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71章 ,诛灭 第(1/1)分页

第271章 ,诛灭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71章 ,诛灭

    且说,‘大衮’寻到一处薄弱点,逃出方锐的洞天之域,下一刻,却感应到自身虚空挪移之能仍没有恢复,甚至,猝不及防之下被带到了另一片地域,下方无边无垠的大海都不见了。【思玄书屋】

    相对外天地,这片地域似乎极为狭窄,灵气中也没有了她赖以依仗的后备能源‘灵气之毒’,最关键的是,在这里,那股讨厌的洞天之域强度呈几何数倍暴增。

    此处,自然是方锐的天仙洞天。

    在极度不安之下,‘大衮’炸开化作一道漆黑水流,向着下方的一片湖泊落去。

    “禁!”

    这时,方锐紧跟着出现,一字吐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‘大衮’便感到,那方湖泊竟然在排斥自己,无法融入,乃至都无法调动控制其中的水流。

    她侵染先天水神帝工,作为一个水神,天然可调动洪虞界天地水属性之力,竟然控制不了水了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可这般笑话,在此刻就是现实发生了——要问原因,自然是因为,方锐对自家洞天内的一切,五行内外,掌控权限皆是在‘大衮’之上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‘大衮’愤怒嘶吼,状若威胁,却是掩盖本能的惶恐,忽而退后化作流光,似是想要远遁。

    但这是方锐的天仙洞天之中,她又能跑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方锐又是一字落下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整个洞天翁鸣,往来三万里的地域好似有了生命、重量,刹那间,压在‘大衮’身上,让她丝毫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方锐澹漠望去,最后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

    恐怖的洞天之力化作穿透性力量,无孔不入进入‘大衮’体内,让她身躯迸现密密麻麻孔洞,瞬间支离破碎,原处只剩下一颗如婴儿拳头大小的漆黑球形种子,以及一团腐臭的漆黑水流。

    赫然是这道‘大衮’子体直接被抹杀,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——扼杀一个六阶存在,就是如此简单!

    这么说吧,如果在外界海洋,‘大衮’还能与方锐过上几招,可在这洞天之中么?

    方锐虽然达不到半七阶,但也远超六阶巅峰,更别提,‘大衮’离开海洋,失却了主场优势。

    失之毫厘,已是谬以千里,更何况此消彼长之下,‘大衮’与方锐的差距已不可以道理计?

    如此结果,自然也就半点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方锐看着那颗漆黑球形种子,伸手一招,摄取而来:“这颗‘邪神之种’,本质是大黑天邪神‘大衮’的一颗本源力量种子,若是投喂污染,多半可以将它培育成一道邪神‘大衮’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还在发愁,邪神化身‘无始无终的冥河’那个‘邪神牌污染净化器’不够使,大天魔这就又给我送来了一个,真是好人啊!”

    以混沌灵宝‘轮回大磨盘’镇压邪神化身,当猪养投喂从灵气中分离的污染,再抽取邪神本源转化,当做‘邪神牌污染净化器’,那是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一则,加快‘灵气之毒’净化速度减轻世界负担;

    二则,给自身谋求天道功德,哪怕以欠债的方式,也可以在将来降低登临世界之主的难度;

    三则,抽取后净化的无属性邪神本源,乃是媲美世界本源的高层次力量,用处极广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收起‘邪神之种’,准备打算过后给冥君分身送去,随后又是摄取来那团漆黑水流:“这是先天水神帝工的本源,不过是遭到污染的。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以整个洞天之力缓缓剥离,虽然比不得冥君分身以‘轮回大磨盘’方便,但以天仙之尊、整个洞天配合,倒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这团本源恢复无色纯净。

    “若是将这团本源磨灭,洪虞界从此将再无先天水神;若是扔到外界,天道干预,很快就会诞生新的先天水神帝工,不过神魂刷新和以前那个先天水神也不再是同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自然不会手贱,将这团本源磨灭,只是从中抽取数缕本源,之后,剩下的扔出洞天。

    自然会有新的先天水神帝工衍化而成,至于对方察觉自家本源缺少部分怎么办?别问,问就是净化污染,有所损耗。

    另外,他如此行为,倒也也不会折损天道功德——农忙时,人家打短工割麦子的麦客,还有工钱呢,他这给洪虞界干个活,雁过拔毛收些好处费怎么了?

