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95章剧变 第(1/1)分页

第95章剧变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朝廷禁军横扫南境三州,如秋风扫落叶,各地乱军头领或擒或杀……占据云州三府的李玄通,在僵持一月后,亦是兵败,投诚朝廷,被封安乐侯……”

    ‘果然,这根本不是什么平叛、镇乱,更像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收割!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心中生出无限唏嘘。www.gudengge.com

    遥想初来此世,当初还在云州大泽府常山县,他以为是:大虞风雨飘摇,乱世将至,却没想到,一开始进入的只是一场棋局。

    ‘离开南境三州,来到吴州淮阴府,就真的跳出这场棋局了吗?恐怕不然,最多,只能算是离开了棋盘中厮杀最惨烈的一角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道一声,收回思绪,问道:“那李玄通,我看是个枭雄性子,果真投了朝廷?还有,太平军中的其它人呢?”

    他想问的,其实是太平军中的那位狠人,可三娘子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也没法问,只能侧敲旁击。

    “商队带回的消息是这样,李玄通的确投了朝廷,至于太平军中的其它人?李玄通是这波乱军头领,还好说,其它小人物,打听起来难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三娘子关切道:“锐哥儿,这个很重要吗?你若是需要,我吩咐下去,让商队的人全力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三姐姐,不必了。南境三州距离咱们太远,传递消息不易,即使让下面人特意打听,多半也没什么希望的,再者,没那个必要性。”

    方锐目光一闪:‘太平军中那位狠人没消息,或许是距离太远,消息传递不便;更大的可能却是,对方隐藏幕后,寻常手段根本打听不到。’

    ‘李玄通那般枭雄,轻易就败了,还投诚朝廷,其中猫腻深深,或许就与此人有关。’

    ‘此人的来历……嗯,会不会就是大虞朝廷之人?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生出这般猜测,顿时联想到了更多:‘当初,太平军中那位狠人在常山城做了什么?破家大族、清查田地、打击帮派……以太平军的名义,将城中腐朽残余清扫一空!’

    ‘这般脏活都干完了,大虞朝廷禁军来了,又收复了常山县,根本不需要多做什么,就能长治久安。’

    ‘见一斑而窥全豹……’方锐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果然,三娘子继续说道:“朝廷迁移别州百姓,分田分地,南境三州显现大治之相……”

    ‘若真如我猜测,其它乱军如李玄通的太平军一般,辖下旧有残余都清除干净了,又经过变相减丁,怎能不大治?’

    方锐眸光深深:‘这佐证了我的猜测,也就是说,太平军中那位狠人极可能是大虞朝廷的人?’

    ‘可这就细思极恐了!李玄通堂堂一条大气运蛟龙,从出生、成长,到起事、兵败、投诚,被人一手安排?’

    ‘楚门的世界?不,甚至比楚门还要夸张!’

    毕竟,安排一个普通人,与安排一条大气运蛟龙,难度差距不可以道理计!

    方锐再联想到:葛长庚所见大虞的一角,就深深感到自己渺小,如蝼蚁之于山岳,蜉蝣之于沧海,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霎时间,他心头宛若被巨大的阴霾笼罩。

    ‘果然,一切美好只是表象,大虞光鲜亮丽的外表下,无数阴暗如阴影般张牙舞爪。’

    ‘纵使我不去清理,只想着自保,独善其身,庇护家人,最好也要有一定了解才是。’

    方锐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啦啦!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响起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的声音。

    三娘子接了她们放学,是一起回来的,只不过,三娘子径直来了这里,而两个小丫头去换了衣服,这时才出来。

    窗外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在前方蹦蹦跳跳,身后嘎嘎嘎嘎,是一群前些日子才孵化的小鸭子,扭着屁股,一摇一摆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带着它们满府乱蹿,抓虫子吃。

    ——自从府中改造了水塘,种下了碧玉荷,附近虫鼠不生,方灵、囡囡想要喂养小鸭子,就只能带着它们全府乱蹿捉虫了。

    还能听到她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灵儿姐姐,等会儿,咱们去给碧玉荷浇水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兄长不让咱们祸害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不让大黄、大黑、大花撒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也对。”

