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74章 ,道果 第(1/1)分页

第274章 ,道果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74章 ,道果

    “劫运,灾劫、命运,早就昭示了面板的本质,只是没想到,一道大罗命运规则也只是面板本质的一部分,面板真正等阶还要在大罗之上?”

    “大罗境界,代表完全执掌一道大罗规则,更上的境界,乃是数道大罗规则编织成一颗道果吗?而我的面板本质,似乎正是一颗残破的道果!”

    凭借方才的心有触动、刹那感悟,方锐看懂……不,更准确的说,是认出了那一道大罗命运规则,却不意味着立刻就能炼化执掌,毕竟本身只是六阶,与大罗规则本质相差太大。【翠丝阁】

    ——就如面对一本天书,曾经一字不识,如今,也只是知道某个章节的名字,可以做到磕磕绊绊艰难阅读。

    不过,纵使如此,也意味着,他能更进一步运用面板,做到许多曾经看上去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老妪看着进入院中、出神伫立的方锐,身子仍在颤抖,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再见小时候所遇那位仙人。

    不怪她如此激动——小时候的遇仙之事,不仅改变了自己命运,也深刻影响了整个江家的命运,她的爷爷、她的父亲,都在等着仙人重现收徒,但皆是没能等到,她却有幸在垂垂老矣之时,终于等到了。

    ‘仙人曾说,我家后辈中,会有他的弟子……’老妪看向江清雪、江晴雨孙女俩,浑浊的眸子中有着一种隐隐的期待。

    江清雪、江晴雨作为江家双璧,自然也是听过奶奶、奶奶的爷爷一起遇仙之事的,据传奶奶是有大福气的,一辈子顺顺遂遂,遇大事不惊,印象中,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奶奶有如此大的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‘仙人?!’

    一对小姐妹自然是极聪明的,看看自家奶奶,又看看方锐,各自心中满是思索、好奇,仿佛发现了什么天大秘密。

    江清雪、江晴雨双胞胎姐妹心有灵犀,眼神碰撞,你推了下你,我推了下你,显然都是想让对方询问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相对更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妹妹江晴雨趴在老妪耳边,小声问道:“奶奶,这叔叔是不是您说过的神仙啊?”

    如小大人一般的姐姐江清雪,小小年纪就有种看上去清冷的气质,此时却也忍不住八卦地竖起小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当老妪微微颔首,这一对双胞姐妹,两双乌漆漆、亮晶晶的大眼睛瞬间瞪大。

    虞云澜注意力却已不在江家姐妹身上,而是在这小屋本身,方锐对她讲过的,虽然从没有来过,但一草一木都好似久违重逢,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极为奇异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他与亲人,还有那个女子生活的地方。’

    她心中忽而对那个叫三娘子的女子无比羡慕,如果可以,愿意付出一切与对方交换人生。

    姜若瑄、徐缓站在后方,以他们的灵慧,自然能发现不同寻常的地方,方锐不对劲儿,虞云澜也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却不约而同,当做什么也不知道、看不出,保持安静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方锐意识从心灵深处脱离,眼前的熟悉的、不止一次出现在梦中的景物,再次变得清晰,不由轻轻一叹,压下心中的复杂心绪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收走此地?”对这穿越之初的故居,方锐自然是有保存下来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回仙长,这座屋子是先祖的一位故人托管,您可是那位?”老妪声音颤抖问道。

    小时候,在与爷爷一同遇仙后,她的爷爷分析了很多,曾提出猜测,那位仙人可能是江家先人‘前人种树’的善缘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跨越时空的猜测终于要得到验证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,我托你们玄祖江平安代管。”方锐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得到确认,如一只靴子落地,一切清晰明了,老妪也在瞬间明白了,当年自家为何能到仙人青睐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仙长您收走这里,那是应该的。”她长长吐出口气,释怀道。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一笑,身后洞天虚影一闪,这个小屋、连同旁边,曾经三娘子的屋子,一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让江清雪、江晴雨双胞胎齐齐眼睛瞪大,异口同声‘啊’地叫了一声,又同时捂住小嘴,两个容貌精致、一模一样的小小姐妹动作一致,如同照镜子,有种说不出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可想学?”方锐忽而看向双胞胎的妹妹江晴雨,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!”江晴雨娇娇弱弱,细声细气,却是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会主动争取。

    “通过考验,我就是你的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江晴雨还想说什么,方锐周身一股玄奥波动拂过,让她动作一顿,闭上了双目。

    这股波动继续向外扩散,循着冥冥中的命运因果线,跨越空间,出了云州,精准寻向那些曾与他有缘法的故人之后。

    ——正是之前的触动、感悟,让他看到了面板本质的大罗命运规则,此时,稍稍撬动,才能做出如此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曾经与方锐有缘法的荀不惑、李大胆、牛八斤、周长发……后人之中,年龄合适、资质在水准线之上,皆是进入了南柯一梦的奇异状态。