    “这先天水神帝工的本源,蕴含洪虞界水行法则本源,可以辅助体悟本土水之规则,也可以作为灵丹妙药,或者炼宝……值得珍藏啊!”

    方锐满意收下:“不过,‘邪神之种’也好,先天水神帝工的本源也罢,这次最大的收获,还是劫运点。”

    为世界消解了这一大劫,面板上,反馈的劫运点暴涨,足有数百万,缓解最近了劫运点不足的囧境。

    总之,邪神化身‘大天魔’此番谋划,偷鸡不成蚀把米,给他带来的收获,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这次,却不能忘了徐缓这个功臣。”

    此前,方锐担心‘邪神之种’应激挪移,虽然没有进行监控,但此事过后,却是以光阴法则,回朔了徐缓一行经历。

    ——他如今的光阴法则造诣,虽然做不到一念回朔过去、未来,上知三万年,下知三万年,但在实力差距很大的情况下,却也是可以光影的形式,回朔一人短时间内过去经历。

    “此次任务的危险,还要超出我原本预估,徐缓所为也超过了约定的标准,只赐一门功法,却就有些不足以酬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要再收一个弟子?”

    方锐将来成就天界,册封众神,需要一个庞大的班底徐缓也的确是一个意志坚定好苗子,但他原本却是没有收对方为弟子的打算。

    ——相较姜若瑄,徐缓没有先人的缘分,这个标准对他的确要苛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罢了,去调查看看,再做决定吧!”

    方锐没有立即去见洞天中的徐缓,反而回到外界,对徐缓做了一个背景调查,全面了解,确认了此人的确稳健,不是惹麻烦的性子,这才下定某个决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天。

    徐缓被收入此地,来到后山的一处平台,这里栽种着一棵巨大菩提树,垂落星光如丝带,沐浴在此般光芒中,周身腾腾黑气被净化而去,身上的异化症状飞快消失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。

    他就感觉到,自己之前面对‘大衮’瞬间遭到的污染,已经尽数清除,就连伤势都恢复不少,已经能站起身,此时观察周围,可以看到附近氤氲如水流动的灵雾,掩映着远处一座白玉仙宫,若隐若现,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“传说,仙家大能多隐没世外秘境,不为世人所见,今日至此,方知传言不虚也。”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徐缓感叹着,却也不敢走动,盘坐等待,片刻后,突然感到整个空间震动,不过很快就又恢复稳定。

    “想来,这是前辈在与那道邪神战斗。那邪神是主动躲着前辈,想来必然是不如的,前辈大概很快就会结束战斗过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又不多时后,方锐出现,高坐云床,脑后青云流转,看向下方:“徐缓?”

    “在!”徐缓起身恭谨而立。

    “先前,我所托你之事,你完成不错,现我如约传你一门法诀,名曰《皇天后土诀》。”

    方锐一指点去,一道流光飞驰,没入徐缓眉心。

    与姜若瑄不同,《道心种魔大法》的四阶地仙道路,要做出一个涉及邪神‘大天魔’的重大抉择,《皇天后土诀》就没有此事,故而,他一直将此功法推衍到了四阶地仙之境。

    “《皇天后土诀》?!”

    徐缓默默感知着脑中浮现的一篇功法,神色动容,此门功法就好似为他量身打造,适配无比,地灵体对此功法修行还有着莫大加持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曾经所得的《厚土功》已是神功妙诀,却也只到真人之境,但按照《皇天后土诀》的划分,真人境也不过二阶,其后还有后续,有着三阶元神之路,乃至更后的四阶——仙!

