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59章风起 第(1/2)分页

第59章风起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夕阳西下,一轮火红的圆日掩映在西边群山间,橙红色的余晖渲染半边天空,跨过千山万水,越过斑驳的黄泥墙头,打落在院子中的石桌上。www.boaoshuwu.com

    于是,落日与晚霞一同被盛进酒壶,倒入碗中。

    “那位斩杀老虎帮帮主崇季虎、野狼帮帮主段狼,为民除害的好汉,我是敬佩的,恨不能相见,亲手敬此人一碗!”

    江平安遗憾叹息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必是一位潇洒不羁、快意恩仇的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方锐深以为然地点头,举起酒碗:“不说这个了……来来来,江兄,喝酒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和江平安碰了下碗,心下暗道:‘我这就当你敬过了。’

    “好酒!”

    江平安一饮而尽,将落日与晚霞一同饮进了肚子,‘哈’地长长吐出口气,捻起一颗茴香豆,在嘴中慢慢嚼着。

    他说起了如今城中局势,神色欣然:“义军抄家大户……放粮救济……分田……如今,城中已是彻底安定下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‘江兄此人,是极有趣的。’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以往,官府烂到了骨子里,江平安和光同尘,随大流捞外快、油水,却也有着心中底线,不去做大奸大恶之事;

    太平贼围城,城中混乱,老弱遭难,如儿子牛墩一般年龄的孩子惨死,江平安喝得大醉时,会指着心窝子说‘看着窝心’;

    如今,义军掌控常山城,要下面人执行‘好政策’,江平安也会精神抖擞,全力配合施行下去,宁可自己受累一些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话本上的英雄,道德圣人,更不是什么小人,只是现实中,一个鲜活、有着自己道德底线的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份真实,长久相处,方锐才会将他当成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方锐端起酒碗,小口咂着酒,附和道:“这些日子,城中是安定不少。”

    这就很讽刺,所谓的‘太平贼’主政,竟然比以往虞国官府治理得还要好。

    至于老虎帮之类?

    那些东西,就如阳光之下的阴影,什么时候都不能根除……不说这个世道,就说方锐前世,不也是么?

    这些东西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方锐突然问道:“江兄,你可见过那位玄通大将军,此人如何?可如外面传闻的那般,身高八尺,五大三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没真见过。”

    江平安摇头:“如我这般捕快,虽说是脱离了底层衙役,可面对玄通大将军那般人物,还是没有靠上去的资格,当然,远远看上一眼还是不成问题的……只是,近几日,玄通大将军都没出现,问别人也没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说,这般时候,那位玄通大将军应该多多露面,稳定城中人心才对……可一连几日不见人,这就有些奇怪了。”方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这般想着,最好出面稳定人心的……还有,抄家的大户,我本以为,林家会是第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杀猴儆鸡,拿林家开刀,城中其它大户都会老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没想到,”

    江平安脸上也是惊奇:“到了现在,其它大户已经抄得差不多了,反倒是林家,一直还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方锐听着这些,眼睛眯起,送到嘴边的酒碗蓦然一顿:‘那位玄通大将军不出现,是有什么苦衷?还是说,根本就不在常山城?!’

    ‘老爹也去执行了什么秘密任务,藏得严严实实,保密性极高,连我这般家人,都见一面而不可得……如果在常山城的话,不至于如此……’

    ‘所以,老爹多半不在城中了……是跟着那位玄通大将军,一同离开了?!’

    ‘可不在常山城,又能去哪?’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锐脑海中,陡然闪过一道灵光:‘莫不是,去了其它县城,诈城去了?’

    ‘是了,这还真有可能!’

    方锐一念至此,思路顿时开阔:‘太平贼攻破常山城,得到县尊印信,乃至收拢几个降官都不成问题……如此一来,伪装成常山城溃兵求援,诈城……再联合别地的贼军,还真有不小成事的可能!’

    ‘甚至,趁着虞国官府没反应过来,兵贵神速,故技重施,势如破竹都不是不可能……’

    与此相比,铲除常山城林家,确实就没有那般亟需了。

    ‘好算计啊!’

    方锐越想,越是觉得就是这般。

    他前世,可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,想象天马行空,不拘泥于一城一地,什么都敢想敢猜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反而有时候更可能触及真相。

    “方兄弟怎么了,想什么哪?”江平安见方锐怔住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方锐回神,脑海中闪过那些念头,现实不过一瞬,连忙喝了口酒,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不是吝啬于告诉江平安自己的猜测,而是:这些消息说了,对江平安是祸非福,反而麻烦。

    江平安也没在意,继续道:“不过,我看,就在这两日,义军、夏家,怕是要对林家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这还要感谢那位杀了老虎帮帮主崇季虎、野狼帮帮主段狼的好汉,”

    他幸灾乐祸道:“此二人一死,林、夏两家矛盾激化,摆在了明面上,夏家想不动手都不行了……不然,别人还以为夏家怕了!”

