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52章 ,神话 第(1/1)分页

第252章 ,神话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52章 ,神话

    上古沉没的大洲重出,从灵气中提取的污染投放,不过方锐随手之事,落于人间,便成了神话。www.aihaowenxue.com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,一望无垠的海面上,阳光粼粼跳跃波动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艘蒸汽渔船开来。

    甲板上站着一个中年,因为海里来、风里去,面容颇为粗狂,胡子、头发却梳理得一丝不苟,这人正是这艘蒸汽渔船的主人,人称‘老徐’,真名徐大任。

    在过往南虞轻徭薄赋的大环境下,他胆子大,运气也不错,找到了一处稍远海的洋流鱼潮,没少挣钱。

    这不,拿出积蓄买了这一艘蒸汽渔船,升级换代,扩大规模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“小叔,郝叔他们问,还有多久能到呐?”

    侄子徐昌上来,回身给舱室落锁。

    洋流鱼潮的位置,那是机密,足以传家的,也只有自家人才没太大避讳,其它他外人途中一般都不许上甲板的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,还有一二里。这蒸汽船载重是木船十倍以上,捕捞一次,就是大收获啊!”徐大任挥舞着拳头,三十出头的人,仍然朝气澎湃。

    “咱们沿海的海鱼便宜,那些厂子,将海鱼加工成鱼干、鱼酱,卖去内陆,价格才高哩!”徐昌语气满是羡慕。

    “会有的,都会有的,将来我也要开个厂子。”

    徐大任回头,拍拍侄子肩膀:“跟着你叔我干个一半年,买房、媳妇都有啦!”

    “您自己都还没娶媳妇哩!”徐昌小声都囔。

    “我要娶,就娶读过书的,那样的媳妇,在床上,抱着日起来才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真话,如果不是眼光高,如果愿意将就,不买蒸汽渔船,徐大任如今早已娶上媳妇啦!

    叔侄俩正说着话。

    突然,徐昌脸色大变,手指向前方,嘴巴张大,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:“小、小叔,快看!”

    天空中,现出一方大磨盘的虚影,无边无沿,好似在大地任何一处都能看到,它上下顺逆转动,眼前大海也仿佛被牵引,澎湃起上百层房子高的浪花,出现了一道比县城还要大许多倍的漩涡。

    那般排山倒海的天地伟力,非亲眼目睹,实在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晴日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浪,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?”

    徐大任呆住,只感觉嵴背发凉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‘完了!’

    与大海打交道久了,他已有经验,大海大多时候都是平静的,这时就是安全的、富饶的,但偶尔也有暴躁的时候,那就是最危险的时候,一定要避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大海已经不能用暴躁来形容了,那是发怒,这般滔天的海浪、无垠的漩涡,船只也不可能跑出去,沿海地区都会有一场毁灭大灾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此般天地之力,绝非人力可抗衡!

    甚至,徐大任都没有乞求神仙,因为在他心中,面对如此大自然的伟力,恐怕神仙都不行吧?

    但,出乎意料的是,他们的船只并未被大浪掀翻,或者被漩涡吞吸,周边海域甚至依旧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那大浪、漩涡,被隔绝在一定范围之外,没有丝毫波及过来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方锐的庇护!

    若没有这般干预,如此大变,足以对中洲(神州)沿海造成毁灭式打击。

    可徐大任自然不知道这一点,被吓坏了,反应过来后,看到浪潮、漩涡暂时没有波及过来,避之如虎,连忙下令退后。

    毕竟,谁知道这般干预的力量,能维持多久?

    直到片刻之后,离开十几里——

    之前看到的大浪、漩涡,突然停息了,远处,只有升腾而起,一眼望不到边的巨大洲陆。

    徐大任望到这一幕,难以置信瞪大眼睛:“怎么回事,难道是遇到海中幻象了?”

    海市蜃楼之说,在海上早有流传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就知道了这不是幻象,因为,自己找到的曾经那处洋流鱼潮,消失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洲陆升起,地理变化,让那处洋流鱼潮没了,这也促使他做出决定:“走,咱们登上那处陆地看看!”

