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89章 ,天碑 第(1/1)分页

第289章 ,天碑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89章 ,天碑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方锐以大法力映照一方囊括天地的神炉虚影,无尽半透明的火焰汹汹滔滔,其中,三千丈高的雪原山翻转着,被炼化不断缩小。【风萧阁】

    倏而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他忽地又屈指一弹,一团天青色的世界本源飞去,在进入神炉之中,化作一颗数间房屋大小的银色石头,融入炼化中的雪原山,让后者绽放熠熠银辉。

    ‘虚空石!’

    荀三七、卜让师徒二人,瞬间认出那银色石头的名字,前者只是感慨方锐的大手笔,而后者么?

    卜让可是被师父教导过,深知虚空石的珍贵,只要指甲盖大小的那么一点点,就足以炼制出一个丈许方圆空间的灵戒,而眼前这颗虚空,足有数间房屋大小,所能赋予的虚空属性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更神奇的是那一团青色能量,之前‘八卦炉’炼宝就曾看到,点点青色能量衍化为各种材料,此时竟然连虚空石都能变化而成,堪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‘难道那青色能量是万能的么?’卜让小小的脑袋,如此想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所想也不算错,天地灵机、气运、五行,皆是世界本源的次级能量,可以说,世间九成九的天材地宝都可由世界本源化生而成。

    正在卜让胡思乱想之时——

    方锐炼宝已然到了尾声,那座三千丈的巨大雪原山,此刻凝缩到只有丈许,呈石碑形状,其上有着一道道玄奥的银色纹路闪烁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卜让看到,自家师祖又是一点,一点灰褐色光芒飞去,没入石碑,然后就感知到,一股灵性在其上诞生,并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增强。

    赫然是这一指之间,就将石碑宝物,变成了一件通灵之宝。

    ——这正是方锐动用了神通‘生命活化’!

    ‘师祖果真大能!’卜让双眼发直,已然是被震惊到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恭贺师尊炼成宝物!”

    荀三七行了一礼,方才疑惑问道:“我还记得,在一次讲道中曾听师尊提及过,世间山川形胜,若强行拘去炼宝,有损天卷,师尊此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还记得我所言不错,世间山川水脉不可妄取,特别是到了成仙之后,神通伟力无尽,胡作非为就更容易惹来天谴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有所不知,我今日炼宝非是为私,乃是为公,此宝名为‘功德天碑’,至于作用么?过些时日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方锐卖了个关子,并未就此多说,只是一笑:“今后,它将会深远影响整个世界,不仅是修行界,还有尘世,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了那场无比震撼的炼宝,见证了‘功德天碑’的诞生,卜让再次被带回到了洞天,在此住下,被荀三七分配了青莲殿的一处洞府。

    当日,荀三七带他游逛了洞天见识了各处奇地:内有无数凶悍天魔的‘天魔窟’、地脉之力磅礴无限的‘厚土山’、水脉之力化无数龙形的‘碧水泉’、比曾经去过的风雷峡谷还要壮观不知多少的‘无定风谷’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还有自家青莲一脉的奇地——剑冢。

    剑冢之中,立有万剑,其中精妙剑意无数。

    卜让当日就试炼过一次,遇到了一位剑术大宗师虚影,将自己剑道分为‘利剑’、‘软剑’、‘重剑’、‘木剑’、‘无剑’五种境界,以他跟随自家师尊修行《青莲剑典》第一卷两年的剑道造诣,竟也在草木皆可为剑的‘木剑’第四关就败下阵来,根本没有看到最后的无剑胜有剑‘无剑’之境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还是相对前面的一道剑意,后面更精深的剑意,还有成千上万道,‘剑冢’此处简直是剑修梦寐以求的圣地。

    随后时日,青莲一脉几位师兄陆续到来,被师父荀三七分配洞府,师兄弟几人见过面然后就让卜让带着游历洞天,‘天魔窟’、‘厚土山’等地也就罢了,一去‘剑冢’,师兄们就纷纷挪不动脚步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足为奇,作为剑修,若是看到‘剑冢’这般宝地,还无动于衷,怎称得上一位合格的剑客?