    “而夏家只要一鼓动,并表示,自家愿意承担主力,义军多半也不会拒绝,毕竟,林家那庞大的财富,可是让义军上上下下都眼馋无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方锐颔首,思量着这其中,有没有自己可操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‘李玄通不在,城中四品,也就林家、夏家老爷子,两人再一对上……我这个五品,似乎就足以左右城中局势,搞风搞雨?’

    ‘冷静!淡定!’

    方锐迫使自己平静下来:‘搞风搞雨做什么?低调,还是要低调!’

    ‘嗯,主战场我不去掺和,任由他们打生打死,守在外围敲闷棍,浑水摸鱼,捞些好处分一杯羹,顺便再看看,能不能弄死几个林家人,报仇了怨,这总没问题吧?’

    两人喝着酒,闲聊着,从城中局势、两大家族,一直说到了各家琐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方兄弟,你在甜水井胡同那边院子,隔壁的孙老汉家,还记得吧?那家大儿子孙胜,兵败从了义军,可刚回来不久,就失踪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平安不胜唏嘘道:“孙老汉成了绝户,这两日也是破家了!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?”

    方锐脸上,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,没有半点异状,心中却是暗叹:‘孙胜一事的手尾,彻底了结了。’

    他联想到自身,脸上不由亦是露出唏嘘之色:‘我若是在外面出事,娘、三姐姐、囡囡、灵儿,即使在地窖中,能喊人帮忙出来,那也是成了绝户……’

    ‘哪怕有江兄帮忙,恐怕都难过,一时还可勉力支撑,时间久了,迟早也会被别人吃得渣都不剩。’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锐暗暗警醒自己:行事要小心,小心,再小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喝了会儿酒,天色还没有全黑的时候,江平安就告辞离开,说是家里那边做了饭,晚上还有公事,没在这边留饭。

    江平安刚走没多久。

    外面,突然响起过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去往林家的方向?!”

    方锐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头戴红巾、披坚执锐、如一字长蛇行进的太平军,眼睛微微眯起:“果然,我斩杀了老虎帮帮主崇季虎、野狼帮帮主段狼,激化了林、夏两家矛盾,义军、夏家,这是要提前对林家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‘选在夜晚,恐怕也是为了尽量减小恐慌,惊扰百姓……’他暗忖道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有义军衙役,挨家挨户过来通知:‘晚上听到喊杀声,不要害怕,那是大户狗急跳墙,无需理会,闭门静待、不要出去即可。’

    “这是不加掩饰,要对林家动手了?是了,派兵包围林家,这已经是彻底撕破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,可谓图穷匕见,还何须隐瞒?也瞒不住!”

    方锐想了一下,交代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去院子中玩,自己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方锐关上门,在床上盘坐:“林、夏两家,除了夏家老太爷、林家家主两个四品外,应该还有五六个五品武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说这般的主要战力,两家也会相互盯防、对上,多半不会出现在外围,但,稳妥起见,还是须得再提升一波!”

    方锐要提升的,自然不是功法——劫运点还远远不够,而是武技:《夺命刀法》。

    正好,他的朴刀,之前江平安过来喝酒时,已经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闭目。

    方锐意识沉寂左上角的光点,打开面板,看向技能一栏的《夺命刀法》:“之前没有提升它,是因为境界最重,另外,存着一定劫运点备用,也可以防备意外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诸如:突然出现瘟疫,或者方薛氏、三娘子、囡囡、方灵突发急性病症,医术不足,可以临时提升之类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,劫运点已经不少了,提升《夺命刀法》到一定程度后,还有结余备用的,不必再担心这一点!”

    【劫运点:591】。

    是的!虽然距离上次突破五品,才过了三四日,可劫运点数目,已经从上次的二百五十多点,来到了将近六百点。

    这是方锐斩杀老虎帮帮主崇季虎、野狼帮帮主段狼,以及激化城中局势,加剧林家覆灭,所带来的的反馈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,提升《夺命刀法》!”

    方锐意念在《夺命刀法》后的‘+’上一点。

    伴随着面板上的劫运点飞快减少,熟悉的清凉气流再现。

    如上次提升《方氏医术》一般,那些清凉气流并没有如突破境界时游弋全身,而是萦绕脑海不散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。

    方锐感到自己的思维仿佛被拉长、加快,脑海中《夺命刀法》一段段字句闪烁浮现,进入了顿悟状态。

    并且。

    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小人,在一遍遍演练着《夺命刀法》,从生疏到入门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:只有短短几个呼吸,这种状态就被打断,让方锐激灵灵一个颤抖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20劫运点,入门啊!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提起身前朴刀,感觉劫运点提升‘入门’后,无师自通地懂得了一些技巧,学会使用这柄朴刀了。

    ——不再是以前那般,只凭借身体属性,直来直去。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《夺命刀法》的‘+’并没有黯淡,他意念倾注其上,再次一点。

    劫运点-50,《夺命刀法》熟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劫运点-100,《夺命刀法》精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再继续!”

