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96章二品 第(1/2)分页

第96章二品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【劫运点:10099】

    “二品之境,需要10000劫运点么?”

    方锐看向功法一栏中亮起的《养身功》,下定决心,今夜便立刻提升。www.ruxueshu.com

    召唤来几只杀人蝙、黑王蜂,吩咐它们,对这边格外加强守候,随后,进入密室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意识沉寂面板,在《养身功》后的‘+’上一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面板泛起涟漪般的波纹,《养身功》后的‘+’闪烁了下,消失不见,一股磅礴清凉气流从虚无中涌现,倒灌入身体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方锐感到自身进入一种冥冥之状态,无思无念,只有脑海中无数关于《养身功》的感悟如水流般流淌而过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突破,一切变化只在身体内部完成,这一次,那磅礴清凉气流竟然冲出体外,化作一道道晶蓝色光缕,缭绕着他周身,时而飞出,时而收回,穿梭不定。

    九品磨皮、八品易筋、七品锻骨、六品开窍、五品洗髓、四品换血、三品炼脏,一次次提升过的身体各部位,在这种荡涤之下,开始排出顽固残余的杂质,凝固在体表,形成一层灰垢。

    不错,武道二品,是为无垢!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身体内破入上三品构建的超凡网络自发显现,真气在其中快速游走,奔流激荡,逐渐由无色变为万古青木的淡青色,向着另一种能量开始升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两百来个呼吸后,缭绕方锐周身的光缕,才开始渐渐减少,最终,尽数消失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某一刻,体表的灰垢蓦然破碎。

    “二品成矣!”

    方锐睁开眼睛,之前突破之时激活的超凡网络尚未收敛,拂袖之间,周身青色光华缭绕,将污垢带出扫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感觉仿佛获得了新生,脱胎换骨。”他喃喃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方锐此刻的确不一样了,明明模样没有半分变化,也没有皮肤变白,可就是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,此刻超凡网络激发,看上去更加不同凡俗,飘飘乎遗世独立,仿佛下一刻就会飞走似的。

    那种缥缈出尘的气质,如果真要形容的话,只有一个字:仙。

    “这种变化,太瞩目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却是皱眉,想了一下,静默超凡网络,并且,有意识地压制这种变化。

    神奇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方才,看上去就如皓月当空般引人注目的他,此刻,却一下子普通下来,比以往还要普通些。

    这种普通,普通的不是相貌、气质,一定要形容的话,大概是存在感,仿佛一下子就被削弱了。

    “太过普通了,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锐心念一动,周身光华一闪,一下子就恢复到了往初,看上去和突破之前,没有半分变化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他满意点了点头,看向面板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99】

    【功法:养身功(举世无双)】

    【境界:二品(无垢)】

    【技能:方氏医术(圆满)、驯兽术(小成)、风水术(小成)、夺命刀法(圆满)、疾踪步(圆满)、易容术(小成)、掷燕十三手(大成)、薛家枪(未入门)(+)、劈山刀法(未入门)(+)、卜算术(未入门)(+)、窃术(未入门)(+)、农经(未入门)(+)、雕刻术(未入门)(+)、厨艺(大成)……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举世无双级别的《养身功》?”

    方锐心中泛起明悟:‘如果说,出神入化级别的《养身功》,世间还可能另有人达到;那么,举世无双级别,就意味着大虞之大,世间之大,在《养身功》一门功法上,再无一人可与我比肩。’

    至此,他已经凭借劫运点,将《养身功》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突破二品无垢境界后,我的具体变化么?”

    方锐关闭面板,细细体味着,忽而激发超凡网络,抬手在半空一拈,一朵淡青色半透明莲花在指尖浮现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他拂袖一挥。

    那朵半透明的淡青色莲花旋转着,飞出两丈多远,来到室内另一边,与闪烁跃动的蜡烛上半身重合,犹如给它盖上了一个灯罩,变成了‘宝莲灯’,连散发出的光芒都是淡青色的了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足足持续了七八个呼吸,才随着虚幻莲花如肥皂泡般破灭而停止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,三品炼脏诞生的是真气;那么,二品无垢,产生的超凡能量可称为真元!”

    “比起可离体一丈的真气,真元更加凝练,可离体三丈!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开始试验真元的特性。

    对肉身加持的效果,在超凡网络启动,真元流通之时,较之三品之时,提升了足足三成有余。

    另外,在治疗伤势、压制毒性等方面,也比真气增强不少。

    “二品无垢境界诞生的真元,可以看做是真气的纯化升华,更优版本,不错,很不错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:“整个淮阴府城,似乎都没有二品武者,我似乎就是一府之中的个体武力最强者?!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面对城中波澜诡谲的局势,总算是有些安全感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突破后会不会被人发现?