    于是,相继到来的六位师兄如饥似渴、废寝忘食,住在‘剑冢’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卜让倒是也想如此,可师父说他修行尚浅,每日去感悟剑意一个时辰即可,其余时间,还当修行功法、练字静心等等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如此,至今还卡在‘木剑’一关,不过,每日例行去‘剑冢’领悟剑意时,听师兄们提起过,后面还有‘天剑’、‘剑二十三’、‘剑域’等无比神异的剑意,听得他心痒难耐,为了早日见识到,只能愈加勤奋修行。

    时日渐渐过去。

    不但是青莲一脉来了,般若、厚土、水云、风灵各脉也开始来到了,空旷的洞天,在百年清萧后,再次变得热闹。

    卜让听说,因为其它几脉人多,洞府还不够分,只能挤一挤,也就是青莲一脉,只有他们七个弟子,大猫小猫几只,才没有这般问题。

    这些八卦只是偶然听来,他也不会太多关注,每日在洞府修行、练字,然后去‘剑冢’感悟剑意,过得勤勉而规律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位身穿鹅黄裙裳的少女,头戴花环,挎着果篮,赤足若精灵,来到卜让洞府之外。

    这少女是周灵汐风灵一脉的弟子。

    当初,荀三七带着卜让去往风雷峡谷的‘风之谷’,周灵汐让座下大弟子岑曦月招待卜让,而这位少女正是岑曦月的弟子——夏梓。

    相比如大姐姐一般的岑溪月,夏梓和卜让差不多年龄,当初相处也要更多些,不过,论起辈分却是夏梓的小师叔。

    “门外禁制黄色,小师叔在呢,可以拜访。”

    夏梓灵动如泉的妙目眨了眨,看着卜让洞府门扉的金黄色光芒流转,俏脸微喜。

    ——禁制颜色红色,代表正在闭关,不可打扰;禁制黄色,代表并无急事,可以拜访;禁制绿色,则代表主人出门,可下次再来、或者留言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夏梓来拜访啦!”

    她指尖凝聚法力在门上禁制上一点,门扉之上一只仙鹤图桉激活,幻化而出,对那仙鹤道了声,对方翅膀一闪,穿过洞府门扉飞入进去。

    洞府。

    卜让正在练字,看到仙鹤飞来,化作金色光点组成光影,正是夏梓在门外的影像、声音,不由连忙放下毛笔出门,洞府门扉打开,迎客磬音传出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~”夏梓的声音天然如此,就像秋风中的枫叶打着旋儿落入溪水,动听极了,在如此声音中,福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夏梓,你进来啊!”

    卜让回以一礼,耳根微微泛红,显然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别看论辈分他是小师叔,实际上,夏梓的年龄比他还要大上一点点呢!

    将夏梓请入洞府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你是一人一座洞府么?哦,对了,青莲一脉人少,不必像我们风灵一脉,要两人一座洞府哩!呀,小师叔,你方才在习字?我们脉主也要求琴棋书画选一二样作为爱好,进行修心……”

    夏梓精灵一般的外表下,却是活泼话痨的性格,不过声音动听婉转,也不让人厌烦,这时放下果篮:“小师叔,我给你带来的星萤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星萤果乃是‘风之谷’特产,卜让吃过颇为喜欢,不过产量极少,这想必已经是夏梓所有存货了,对方大方,他也不会小气,拿出了‘碧玉仙酿’:“这是碧玉仙酿,夏梓,你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自家师父赐予的第一物,对他来说有着极重要的意义,这一坛‘碧玉仙酿’,长久以来自己都舍不得喝,也就今日,才舍得拿出来招待。

    “碧玉仙酿?!我知道!我知道!听说乃是世间最好之酒,祖师用天地灵根的叶子、各种珍材酝酿而成,一口‘碧玉仙酿’中的仙灵之气,炼化之后可比得寻常修行一旬。我还听说,太师姑的成仙大典上,就有‘碧玉仙酿’,可惜咱们不在……这次能见到,还是沾了小师叔福气哩!”