    是的,前些日子,这两个小祸害在家,让三条大狗对着碧玉荷撒尿,还大言不惭地说是施肥。

    这让很久都不动手的方薛氏、三娘子,抽了她们屁股一顿。

    至于浇水的原因,也很搞笑。

    碧玉荷五片叶子,当少于三片时,才会影响到生长,而采了一片叶子,一般一个月就能长回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为了让碧玉荷快些生长,早些喝到玉荷水,擅自让三条大狗给它施肥。

    “这俩小丫头,真是调皮……我去说她们。”三娘子抚着额头,出去了。

    橘红色的夕阳下,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老老实实站成一排,身旁是一群扭着屁股‘嘎嘎嘎嘎’乱叫的小鸭子,三娘子故作严厉,板着脸训斥着她们。

    方锐看到这一幕,笑了笑:‘这就是我所珍视的,想要守护的啊,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,若真有人想一试我的锋芒,那……’

    从南境三州走来,到了淮阴府,他的脾气收敛了许多,可要被人认为是人畜无害的绵羊,那就大错特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日子,方锐在衙门中有意识打听‘灵药’、‘半灵药’相关,小心试探,却发现,此类消息似乎被特意封锁了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稍大,就引起了警觉,被不明人物盯梢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方锐恢复了咸鱼状态。

    那般盯梢,在持续了足足半月过后,才退去不见,让他的生活,恢复了常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,此事不宜操之过急!”

    半夜,方锐穿着单衣起床:“不过,调查这些事情可以暂且放缓。家中的防备,却是万万不能放松,反而需要更加警惕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暗忖着,吹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扑簌簌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夜空中,似乎有什么东西飞来,那是大片黑红色、长有森白尖牙的类蝙蝠生物,还有拳头大小、通体黑色的大蜂。

    “杀人蝙、黑王蜂……”方锐喃喃道。

    不错,这又是两种异兽,是当初从南境三州到梧州的路上,与凤尾燕一般,先后收服的异兽。

    毕竟,那么远的路程,那么丰富的经历,以他的心性,又怎么可能只收服一些凤尾燕就满足了呢?

    ‘如今,凤尾燕、杀人蝙、黑王蜂,再算上碧玉蛇,我府中也有四种异兽守护了。’

    ‘也就是它们体型小,所需要的资源也相对较少,才能让我勉力维持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用特制药丸喂过一番后,才让它们离去,重新隐藏,继续监察府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流逝,又是半月过去。

    春天彻底到了,春暖花开,阳光明媚,衙门中的琐事也渐渐减少,恢复了往日相对清闲的日子。

    就在神捕司东南分司上下放松的时候,淮阴府城平静的外表下,却涌起道道暗流。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段玉找来,送上了一份银章大捕的临时兑换名录。

    方锐看了一下,上面基本上都是丹药,大多是下三品武者所用的基础丹药,也有少数中品武者用到的丹药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半灵丹——

    他心下一惊,瞳孔猛地收缩:“这……半灵丹?!”

    “方银章有所不知,半灵丹乃是以半灵药为主材,佐以其它材料炼制而成,却比单独服用半灵药,效果要好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段玉脸上带着自豪之色:“也是咱们运气,神捕司联合郑家,准备炼制一批丹药,这个临时兑换名录,其实就是给咱们这些人的福利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方锐眼睛眯起,详细询问了好一通。

    等段玉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后,询问他是否订购的时候,方锐才以没贡献点为由,婉言谢绝,让段玉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方锐也不在意,他本来就是白嫖消息罢了。

    随后,段玉欲言又止,似乎想说说些什么,可最终也没有提出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段玉走后。

    牛八斤凑过来:“头儿,您府上可是有一株碧玉荷?”

    “是有。”

    方锐颔首:“八斤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这家伙向来消息灵通,可也不至于在方府中安插探子吧?碧玉荷的事情他也没主动往外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您府中传出的。”

    牛八斤继续道:“我还打听到,那位段银章想要炼制一味丹药,其中材料,就有碧玉荷的叶子,可求购不得,那位没找您开口?”