    此为‘问心关’,若能通过,便会得知详情缘由,知道抓住了大机缘,成为方锐的弟子;若不通过,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只是一个恍忽。

    虞云澜已领悟规则力量,这时,瞬间惊动,从感怀的情绪中脱离,看向方锐,感受到了一股无上规则的力量。

    姜若瑄自然是接触不到规则之力的,修行的《道心种魔大法》,对精神力量感知极为敏锐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给眼前的一二人构造幻象炼心,这不难做到,但跨越无尽空间,明确指向一些人,却是万万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徐缓本身是地灵体,又修行《皇天后土诀》,在大地上感知范围极大,可却瞬间感知到方锐身上的波动遥遥而去,已超过了他的感知极限。

    总之,这般手段他们看不懂,但大受震撼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方锐看向小小只萝莉江清雪:“这是你妹妹的机缘,若是通过,可为我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【,】

    他顿了顿,故意没说江清雪,见到这小丫头,就如见到了小号的虞云澜,忍不住想逗弄一下。

    老妪听到这话,又是欣喜、又是失落,欣喜自不必说,一个孙女就要成为仙人弟子,而失落么?

    她看向另一个孙女江清雪,又看向方锐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不过,小小的江清雪却也是个又主见的,此时,竟然如个小大人般,一板一眼对方锐行了一礼:“仙长,我也能成为您的弟子吗?我愿意接受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,只是相较于我却是有人更适合作为你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方锐没再卖关子,微笑道:“云澜,你看?”

    虞云澜被点名,微微抿了下如樱花般的唇瓣。

    因为方锐的原因,并不需要再背负守卫世界的责任,下一代天心玄女其实已无存在的必要,故而,她本来是不打算收徒的,不过在看到江清雪后,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‘毕竟是他的故人之后,他收了妹妹,我收了姐姐,成全这一段缘分,倒也不错。’

    如此想着,虞云澜看向江清雪:“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作为天心灵体江清雪此前一些表现也证明了心性,倒也不必另外考验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天心灵体的感应,江清雪在虞云澜身上,感受到了同样的亲近,并无犹豫,干脆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快向你师尊行礼。”

    老妪拉着江清雪,对虞云澜拜下,对她来说,两个孙女都能跟随仙人而去,有了归宿,已经是江家莫大的福气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今后你便为我的弟子罢!”

    虞云澜清冷玉颜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,轻抚江清雪头顶,确认了师徒关系。

    其实,天心玄女代代单传,资源集中,当她的弟子,还真未必不如拜入方锐门下。

    “师尊,以后我们可是要离开这里,去远方修行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爹爹、娘亲、奶奶,能不能也带上?”江清雪忽然看向虞云澜,眼巴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虞云澜清冷玉容上浮现思索之色,如远黛的蛾眉微蹙,曾经代代天心玄女,皆是在小时候被带离家人身边,斩断尘缘因果。

    如今,这规矩倒不是不可以更改,只是,带上江清雪家人,就要平添许多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老妪见到虞云澜蹙眉,当即对江清雪呵斥出声。

    她固然也不舍得一对孙女,这么小就要离家远行,也想在身旁看顾,但更怕让孙女错过这天大机缘,或者因此惹得孙女的师尊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时,方锐开口了:“若你妹妹成为我的弟子,亲近之人也可入我的洞天,随时相见。”

    在他规划的天界中,不仅有神,也当有人。

    “咦?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方锐突然感应到‘问心关’结束,有三人通过。

    江晴雨赤子无暇,竟然是三人中第一个通过的;其余两个人,一个是周长发的后代周灵汐,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;最后一个是吴州淮阴府的故人荀不惑之后,一个名为荀三七的游侠。

    此时,在借助面板的大罗命运规则之下,二人姓名、位置、许多过往信息,尽数反馈得来。

    ‘周灵汐,得益于周长发留下的家底,从小家境殷实,性子古灵精怪乃是风灵体;而另一人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神色不由有些古怪:‘荀不惑那个老苟,当初多谨慎一人,也不知,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狂放不羁的后代,游历斩妖的游侠?啧啧!’

    他暗暗摇头,心念一动,此二人信息映照入姜若瑄、徐缓脑海:“若瑄、徐缓,辛苦你们一趟,前去接引你们师妹、师弟入门吧!”

