时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焦猛刚转过身,身躯突然如西瓜般炸开,四分五裂,鲜血飙射,溅了旁边四寨首领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四寨首领都被震懵了。

    饶是吃瓜的宋贡,亦是瞳孔一缩,为方锐的喜怒无常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给你们脸了,都不认识自己是谁了?!”

    方锐霸道看向剩下的四寨首领:“这不是商量,而是命令。我再问一遍,谁赞成,谁反对?”

    训狗,自然要恩威并施,之前分了好处,这时就该打一棒子,让这些狼崽子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赞成!”

    “焦兄弟狂悖,不识抬举,死得好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焦猛的血,让剩余的四寨寨主彻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意识到了,如今光化县城已破,自己没想象中那么重要,完全可以全屠了,重新募兵。

    在认清现实后,四人心中,皆是在为慢了黑风寨一步暗暗后悔。

    “宋贡?”

    “在,大人请吩咐!”

    “城中穷苦百姓哪有油水,抢他们……老子丢不起那个人,要去抢就抢大户。金银大药你们自留,秘籍给我抄录一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宋贡抱拳,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他是有大野心的,自然知道:欲成大事,需要一个好名声,可下面弟兄并非皆是良善,有了方锐的命令约束,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。

    ‘即使兄弟们有怨气,也潜移默化引导,转移到……我做好人。’宋贡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之间,光化县城百姓发现天变了,城中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昨夜没什么动静,就换天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听到城门方向的攻城厮杀声,这些人难道是飞进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“听说,攻破县城的是贼匪,这可是祸事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,这支贼匪似乎……不一样,对咱们小老百姓秋毫无犯,还免了苛捐杂税……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,可这股贼匪竟然如此纯良,这可真是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到方锐租住的小院门口,宋贡还感觉跟做梦一样,昨日,他还只是一个山匪头子,今日就成了一县之主。

    那般风光,那般神气……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宋贡深吸口气,收敛了在外人面前的傲气,下意识放轻脚步。

    “宋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黑厮,就在外面等着,我一人进去即可。”

    宋贡缓步进来,见到方锐正拿着一柄大剪刀,在修剪院中草木。

    明明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做着这种事,却是莫名地自然和谐,身上更有着一股‘人间见我尽低眉’的霸气。

    ‘这到底是怎样神秘的一个人啊?!’

    宋贡清楚知道,外面城中传他用兵如神,可……那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昨夜破城的真正功臣,乃是眼前这个惊鸿一瞥、如云龙出手的楚狂人,他黑风寨只是光化县城表面的主人,这位才是隐藏背后的黑手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宋贡语气谦卑讨好,汇报道:“城中普通大户,已抄家不少,缴获的秘籍传承正在整理,稍后,便给您送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,城中真正两大顶尖家族与帮派联合,不好轻动……城中粮食也紧缺……兄弟们被约束不扰百姓,心中也有些怨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。什么两大家族,抄了就是,一切问题自解。”

    方锐语气淡淡:“如今,你手中上千人,三百劫妖黑鹰,军阵加持下堪比上品武者,别说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不愿做?还是有别的想法啊?”他一眼瞥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大人容禀!”

    宋贡下意识想起昨夜焦猛身躯炸开的景象,额头渗出涔涔冷汗,忙解释道:“城中上下官吏,与两大家族联系密切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牵一发而动全身,若是贸然抄家,恐怕全城瘫痪……我们本是贼匪,皆为粗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绑架了官僚体系么?呵呵!”

    方锐冷笑一声:“底层小吏,与那两家也不过依附关系,若是识时务最好,不识时务,换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中高层,晚些时候,我给你一份名单。”

    他轻描淡写,随口就解决了让宋贡头疼不已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是,有大人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等回去,我便对两大家族动手。宋贡杀气腾腾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下面有朝廷官兵屠村灭寨,将他们打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会不会刺激大虞?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谨记。”宋贡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方锐注视着宋贡离去的背影:‘我观此人有些心向大虞,最好不要怀着什么招安的心思,否则……’

    “叔叔,饭好了!”这时,辛雪儿从厨房探出小脑袋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。

    方锐以神通‘天子望气’,观望气运,选取人才,作为官僚替代,给了宋贡一份名单。

    此举也算是掺沙子,再加上劫妖黑鹰,足够对黑风寨保持影响。

    在方锐的帮助下,宋贡很快掌控光化县城,并开始向外扩张。

    因为劫妖黑鹰的关系,再加上此人有些能为,势如破竹,一月之间,连克数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宋哥哥仁义之名传遍三县,天下只知宋相公,不闻大人啊!”苏泊秘密来访,叹息开口。

    这正是当日的祁连六寨之一,清风寨主。

    方锐深深看了此人一眼:“若无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泊不敢多言,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。

    很快,又有人来到,这次是当初的花岗寨主康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方锐找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怎么来了?快快请坐,我亲自给您倒茶。”

    宋贡一如往常地殷勤。

    只是,若是观察此人的微表情,就能看出他比往日少了些畏惧。

    也是,连克数县,自领宋侯之位,身边所见之人皆是奉承,怎能不飘呢?