    劫运点-200,《夺命刀法》小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方锐睁开眼,看向面板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221】

    【功法:养身功(登峰造极)】

    【境界:五品(洗髓)】

    【技能:方氏医术(精通)(+)、驯兽术(未入门)(+)、风水术(未入门)(+)、夺命刀法(小成)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技能一栏,《夺命刀法》后的‘+’已经消失,其它三门技能后的‘+’,却依然还在。

    显然,剩余的劫运点,足够防备意外。

    “第一门小成级别的技能啊!”

    方锐关闭面板,抓起身前朴刀,不同往日,这一次,手中朴刀有种如臂使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把刀,就仿佛他身体的一部分,或者说,身体的延伸,握着它,本能地就知道如何利用这柄朴刀出招、应对……

    甚至,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,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自身力量,杀人夺命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这夸张。

    什么叫小成?小有成就!

    这个时代,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水平,就敢称‘有成’的——小成,那也是有成。

    如果说,‘精通’等级在业余中算是高手,那么,‘小成’就进入了专业领域。

    刀口舔血的悍匪,杀人有技的杀手,在刀术上,一般也就这个水平!

    大成?

    那已经是专业级之上,大师级别,没有顶级天赋、悟性、努力,是不可能成就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一门刀法,也不要看得太神奇,再如何,这也就是一门技能,可以利用,却不可过分依恃!”

    如方锐所料的那般,所谓武技,是实力的放大器不假,但,几乎很难跨越境界。

    就好比一只蚂蚁,草茎耍得再好,管伱是举重若轻,还是举轻若重,来个小孩,一根手摁下去,说摁死你,不就摁死你了?

    普通人刀法耍得再好,可反应速度太慢,也照样砍不中,人家一颗数百斤的巨石砸过来,照样死翘翘!

    至于什么普通人,将刀术练到大成、圆满,出神入化,就可以砍出刀意、刀气什么的?

    洗洗睡吧!

    “我遍数前世历史,惊才绝艳者不知凡几,却也从未听闻过,能砍出什么刀意、刀气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深知一点:人前显圣,那是需要本身实力支撑的!

    所以,武技不是没用,在相同重量级的对手之间,还是非常有用的。

    可跨越一品境界,就如举重相差巨大的两个数量级——尤其是到了中品以后,这种趋势,愈发明显!

    以下伐上?

    不是完全不可能做到,但真要跨越一品境界,至少要达到圆满,才有一定可能性……而且,还不能是七品到六品,四品到三品这种质变的品级!

    “《夺命刀法》,这破武技虽然质量不咋地,但那也是小成,进入了专业级,哪怕在专业级中属于中下,可吊打精通级别的其它刀法武技,还是不难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小小的常山城,别说‘大成’的大师级,就是将武技练成‘小成’的人,恐怕都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而林、夏两家的那五六个五品武者,养尊处优,少有搏杀,对他们来说,‘精通’级别的武技就是极限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的五品实力,加上小成的《夺命刀法》,综合实力,在整个常山城中,大概也只在那两个四品武者之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,我不深入,就在外围敲闷棍,顺便报仇了怨,安全性还是很有保障的。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起身负手而立,站在窗前,目光透过无边深沉的夜色,仿佛望到了此刻的林家:“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啊!”

    恰此时,窗外,有风骤起,吹动草木剧烈摇晃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月上梢头,万家灯火亮起。

    在方锐特意交代下,今日,方家晚饭比往日提前了一些。

    今日晚饭:炒豆芽、鸡蛋羹、炒腊肉,一大盆白面馒头,白面面条。

    下午时候,江平安过来送刀,也带来了一批采买的物资:鸡蛋五斤、腊肉十斤、黄豆十斤、干蘑菇一大包……

    ——如今市面上,蛋、油、肉一类的紧俏货,是相当稀少不假,可那是针对武者大量采购,若是如方家这般,有钱、有人脉,买够三五口普通人生活的紧俏物资,还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正好,因为得了老药、大药,有药膳补充,方锐对普通食物的需求大减,相对应的,这些方薛氏口中‘好东西’,她、三娘子,还有俩小不点就能吃得更多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:如今,方家的生活质量,与常山城中弱一些的大户子弟待遇,都差不了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娘、三姐姐、灵儿、囡囡,都快坐下吃吧!”方锐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锐哥儿,如今咱家的生活,就跟做梦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方薛氏感觉十分不真实:“这般的饭菜,在前些年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哩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是锐哥儿有本事。”三娘子看向方锐的目光满是倾慕。

    “嗨,这算什么?好日子都在后头哪!”

    方锐给各人夹菜,特别是两个小丫头,一人一大筷子腊肉:“灵儿、囡囡,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多吃些!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因为营养跟上,方灵、囡囡这两个小丫头脸蛋变得白里透红,愈发水灵,也没有以往那般泛黄分叉的头发了。

    “哇,谢谢兄长!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锐哥!”

    感受着俩小不点,还有方薛氏、三娘子开心的情绪,方锐心中亦是欣然,有着一种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提升实力,不就是为了保护眼前这些人,让一家人过上不错的生活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