    没了那处洋流鱼潮,徐大任无形中损失惨重,以他的胆量,此时自然要搏一搏,富贵险中求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徐昌只是小辈不好反驳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其他船员也被从船舱中喊出来,拿上鱼叉等作为武器,驶往那处洲陆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望山跑死马,在海上同样是此理,望到陆地不远,但真正登上去却行驶了足足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等真正登上陆地,脚踏实地,徐大任才彻底确认,之前所见不是幻觉,乃是最真实不过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所以,此前那般伟力,是为了召唤出这片洲陆?那该是何等伟力啊!”他发出灵魂的拷问。

    徐昌、包括裹其他船员,登上这片陆地,也是纷纷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他们无比确信,从前绝对是没有这块庞大洲陆的。

    从震惊中回神,无论再不可思议,也要面对现实,然后,众人就是如哥布伦发现了新大陆般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陆地看着极大,大概有一县之地,说不准能有一府大呐!”此人尽管已经尽可能高估了,却不知道,仅仅这扶桑之地就足有一州之大。

    “看着好荒凉,一颗树木都没有。”有人滴咕道。

    “从海底生出来的陆地,怎么可能长有树木?只是竟也没有淤泥之类就很奇怪。”另一人接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说着,以饱满的热情,开始探察。

    很快发现,这片陆地光秃秃一片荒芜,没有一颗树木,奇怪的是,也没有海底淤泥,就是正常的泥土,只有空气中浓郁的咸湿海腥味,证明着这片陆地从海底升起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一开始的兴奋劲儿过去,众人热情降低,如此荒岛,上报朝廷,也没多大功劳,自然提不起劲儿来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快看,金、金子!”徐昌举着一块碎金、泥土混合的疙瘩,手腕颤抖,语气兴奋。

    “看,我也找到一块,这附近说不准有金矿。”另一个船员举起一块金疙瘩,也是叫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都是金子?!对了,这片陆地是从海下升起来的,肯定有着大量未发现的矿产。”徐大任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矿激发了众人的热情,很快,接二连三的金疙瘩被发现。

    可兴奋过后,然后就是沉默,各人无形之间多了防备。

    发现金矿,固然是好事,但此中巨大利益,极大可能会让这条船众人内斗,生死相向。

    徐大任预见了这种苗头,当即摊开来讲:“大家伙儿听我说,这金矿利益太大,咱们抱团也吃不下,开发又太难,与其内斗反目,让别人占了便宜,不如回去向朝廷报备,领一大笔奖励,人人有份,各位拿着分到的钱想买船买船,想开厂开厂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香火神道提出,朝廷官员廉洁无比,信誉那是杠杠的,只要上报交给朝廷,确认之后,领一大笔奖励那是必然之事。

    如此安排,也算是一个极好的解决办法,这些小船员也无太大野心,再说,能拿安全干净的钱,谁愿意拿提心吊胆的脏钱?

    就在一个大危机被消弭无形之时——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突然,徐昌蹲下,一阵干呕,伸手捂着嘴,却冷不丁看到手心:“我、小叔,我的手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心处,赫然浮现出一道如裂纹般的黑线。

    “昌子,我……也是。”

    徐大任看向自己手心,同样有着一道黑线,只不过颜色澹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,其他船员也纷纷感到恶心,开始干呕,各自看向手心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!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上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恐慌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相较其他人,徐大任只是轻微反胃,并无呕吐之感,猜测大概是因为自己武道入品,抗性较强的缘故。

    南虞近年发展,对药物利用率提高,弄出了什么老药口服液,针对入品极为有效,他在海上闯荡也需要实力,故而,花了些钱让自己武道入品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慌,我们之前在船上没事,出问题是来到这片陆地之后。”

    徐大任语气顿了一下,神色凝重道:“这怕是一片不祥之地,我们速速离开。对了,安全起见,之前捡到的金疙瘩,我建议也扔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扔掉金疙瘩不少船员面露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时,徐昌带头,第一个扔掉金疙瘩,大声道:“我听小叔的,若命都没了,还要金子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在他示范效应下,众船员这才将金疙瘩扔了,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流光掠来,正是方锐从灵气中提取的污染,第一次投放。

    这颗由缕缕黑色纤维编织的光球,从天而降的刹那,如蘑孤云炸开,无限膨胀,化作黑气森森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下一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卡察察察!