    “茶就不喝了,我此来,是听说你下令放走一支屠村灭寨的朝廷官军,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如此霸道之语,让宋贡面色变了一变,不过很快又露出笑脸:“大人,您听我说,是这样,我觉得,我们目前应当以保存实力为主,不必过分刺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理解,你想着投诚朝廷吗?”

    方锐手指瞧着桌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宋贡在这一刻突然感知到了死亡的危机,心尖一颤,不过,想到了自己的准备,又是镇定下来:“是又如何?大人还是莫要太过逼迫,人各有志,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“此处已被我心腹手下重重包围,大人家中我也已派人前去,大人最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不装了,将仁义面孔,彻底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一族男丁当满门灭绝,女眷充入营妓……”方锐声音平静,如行刑前,宣读判决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好好好,这是大人逼我的!”宋贡脸色一狠,蓦然拍手。

    “谁人敢伤我宋哥哥?!”

    霎时,如雷霆炸响般的声音中,一个黝黑汉子带着甲兵冲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宋贡在兵家秘法之外,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门气运秘法,头顶悬浮出如实质化的黑蛇腾云之象。

    吴姓军师亦是现身,掐诀之间,一道道阵法灵光升腾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底气?!”

    方锐拂袖之间,灵元涌动,化作飓风席卷,崩裂阵法,打散军阵,直接将那黝黑汉子、吴姓军师炸碎。

    其他甲士,更是如断了线的风筝纷纷倒飞。

    踏踏踏!

    宋贡更是连退数步,头顶黑蛇腾云之象,如琉璃般破碎。

    “死来!”

    方锐身形一晃,如瞬移般掠去,将宋贡整个人掐住脖子提起。

    “嗬嗬!”宋贡怒目圆瞪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奇怪,为何你的气运、兵家秘法对我无用?因为,你的文武根基,都是我赐予你的啊!”

    在宋贡哀求的目光中,方锐轻轻一捏,此人身躯湮灭粉碎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!”

    一条气运黑蛇出现,化作反噬,可在撞向方锐之时骤然崩溃。

    “若是一条军政俱全的蛟龙,我还忌惮三分,可气运黑蛇么?呵呵!更别说,还是我赐的根基!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方锐清理一番,召集宋贡麾下文武,宣布道:“你们宋侯造反,已被我格杀……”

    下方众人闻言面色怪异,主公造反,这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李侯,此方势力新的主人。”方锐环顾一圈,突然一指李昱。

    这是当日的黄风寨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他(我)?”当日的其他寨主齐齐惊呼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只有此人没来找过我啊!”方锐脸上浮现出一抹恶趣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返回。

    紫羽鹤振翅飞来,对着门外的尸体一阵比划,表功。

    “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结果,方锐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紫羽鹤实力乃是上品,更别说,他在辛雪儿身上留下了一缕念头。

    就如当初包思存在李玄通身上的布置,方锐此般手段,一般超品都可抵挡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雪儿,方才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方锐笑了笑。

    辛雪儿帮他找回本心,他照顾对方一程,在这个过程中,聊以慰藉,陪伴。

    若说她是拖累、弱点,远不至于。

    方锐会做好布置,尽量不使辛雪儿陷入险境,但也不可能给予当初方灵、囡囡的地位,为了她不去冒险,全心付出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辛雪儿当初的选择,必然要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世界,何处无风险?相较之下,在方锐身边反倒是危险微乎其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月后。

    李昱再克两县,全踞一府,然后就被方锐叫停。

    ‘这个时间,一府就是极限,再多,大概就会迎来大虞铁拳打击了……如今,这个模板已验证在凉州可行,是时候培养出更多的蛊虫了。’

    方锐下定决心:“雪儿,走,咱们搬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辛雪儿乖巧点头,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她的东西很少,给她买两件的衣服,还有一件她娘的旧衣物。

    方锐的也不多,一盆碧玉荷,然后就是窗台上的泥人、风铃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一叶枯黄的叶子,从窗子晃晃悠悠飘入。

    “入秋了啊!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着,拂去叶子,将最后一对泥人收起。

    忽有故人心上过,回首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