    “谨遵师命。”姜若瑄、徐缓应诺一声,雷厉风行去了。

    “此行日久,感悟良多,我意回归整理,这边之事处理完毕,我们就返程建业吧?”方锐看着醒来的江晴雨,确认了师徒名分,对虞云澜道。

    “自是由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月后。

    丰州,松山府。

    周灵汐掐腰,不客气地看向姜若瑄:“你就是师尊派来接我的人?”

    此前八年中,游历十多州,途中方锐也曾讲过一些故事,姜若瑄看到此刻的周灵汐,就莫名想到了方锐讲过的《西游记》一幕,‘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’既视感。

    “四师妹,你或许搞错了一件事情,我是你的大师姐,并非师尊派来接你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不是师尊的手下么!”

    周灵汐瞬间作出乖巧状,一双水汪汪的灵动大眼睛却是骨碌碌一转:“大师姐,那啥,咱们打个商量呗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比试一场,你若输了,就去和师尊说,咱们重定排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当大师姐?”

    姜若瑄忽而转身,认真看向这个四师妹。

    方锐给出的信息,周灵汐性格古灵精怪,如今一见,哪是古灵精怪,简直性格恶劣——当然,这是玩笑话,能过‘问心关’,至少说明本性、本心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周灵汐感觉自己仿佛被姜若瑄看透,莫名心虚,可旋即又想到自己没必要害怕,挺起小胸脯,哼哼道:“好吧,我承认了,我就是想当大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曾有名言,‘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’,又有言,不想当大师姐的弟子不是好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大师姐,咱们比武定位次呗!我是风灵体,如今修为武道上品,不要说胜之不武,我可以压制到和大师姐你同境界。”

    周灵汐一副‘我可以让着你’的样子:“对了,大师姐,你什么境界来着?”

    “元丹七转,相当于,真人、或者武圣后期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周灵汐噎了一下,旋即又嘴硬:“我若是早跟着师尊,现在肯定也早达到了这般境界了,说不得比大师姐你还高哩!”

    “也许。还要比吗?我可以压制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看打!”

    不等姜若瑄话音落下,周灵汐叫了一声,立刻先手偷袭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不行了,大师姐,我认输,咱们比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这次比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书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周灵汐俏脸上,满是绝望,生无可恋,从修为到琴棋书画,赫然全方位被按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每一个大境界的提升,锤炼神魂、脑域开发,学习能力就会进阶一个大层次;方锐洞天中,藏经阁藏书浩如烟海;方锐又要求弟子学习琴棋书画,陶冶情操,锤炼心境……

    总之,这八年过去,姜若瑄、徐缓二人,不提修为,在其他各方面也堪称类拔萃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师姐,你说,我到了师门,会不会进步飞快,变得比你还厉害?”周灵汐想到什么,忽然又提起斗志,挥舞着小拳头问道,显然,还没放弃找回场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姜若瑄认真思考片刻,给出答桉:“进入师门,在师尊身边,定然是会进步飞快的。不过你在进步,我也在进步,我又比你我早入门八年,想来,恐怕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周灵汐感觉姜若瑄说的好有道理,然后,顿时就感觉失去了人生乐趣。

    姜若瑄看着这个四师妹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徐缓也找到了五师弟荀三七。

    荀三七乃是一个游侠,游历四方,接悬赏,斩妖除魔换酒,当真是潇洒惬意。

    “御剑乘风去,除妖天地间!”

    当徐缓找到的时候,荀三七刚斩了一头狼妖,正在狼妖尸体旁痛饮烈酒。

    “五师弟,随我去见师尊吧!”

    “那天之事并非幻象,乃是真的?这么说,曾经西南三州战略大迂回的幕后主事人、南虞开创者、大虞掘墓者、新虞太上,成了我的师尊?”荀三七一副至今仍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,五师弟,走吧!”

    相比周灵汐,荀三七很容易就跟徐缓上路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‘三山印’如今已经晋升灵宝,徐缓操控变大,载着荀三七升空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进入师门后,是不是生活特别丰富多彩?我看话本中,什么试炼、任务、除魔斩妖、门中大比……”荀三七兴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修行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除了修行之外?”

    “看书,修行。”

    荀三七:……

    “无趣!无趣!”

    荀三七叹息着,试探道:“二师兄,那啥,我能不能反悔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打过我,或者猫兄。”

    徐缓气息锁定荀三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“喵!

    他怀中一只猫妖跳出变大,赫然也触及到了二阶层次,瞥了荀三七一眼,仅仅气息,就让对方有一种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荀三七从心闭口,并深感自己不够强大,再也不谈反悔此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五师弟倒是个趣人。”徐缓心中暗道着,操控‘三山印’向建业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姜若瑄、徐缓去寻两个师妹、师弟之时——

    方锐一行,已回到了建业。

    自新虞元年冬,离开建业,开始旅途,如今结束返回,已是新虞八年秋矣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