    夏梓自己都不敢倒,在卜让倒了一杯,催促之下,才呷了一小口,顿时,‘仙灵之气’从头顶腾腾逸散,好似冒烟,俏脸上浮起晚霞一般的红晕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喝了一点‘碧玉仙酿’,有些微醺的醉意,她话匣子打开,叽叽喳喳,说了许多今日洞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:藏经阁中藏书如何之多,如何壮观;般若一脉如何厉害,闯‘天魔窟’进入最深;厚土一脉如何无趣,论道之中,好似闷葫芦;水云一脉的弟子都好温柔,还见到了水云一脉的脉主晴雨仙子,崇拜极了;其它几脉有弟子提议,借用青莲一脉的洞府,反正青莲一脉人少,住不完,却被各脉脉主否决……

    言辞之间,最多的,就是胜赞此片洞天的神奇。

    卜让默默倾听,接收着这些信息,从中感悟处世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夏梓性子就是如此,虽然外表如精灵,但活泼话多,还有些迷迷湖湖,此刻才想起此来最重要的事情:“小师叔,我想问一问,对于道祖要让咱们五脉弟子大比之事,你还知道哪些信息?”

    “五脉大比?!”

    卜让微怔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夏梓看到卜让表情,诧异问道:“小师叔,五脉大比消息的源头,不是从你这里传出的么?”

    “五脉大比的消息,从我这里传出?!”

    卜让更是呆了,不过也不笨,忽然想到一件事情:前两日,周灵汐的风灵一脉到来,他为了感谢在‘风之谷’时的照顾,去拜访了夏梓的师父岑曦月——当时并未见到夏梓。

    岑曦月却对方锐、方仙道道祖、自家祖师崇拜已久,留下卜让详细询问,当时初来时见祖师的经过,卜让也细致言说了,在方仙宫见到祖师炼制宝物,被赐予法宝飞剑,后又荣幸得以旁观‘功德天碑’诞生……

    如今回忆起来,‘五脉大比’的传言,或许和此事有关系。

    其实,卜让所猜没错,正是从卜让口中得知消息,方锐炼制了数百件法器,岑曦月下意识以为这是要第一次见面赐予五脉弟子,当日,又正好看到夏梓看热闹回来,不知修行,恨铁不成钢,这才有了一个小小善意的谎言,杜撰出来‘五脉大比’激励弟子勤勉修行。

    ——岑曦月看似有些清冷,有着如大姐姐般的知心,但身为周灵汐的弟子,也有着胆大包天的一面,还有着……一点点皮、一点点莽。

    然后,事情的后续就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岑曦月激励弟子这么随口一说,可夏梓哪是能独守如此大秘密不分享的人?自然,这个消息就传开了,在五脉之中三代、四代弟子传得纷纷扬扬,引发这么大一个误会。

    此时,卜让、夏梓说出二人知道的信息,两相对照,顿时大概清楚了事情经过,纷纷意识到闯祸了。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额头都有着冷汗。

    此事之中,卜让是导火索,岑曦月开了一个小小玩笑,夏梓推波助澜,三人这么一弄,阴差阳错,稀里湖涂,造成了这么大一个事故。

    往小了说,这是给五脉弟子开了一个大玩笑,戏耍了五脉弟子一次,万一被揭破,那真是要钻地缝了。

    往大了说,这是在拿祖师的清誉开玩笑,万一方锐炼制的那些法器不是要作为大比奖励、赐给众人,而是另有用处,那岂不是将自家祖师架在火上烤么?

    “呀,都怪我,没有确认就说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夏梓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虽然最大的锅,其实是自家师父杜撰,但总不能甩锅师父吧?这时就真急了,不过她也是有担当之人,准备回去请罪。

    不过,卜让留住了夏梓,带着去找自家师父荀三七,怀着忐忑心情,将此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!”

    荀三七看向如鹌鹑一样的二人,哈哈一笑:“你们以为我的师尊、你们祖师,乃是什么人?他老人家不会在乎这些小事,和你们计较的,安心修行去吧!”

    闻言,卜让、夏梓二人皆是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传出——

    “洞天中五脉弟子,皆来方仙宫中见我。”

    方锐清清如玉的声音响起,响度一致,传遍整个洞天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