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84章 帝降 第(1/1)分页

第184章 帝降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184章 ,帝降

    阵法既出,天地立变。m.julangge.com

    原本,应无极的神火已将雨云烧散,雨过天霁,晴和景明,此时却又见漫天星斗。

    脚下也非是山石泥土,而是暗灰色的结界之力。

    赫然已不在两界山,这乃是阵法形成的空间,自称一界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方锐身形疾闪后退,肃身而立,警惕与应无极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方才,应无极释放阵法太快,根本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并非他大意,而是:此等手段,即使在之前的战斗中用出,避开的可能,也只在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再加上,刚刚签订契书,方锐虽然没有放下警惕,但契书签订后,绷紧的心神刹那间舒缓,乃是人之天性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老家伙翻脸不认人,前一刻还笑嘻嘻,下一瞬就抓住这刹那之机,释放出了这般奇阵?

    不过,方锐始终保持着武道、灵师途径合一的状态,倒也不惧就是了。

    ‘这似乎是某种困阵?’

    他暗忖着,淡然看向应无极:“应真君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留道友一段时间罢了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哈哈一笑,抚须自得道:“此为‘九九星斗封天禁断大阵’,以先天至宝‘玉皇封天书’的一缕本源,佐以秘法炼化结界之力入识海,可一念释放,阵成后借取周天星斗之力形成封禁。”

    “此阵由我这位玄域真君主持,更有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作为阵眼,道友是万万破不开的,还请在此,陪老夫待一段时间吧!”

    实际上,他等方锐签订契书后,才启动阵法,的确是为了抓住心神破绽,增大将方锐困住的概率。

    同时,先签订契书,也是怕猝然将方锐困入阵中,将其激怒,方锐情绪化下直接不签契书了。

    “哦,是么?!”

    方锐以神通‘天子望气’观望,发现此阵,一时间还真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不过,应无极说的‘万万破不开’……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手中掐指推算:“道友这‘九九星斗封天禁断大阵’的确厉害,可既然借助星斗之力,自然也为星斗之力所限,若我所料不错,一月之后天象变动,届时阵法即有疏漏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慧眼!”

    应无极脸上的笑容一僵,转而,发出一声赞叹。

    也就是之前看到:方锐并未遭到神通封禁反噬折损根基,反而实力大进;爆发秘术似乎没有时限;‘阴阳神火符’生成的太阳真火、太阴真火,都不能奈何方锐分毫……

    震惊的次数多了,差不多都快震惊习惯了,此时才没有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“能困住道友一月,已达到我心中底线,若是一月后,道友能破阵而出,那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方锐笑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月后天象变动,阵法有漏,对别人来说,抓住这个时机或许很难,但对他来说却自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应真君还未解释,为何以下作手段困我在此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使用下作手段困住道友,实是无奈,道友每有惊人之举,若出去主持南虞军略,我不放心啊!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应无极对方锐的忌惮、大虞皇室对方锐的忌惮,是真的。

    另外,此言也是暗暗吹捧。

    ——这阵法困人,亦困己,若是方锐在这里对他动手,虽然杀不了他,可将他当做沙包般打来打去,那也让人窝心不是?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还是我的荣幸了?”

    方锐哂笑一声。

    别看应无极此时对他客客气气,满面和气,还似有讨好之意,可他清楚知道,自己一旦维系不住武道、灵师途径合一的状态,滑落伪天心境战力,这老家伙立刻就会翻脸,悍然动手。

    那份契书,约定彼此不可屠杀军队、百姓,却从没禁止彼此相互厮杀!

    ‘只是,此人若是打着将我困在此地,等待我伪天心境战力维系不住,再落井下石的想法,那是想瞎了心!’

    方锐有神通‘枯木长春’供给生命元力,持续修复身体,自然可以长久维持此时状态,特别是在不剧烈战斗时,消耗更小。

    两百万劫运点岂是等闲?

    更不要说,外界持续反馈的劫运点,神通‘枯木长春’消耗劫运点的速度,都未必比得上劫运点攀升的速度。

    方锐深深看了应无极一眼,淡然盘坐,挥手间一方巨大棋盘出现:“应真君,可要与我对弈一局,打发时间?”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落座下来,以‘阴阳无极剑’阴阳二气化作黑白棋子,一边下棋,一边好奇问道:“道友被我困于此地,难道就不急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急?”

    方锐淡然反问,捻起一颗棋子,以灵力打出落下:“我在这里,应真君也在这里,大虞、南虞双方顶端战力皆困于此,这般情况下,若是南虞上下连大虞一月都抵挡不住,那要他们何用?”

    一个势力想要崛起,除了顶端战力外,中下层也要争气。

    顶层战力方面的压力,他已经挡住了,剩下的,那是南虞上下、文武群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‘大虞百万禁军,按我估计,南虞是挡不住的,不过仅仅支撑一月,若是上下一心,绝对绰绰有余。’

    方锐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这也是对南虞上下的一个考验,若是如此小小劫难都承受不住,那有何资格与他一道分享荣耀?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若是南虞真的不行,连一月都支撑不住,就被大虞灭了,烂到了那种程度……

    那便罢了!

    方锐宁可洗盘重来,以待下次。

    “道友竟是如此心态?老夫佩服啊!”