    “仙之境啊!”

    徐缓心中有着一种‘朝闻道夕可死矣’的感动,心中对方锐感激非常,深深拜下: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“此功法却还不够酬你之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徐缓神色惶恐:“此篇神功,晚辈自感已超出预料,满意之至,万不敢再贪得无厌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谦虚,不过,同一件事,在你我眼中分量、价值不同,我自有衡量,你不必多言。

    为酬你之功,今日,我可再给予你三个选择。

    其一,”

    方锐反手一拂,身前出现一方绽放青色毫光之印玺法宝:“此宝名为‘浮屠印’,还是我在南虞为太上之时打造,本想自用,却没用得上,后来覆灭大虞,又从大虞国库中搜罗珍材,将它的等阶提升到了三阶巅峰,堪称灵宝中的极品,并且,我以特殊方法为它启灵,灵性十足,只差一步就可进阶四阶仙宝。”

    “纵使你如今与它等阶差距太大,但只需心意驱使,以它本身之能,三阶元神都不敢撼其锋芒,可护道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三阶巅峰层次的灵宝!”

    纵使以徐缓的心性,此时闻言,心脏都不由狠狠跳动了下。

    别说灵宝,就是真人之用的法宝,他从前都是只闻其名,却从未见过,不敢奢望。

    可眼前‘浮屠印’,却乃是一件法宝之上的灵宝,甚至在灵宝中都是极品,更让人激动的是,此刻只要他一点头,立刻就可以得到。

    这是多大的诱惑?

    其实,‘浮屠印’对徐缓的诱惑不仅是宝物本身,更在于它背后多代表的护道意义,此宝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安全感,让自身道途走得更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面对如此惊天诱惑,徐缓却是深吸口气,按捺激动,很快冷静下来,等待后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方锐看到徐缓的反应,微微颔首,指尖一点,身前浮现出一团无色半透明的纯净能量:“其二么,这是一团邪神本源,不过,我已将其中污染净化,如今乃是一团无属性的能量,可以直接作为资粮炼化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之心性,得了这团邪神本源,寻一地潜心修行,百多载后,或可三成成仙之望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资粮……成仙!”

    徐缓承认自己再一次狠狠地被疑惑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,拿了这纯净邪神本源,不必为修行资粮担心,还真能做出隐于一地,潜心修炼,直到苟成大能再出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‘灵宝虽好,威能无穷,却不如自己有,在我看来,这团邪神本源价值还要在灵宝‘浮屠印’之上。’

    ‘灵宝‘浮屠印’、邪神本源,前两个选择就一个比一个珍贵,那么最后第三个选择又会是什么呢?’

    徐缓心中暗道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其三,”

    方锐也没有吊胃口,揭露谜底:“我之第二真传。”

    第二真传,此四字之分量,若掷地有声,落下的刹那,让徐缓都前所未有地失态一怔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徐缓一怔之后,醒神的刹那,立即俯首拜下。

    他并无半点犹豫,就做出了选择,抛却了三阶巅峰的灵宝‘浮屠印’,邪神本源,选择了三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怎么说呢?

    徐缓感觉,自己若在三个选择中有半点迟疑,那都是对自己的不尊重,对方锐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也不只是他,如果一百个新虞之人站在这里,八十个人都会做出如同样的选择——剩下那二十个,是因为没听到最后,提前被诱惑做出选择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都不夸张。

    不是新虞之人,对方锐的崇高地位是没有感受的,特别是修行中人,对方锐之敬仰,都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即使不从这个角度,功利来讲,授之以鱼,怎比得上授之以渔?

    更别说,有无名师指导,修行难度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潜在影响,一个方锐弟子的身份,就足以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,地位堪比州牧,冥界神灵面前都有大面子……哪怕修道不成,也有成为香火神灵、阴神的选择……

    总之,好处无穷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