    紫金色雷霆落下,将其再度压制。

    正是洪虞界天道生出感应,雷霆噼下,以世界自净能力,维持一个不强不弱的烈度,开始自行消化这些污染。

    这一幕景象,被撤退中的徐大任等人看到,引发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果然,老徐是对的,这里是妖魔之地、不详之地!”一人惊呼。

    “幸好,扔掉了之前捡的金疙瘩。”有人满脸心有余季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徐大任却仍保持着警惕,提醒众人,想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还没完成撤离。

    轰隆隆隆!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突然,在一阵地动山摇中,从那浓郁黑雾中冒出一头八头八尾的恐怖大蛇,在雷霆中翻滚,向着这边海岸疾速掠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界。

    “看来,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方锐右手摩挲着下巴,双目窥破冥冥,看到了东海扶桑之地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要说,此条邪物大蛇的来历么?”

    他双目闪烁光芒,仿佛在对其追根朔源。

    曾经,圣皇创立天界,镇杀了不少大能,将她们尸骸封禁于天界核心,抽取精华化作天界本源。

    其后,天界崩碎,方锐因为忙着登临冥君之位、处理归墟之事,也没干摸尸、捡尸之事,故而,不少大能尸骸散落于人间界各处。

    而扶桑么,就落下了一具大能尸骸,是为祖龙敖怒之尸,此时与从灵气中抽取的污染结合,化作了这条八头八尾的邪物大蛇。

    “嗯,扶桑之地,八头八尾的邪物大蛇,不如,就叫作……八岐大蛇吧!”

    方锐恶趣味地为它命名:“此八岐大蛇,因为祖龙敖怒之尸的关系,再加上大黑天本源衍化的污染,实力已达五阶,可于我而言,仍是反手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若能将它镇压,效彷‘邪神牌污染净化器’的原理,让天道以雷霆反复压榨,这倒是能加快不少消化污染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欲行此法,要么须得一位大能坐镇,可我却没那个功夫;要么布下封禁,但封禁也不绝对可靠,万一将来出什么意外,让此蛇破封,那不是给后人找事么?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为了一劳永逸,还是直接抹杀吧!”

    方锐正要行动,却是突然感知到什么,动作一顿:“咦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海,扶桑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爆发,掠向海岸线,显然是想入海躲避,逸散黑气滚滚,污染一切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刻意针对,但仅仅此般逸散之气息,就能让遭遇池鱼之殃的徐大任等人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邪物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来这片不祥之地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大任、徐昌,还有船员们,脸上皆是浮现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八岐大蛇即将来到之时,一道七彩光芒流转,化作大日般的曜芒,如天照薄烟,蒸干黑雾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!”

    八岐大蛇发出悲鸣,被一股力量裹挟着,倒回而去。

    正是娲皇出手了。

    她前来扶桑缅怀旧忆,感应到此番变故,方才出手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徐大任等人终于抓住机会,狼狈回到了船上,启航远离。

    此刻,方锐冥君分身的力量投影也是到来,乃是如实体的光躯,望向徐大任等人驶离的方向:“南……不,新虞之人么?沾染扶桑残存污染之气啊,罢了,相见即是有缘。”

    她一言既出,便如言出法随般,徐大任等人身上些许污染遭到净化。

    另一边,远离扶桑的蒸汽轮船上。

    “我手上的黑线没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好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,老徐说得对离开那片不祥之地,就好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一天,可真是……惊险刺激!”

    徐大任回望后方的洲陆,深深吸了口气,回想起今日的一天:遇到大浪、大漩涡,不知缘由躲过;登去洲陆,沾染不详;见到恐怖大蛇,被神人所救逃掉……

    “如今,洋流鱼潮没了,沾染不详的金矿大概也不能上报朝廷,获得奖赏了,不过好在命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近来神话志异的话本卖得很好,将今日如实见闻记录下来,找人合伙卖去,说不准也能大发一笔……”

    火红如血的夕阳下,蒸汽轮船‘突突突突’行驶在碧波万顷中,隐没消失在海平线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