    方锐完全不担心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:武者的超凡能量,无论中三品的‘劲力’,还是三品的真气、二品的真元,都自带隐秘属性,有一种屏蔽隔离的特效。

    哪怕是上三品,只要自身超凡网络不显,看上去,也就是强壮些的普通人,当面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如神捕司司正周长发、葛长庚,不是也发现不了方锐的真正实力么?

    至于更多,什么突破一二品,就会立刻被大虞上层知晓、锁定?

    那就更是杞人忧天了。

    不说武者自带的隐秘性,就说整个大虞,辽阔无比,比前世一个大洲都大,那般直接精准锁定天下的一二品高手,是什么恐怖的概念?

    简直涉及到规则层面了。

    是,大虞似乎有改变天象的能力,可一个地区的人工降雨,和精准锁定一个大洲内非同常人的‘伪超凡人士’,那是一个难度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方锐正打算喝杯茶,就睡觉了,可突然听到府中有异样的动静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?我刚突破,就有人送上门,给我活动筋骨?”

    他眸光一动,放下茶盏,整个人已是从屋内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可随后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纵然方锐速度极快,锁定方位,立刻追索过去,来到了中院,可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扑簌簌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那道绸布蒙面的黑影,在杀人蝠、黑王蜂一哄而上的围攻中,连发出道声音都没能做到,直接就扑通一声倒地,彻底没了生息。

    见到方锐到来,这些杀人蝠、黑王蜂呼啦啦飞过来,绕着方锐一通飞舞表功,他甩出些特制药丸作为奖赏,打发走这些小家伙。

    随后,小心上前,一番试探,确认这人是真死透了,才揭开面罩,发现竟是……

    “段玉?!”

    方锐还以为是什么大敌,没想到,竟然是此人。

    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吧!”

    “这段玉直奔中院的荷塘,应该是瞅准了碧玉荷。不过,堂堂一个银章大捕,为了区区的碧玉荷的叶子,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着,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说,莫名感觉有些戏剧性。

    你说,你想要碧玉荷的叶子,至于偷么?

    放下面子,说几句软话,让我高兴高兴,再承诺一二三四五个人情,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肯定就给你了。

    可你这,为何非要来偷呢?还偏偏这么鶸,连坚持到我来都不行,不然也未必会死啊!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本着不能浪费资源的原则,在段玉身上一通搜索,银钱、功法什么的通通都无,只有一张阴灵丹的丹方。

    “还行,有一点收获,不过,这段玉来偷东西,随身带着丹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喃喃着,略一转念,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‘神捕司发福利,可以用贡献点定制丹药,这个比较紧急,段玉找不到碧玉荷的叶子,又拉不下脸向我恳求,当然,也可能是想节省一些,就做了一次梁上君子。’

    段玉同样也不认为,方锐会因为这点小事,就和他大打出手,乃至生死相向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的确是这样。

    ‘如果我没发现,让段玉偷走了碧玉荷的叶子,那正合他意;如果发现了,他就大大方方拿出阴灵丹的丹方,和我商量,割肉……’

    ‘可唯独没想到,因为自己太弱,根本没见到我,就在一群异兽的围攻中,死翘翘了。’

    方锐猜到了大致经过,再次感叹了一句事情的戏剧性。

    “这阴灵丹的丹方,阴属性丹药么?怪不得需要碧玉荷的叶子……咦?!”

    方锐突然看到一味药材,不由皱起眉头:“极阴极情之血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医术大成,在药理上也见识不俗,可唯独没听说过什么‘极阴极情之血’。

    “怎么听着,不是什么好玩意哪?!罢了,也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了,等下次见到葛道长时问问。”

    方锐暗暗记下阴灵丹的丹方,随后,真元涌动,将整张丹方连同段玉的尸体,一同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“段玉来我府上偷盗碧玉荷,也不知,是否在家中留下了什么线索?最好去检查一下,确保不会牵连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,但,若有万一哪?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画蛇添足,去段府一趟,反而留下痕迹?

    不会!

    方锐和葛长庚交谈过,武者、灵师,两者并无上下、优劣之分。

    灵师是有一些追踪索迹的手段不假,可武者的劲力、真气,亦是可以隔绝屏蔽。

    之前,方锐以真元对段玉毁尸灭迹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卜算之法?