    “没开口啊,可能是怕我拒绝,没面子?不过,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方锐是和段玉有一些小小过节,可也没什么深仇大恨,对方想要碧玉荷叶子,可以提嘛,大不了成丹后分一些……

    哦,神捕司、郑家联手炼的丹,他还真不大敢吃,即使段玉问了,多半也是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方锐回去,就立刻让三娘子调查碧玉荷消息泄露之事。

    三娘子很快查出,是十二小丫鬟之一的话梅出府炫耀,泄露出去的。

    事后处理么?

    她直接将话梅调去了四海楼,从此府中再无敢于多嘴之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几天过去。

    淮阴府城中,大街上出现了不少神秘人影,也不做什么,就是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尤其是一些婴儿、年龄不大的童男女。

    就连淮阴女子学院,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啦啦!”

    一群身穿彩衣的小姑娘,蹦蹦跳跳进入学院大门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看?”阴影处,一位七品武者对着另一位斗篷人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只是下品灵师,如学徒一般,可在他眼中,同样是大人物,得罪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适格者已经记录过了,走吧!之后的审查背景、抓人,自有其它人负责,那不是咱们该操心的。”

    那戴着斗篷之人蓦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十多日后。

    南山园。

    俯瞰下去,整个园子的景色美轮美奂,宛若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尤其到了夜晚,满园灯火通明,辉映着秀美绝伦的景色,更是如一颗璀璨的明珠,可与天上明月争辉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夜——

    中心处的地下暗室,不时飘出一朵枣子大小的虚幻之花,那花朵呈灰绿色,几近透明,给人以飘忽、邪异之感。

    大部分花朵在飘出一段距离后,湮灭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只有少数虚幻之花,碰到南山园中服侍的下人,让这些下人瞬间失去生息倒地,额头长出一朵血色肉花,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头儿,又是一起失踪的案子!”李大胆进来。

    “卷宗放下吧!”

    方锐揉了揉眉心,感觉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秋风动而蝉先知,作为神捕司一区分司的主事人,他敏锐感知到了城中局势变化,仿佛突然就暗流涌动起来,变得波澜诡谲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:这种改变猝不及防,让人没有半点防备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窗外,惊雷炸响,闪电破空,乌云低垂,大风骤起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锐站在窗前,听着外面的呼啸风声,蓦然发出一声叹息:“风雨欲来啊!”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外面,下起了滂沱大雨,一点也没有春雨的绵绵温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大雨之中,方锐乘坐马车,返回了方府。

    因为衙门事多,走不开,别说如以往提前下衙了,就是他这条咸鱼,都开始加班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早已经回来了,甚至,晚饭都差不多做好了,在后厨热着,就等方锐回来,一起用晚饭。

    晚饭中。

    方锐说了城中婴儿、童男女失踪的事情,问两个小丫头:“灵儿、囡囡,要不你们最近请一段时间的假,不要去学院了?”

    “喔?!”

    方灵抬起小脑袋:“兄长,一定要请假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请假太久,会跟不上的。”囡囡也是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显然,两个小丫头不太想请假。

    以前,她们还不想上学,后来才发现,在学校被小伙伴簇拥着,有不少玩伴儿,似乎比家里还快活些,就反而不大愿意在家了。

    “听大人的话。”三娘子瞥过去一眼,瞬间让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乖乖低下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是啊!安全最重要,这个事情还是要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方薛氏凝重道。

    近朱者赤,跟着方锐这么久,三娘子、方薛氏也学到了方锐身上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娘、三姐姐,也不至于。女子学院毕竟特殊,作案人员不一定敢盯上。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语气顿了顿:“灵儿、囡囡真要继续去学院,我会在她们身上做好防护的。”

    杀人蝠长得丑,两个小丫头排斥,但碧玉蛇可以带上,还有黑王蜂,搭配他特制的药粉。

    再加上凤尾燕,即使五品武者,猝不及防之下,遭遇围攻,都可能被瞬杀。

    另外,还可以再调拨一些捕头过去看着。

    什么,公器私用?

    太难听了,换种说法,那叫:为了公务,守株待兔,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‘异兽、捕头,还有其它手段,重重防护,基本可以确认不会出什么问题。’方锐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饭后,返回房间。

    窗前。

    方锐望着外面的大雨,伫立良久,心中忽然生出一念:“或许,是时候突破二品了!”

    思及此处。

    他微阖双目,意识沉寂视线左上角的光点,面板如星光亮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