    应无极敬叹不已。

    如此自信、如此豪情,让他都不由生出自惭形秽之感,可敬叹归敬叹,若是让大虞如此冒险,那是万万不敢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月时间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外界局势飞快衍变,两界山‘九九星斗封天禁断大阵’中,却自成天地,隔绝与外界沟通,方锐、应无极两人因此对大虞、南虞情报也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期间,他们表面一团和气,实则彼此各自警惕。

    应无极一直在等待方锐秘法时效过去,跌落伪天心境战力,趁机扼杀。

    可令他失望的是……

    三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七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十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将近一月过去了,方锐气息依旧不见半点衰弱,始终昂扬。

    ‘这不合常理!此子到底是如何做到,如此长久维持伪天心境战力的?罢了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’

    ‘重要的是:这次不除此子,来日必成大患呐!’

    应无极心中叹息着,为此次没能诛杀方锐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‘一月之期已至矣!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一动,体内真仙法相供能,激活武神最强状态,炽烈能量形成浓郁红光冲出体表如火山喷发,瞬移般破碎身前棋盘,一拳将猝不及防的应无极打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赤红光柱冲天而起,撼动阵法,让自成一界的‘九九星斗封天禁断大阵’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外界天象变动,牵引阵法内部上空的星斗变幻,又在如此冲击冲击下,内外合法,让整个大阵蓦然出现了一息凝滞。

    “就是此时!”

    方锐激活神通‘纵地金光’,身化流光,‘唰’地一下冲霄而起,破碎空间,遁空不见。

    而直到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被打飞的应无极,才稳定身形:“年轻人不讲武德啊,为防老夫出手阻止,竟然不声不响地先一步偷袭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般神速的神通,我都远远比不上,此子的底牌到底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唉,能困住此子一月,已是极限,陛下,老祖我尽力了啊!”

    应无极解散阵法,离阵而出,以秘法联络上洛,在沟通一番获知最近一月信息后,不由大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也不知那人得知如今天下局势,会是何等精彩的表情?幸好老夫有先见之明,签订契书,让那人不能对大军、百姓出手!”

    笑过之后,应无极冷静下来:“虽说即将尘埃落定,但未曾彻底覆灭南虞,盖棺定论之前,还是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夫还得去前线坐镇,方可确保万全呐!”

    他喃喃着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‘九九星斗封天禁断大阵’而出,离开两界山。

    方锐取出一沓‘千里传音符’,发现在这一月内,李昱、关治、鲁飞等人,南虞文武,一开始,每日都曾数次‘打电话’过来……

    直到三天前,突然全部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还有虞云澜,也都曾主动联络过来两三次,最近一次是今日。

    这些联络,因为阵法阻隔,自然尽数失败。

    “看来,发生大事了啊!”

    方锐眸光一闪,反向联络回去,却发现:李昱、关治等人,竟然无法接通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,想了下,又联络虞云澜。

    这次终于打通了。

    “方道友,你这些日子去了哪里,为何联络不上?”虞云澜素来清冷的声音中,罕见带着一丝关切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联络方锐两次,没有接通,以为方锐有什么事情,再加上并未感应到方锐遭遇危险,就没去管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第三次联络,仍旧没能接通……若非方锐此时主动联络过去,虞云澜已经准备安排上清身来寻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与应无极打了一场,被阵法困了一月,之前答应你共同沟通天道,可能要晚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方锐简单说了一下自己情况,然后,就提出询问:“虞道友,你可知道南虞近一月的状况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些,永定帝携大虞禁军御驾亲征,一路大胜,已包围南虞都城建业,正在进行最后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虞云澜作为宅女,本来对这些事情是不大关心的,可因为与方锐相关,也稍稍关注了些。

    “谢过虞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州,建业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如血一般霞光下,苍茫悠远的号角声吹响。

    残破的建业城外,大虞禁军如潮水退去,令行禁止;反观城墙上的南虞军,一个个面露疲色,好似劫后余生。

    “我将南虞大军交给关治,他就给我带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方锐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在他神通‘天子望气’的视野中,大虞八十万禁军军容整齐,煞气冲天,形成一条昂扬的金龙。

    反观城内,五十万疲敝之兵士气低落,军气化作一只小了足足一圈的疲敝黑虎。

    “气成黑虎,怎么是鲁飞带兵?”

    方锐心中疑惑重重,潜入南虞军营,南虞军气对他极为亲近,没有半分排斥压制,一路畅通无路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鲁飞主持战事一天,回归主帅大帐,突然感觉到其中有人,不由怒目圆瞪大喝一声,浑身煞气席卷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方锐转过身,万人屠的煞气迎面而来,对他却只若清风拂面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终于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此时见到方锐,竟然是一个滑跪过来,抱着方锐大腿,声泪俱下:“主公啊,您的南虞……完了!”

    “不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方锐压下心中重重疑惑,拂袖一挥,清光缭绕将鲁飞扶起,淡然道:“从一月前开始说吧!”

    之前,虞云澜也说了些情报,不过太过简略,要知具体情况,自然还得看鲁飞这个南虞大将。

    在方锐天塌不惊的心态影响下,鲁飞也渐渐平静下来,瓮声道:“主公,一月前,大虞皇帝老儿带着百万禁军南下那些天杀的世家也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就是:永定帝携带大虞百万禁军南下,各州半仙世家也开始出手,凶猛反扑!

    对此,关治的应对是:收缩兵力,保存实力,期间也找机会打了三场大会战。

    可南虞军硬实力不如大虞禁军,又没有了劫妖配合,三战三败,唯一还好的是,损兵较少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个时候,”

    鲁飞恨恨道:“主公,咱们皇帝,不,李昱那个孬种,带着他女人逃了,投诚大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方锐脸色一变,罕见地第一次失态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李昱这个南虞皇竟然会投诚大虞!

    ‘李昱疯了吗?好好的皇帝不做,去投诚大虞?从鲁飞的话中得知,当时,关治虽然三战三败,但南虞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啊!’

    “此中必有隐情,你给我详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鲁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