    方锐自身也得到了一本卜算术,对此世的卜算,也算有些了解:实力强大、身居高位、命格特殊、大气运在身之类的人,卜算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就拿他来说,不提身怀的面板、劫运点这个因素,只说自身的二品实力,即使堪比上三品武者的上品灵师亲手卜算,赔上半条命,都未必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‘而且,朝廷中的灵师,似乎和葛道长那般的灵师不大一样,有什么禁忌。用葛道长的话说,就是‘栓上了狗链子’。’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不再想这些,径直出门去往段府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正如他所料,段玉知道偷盗这种事情不好看,也不认为自己会出什么事,故以并没留下线索。

    在检查一番后,确实没有疏漏后。

    方锐无声无息从段府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后半月,段玉一个银章大捕的失踪,在城中惊起了一阵波澜。

    甚至,因为碧玉荷的关系,方锐这边都有人过来,进行了一次例行询问,可也就是例行询问。

    再之后,一段时间没有发现,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反而,辖下童男女失踪案频发,让方锐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阴女子学院。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两个面容平平无奇的男子来到,真正实力,都是七品武者。

    “三个适格者,一人是朝廷银章大捕的家眷,此目标放弃。”一人拿出三幅画像,将其中一幅抽出毁掉。

    若是方锐在这里,必然会认出,这幅画像中的人正是方灵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此女走运。这次,需要大量适格者,上面吩咐了,除了咱们郑家、朝廷的六品以及以上家眷,其他人都大可抓捕,无须顾忌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人来了,动手!”

    两人大步冲向人群,在一片恐惧的尖叫声中,狰笑着抓了目标得逞,就要离开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大量人影从周围冲出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神捕司办案!”

    明里暗里,几重岗哨齐齐出动,仿佛守株待兔,早就等在这里似的,重重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是的,这是方锐为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准备的一重后手。

    至于凤尾燕、碧玉蛇、黑王蜂等异兽?

    在方锐吩咐下,只要不对方灵、囡囡展露出敌意,不直接对她们出手,它们是不会现身,暴露在人前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头儿,在您的英明领导下,咱们东南分司开创性地捉到了两个舌头,哦,就是抓捕童男女的下面线人。”

    牛八斤狂拍马匹:“您不知道,那可是两个七品武者,难怪以前没有抓住过。咱们的人费了好大的劲儿,也就是您布置全面,才在淮阴女子学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淮阴女子学院?!”

    方锐啪的一声放下茶杯,看向牛八斤,目光冰冷:“我家的两个小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儿,息怒!”

    牛八斤只感觉,方锐的目光犹若实质,仿佛能将人冰冻似的,不由缩了缩脖子,连忙道:“那些家伙也不是什么人都抓的,说是要什么适格者,目标也不是您府上的两位小姐。现在,您府上的两位小姐都已经平安送回府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么?”

    方锐之前的气势瞬间收敛,重新坐下来,端起茶杯,眸光闪烁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牛八斤又道:“不过,您府上的大丫鬟白芍,说是弟弟失踪,想请您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方锐一口茶水喷出来,眉头深深皱起,盯着牛八斤:“你他娘的,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?”

    “头儿,息怒!息怒!”牛八斤嘿嘿赔着笑。

    方锐正想细问大丫鬟白芍弟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,李大胆面色难看地进来,眼眶通红:“头儿,我家黑娃失踪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派人看着了么?”

    方锐公器私用,下面人自然有样学样,如李大胆、荀不惑、牛八斤三人,都调拨了衙门人手,看着自家家人。

    对此,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是找了人看着,可来人将两个保护的捕头打伤了,光天化日之下,直接掳走了!”李大胆攥紧拳头道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方锐眸光深深。

    对这件事,他其实是有猜测的,前几日神捕司才联合郑家发福利,没过多久,城中就频频出事……

    这可能牵扯到了大虞背后隐藏的龌龊。

    ‘可若是真如我猜测的那般,大虞朝廷已经疯狂到,对自己人下手了?还是说李大胆级别太低?抑或者,这次有什么不一样?’

    方锐看向牛八斤:“八斤,抓到的那两个舌头,审问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审了。不过,”

    牛八斤面露尴尬之色:“他们一副大有来头的样子,不慌不忙,还叫嚣着让咱们好好招待,说是很快就会有人领走,来大牢就像游玩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儿,让我去审问吧!”李大胆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方锐摆摆手。

    等李大胆离开了,牛八斤才道:“头儿,李大胆这个状态,别真把人弄死了。到时候,您不好交差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是有分寸的,虽说和李大胆是欢喜冤家,但也就在鸡毛蒜皮上的小事斗斗嘴,真正大事上,还是不含糊的。

    比如方才,就没有出言阻止,不然真要和李大胆结仇了。

    至于此时开口?

    一方面,也是出于好意提醒,担心那些人真的背后有人,找来了,方锐不好交差;另一方面,也怕李大胆一时冲动,耽误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是得去一趟牢房。”

    方锐豁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是担心李大胆弄死了那两人,两个底层执行的小人物而已,死了也就死了,兜得住!

    幕后之人也不敢摆到明面上,拿这个说事。

    方锐是想到了康怀风:‘或许,能从此人口中能得到真相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进大牢。

    就听到鞭子啪啪啪的破空声,还有李大胆愤怒的声音:“你们抓的孩子,都送去哪了?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?我让你们嘴硬,给我上大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敢,我可是……啊~”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……啊啊啊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头儿,这……”牛八斤苦笑。

    方锐沉默了下,道:“由着他发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