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68章四品 第(1/1)分页

第68章四品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【劫运点:5089】

    “这么多?!”

    方锐惊讶:“常山县城,经历过旱灾、兵灾,直到瘟疫爆发前,大概只剩下一两万人。www.ruxueshu.com前两日,具体感染瘟疫的人,以家庭为单位一起划分进去,也就两三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句难听的话,即使烧城,也不可能将义军、百姓,全城人尽数烧死,因为那般,怎么执行下去都是个问题。最多也就是划分一片一片,确认完好的迁离,有病灶的周遭连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不会真的想烧城吧?!话说,以义军中那个狠人的作风,攻城剩下的流民都能屠戮,做出这办事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方锐越想越觉得可能:“可这般的话,劫运点又似乎稍稍有些少了。”

    他反复揣摩着,心中渐渐明悟:‘将劫难消灭于萌芽,肯定比灾劫已经开始,正在发生,获得的劫运点要少得多,这是必然的!’

    就如,现在解决瘟疫,肯定不如,等瘟疫扩散到其它县城,乃至传播一府、一州,到时再解决获得的劫运点多。

    “但要知道,真拖得那么久,瘟疫发生多次变异,我也未必能解决得了了。可能到了那时,一城一地,就有几个版本的病菌,根本无法遏制!”

    若是再来一次,方锐必然还是会选择将瘟疫消灭于萌芽。

    无它,就四个字:可控、安全。

    “灾劫大小、参与程度深浅、与我自身牵绊高低、正在发生与否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总结着劫运点的收获规则,感觉自己对‘劫运’二字的理解,有了更进一步的加深。

    “嗯,摸索劫运点规则,以后有的是时间。现在,当务之急却是另一件事!”

    他看向面板,功法一栏,《养生功》后方已经出现了‘+’。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提升境界了!”

    “唉,话说,我本想依靠自己好好修炼的,无论功法,还是技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是真的,别看方锐有空没空,就陪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玩耍,给她们讲故事,可更多时候,还是手不释卷的。

    “适逢乱世,各种灾难来得太急、太紧,给我发育的时间太短,哪有什么机会啊?”

    徒呼奈何!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努力,都是外界环境逼得。所以,一时加点一时爽,一直加点一直爽!”

    “给我加点!”

    方锐心念一动,意识沉寂面板,在《养身功》后的‘+’上一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熟悉的清凉气流再现,从虚无中涌出,灌注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如提升技能之时,方锐陷入了顿悟,有关《养生功》的感悟丛生。

    是的,不同于以往提升境界时,对《养生功》的理解如涓涓水流般加深,这一次如潮水般的感悟在心头奔荡涌现,占据了他的大部分心神。

    就好像,以往的积累一朝勃发,终于,在一块块拼图之上,盖起了一栋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这一刻,《养生功》从登峰造极突破到了另一个更高的层次,冥冥不可言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从虚无中涌出的磅礴清凉气流,少许沉淀入身体,大部分则是随着血液循环,一圈圈游走周身,带来莫名的变化。

    四品境界,是为换血!

    方锐感知到,在那股清凉气流作用下,六品开窍诞生的明劲,五品洗髓诞生的暗劲,皆是化作了养料,或者说被重新整合,化作了另一种更加强大的劲力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周身血液中,外表看似没有半点变化,可内里,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用直指本质的话说,就是:超凡因子融入了血液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百来个呼吸后,明劲、暗劲尽数转化为另一种更强大的劲力,而那股磅礴的清凉气流,也逐渐消耗殆尽,突破来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“四品成矣!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睁开眼睛,看向面板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3089】

    【功法:养身功(神乎其技)】

    【境界:四品(换血)】

    【技能:方氏医术(大成)(+)、驯兽术(未入门)(+)、风水术(未入门)(+)、夺命刀法(小成)(+)、疾踪步(未入门)(+)、易容术(未入门)(+)、掷燕十三手(未入门)(+)、薛家枪(未入门)(+)、劈山刀法(未入门)(+)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神乎其技级别的《养身功》?能够冠以一个‘神’字,怪不得,我之前那种感受,冥冥不可言说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,关闭了面板,欣然地喃喃道:“四品换血境界,终于是成了!”

    “至于,具体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他起身去,抓了一把黄豆洒在桌子上,退开二三尺,默运劲力,右手向前虚按。

    噼啪!

    空气中陡然响起一道炸响。

    那些黄豆……似乎没有半分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,等方锐近前去,对着它们吹了口气,顿时,一颗颗纷纷粉碎崩塌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,六品开窍诞生明劲,五品洗髓诞生暗劲,那么四品换血,诞生的劲力可称为化劲!”

    “化劲,兼有明劲、暗劲之妙,刚柔并济,可刚可柔,并可离体三尺。”

    方锐想到,当初看到林雄与夏家老太爷、义军左伯阳交手,相隔二三尺,就能打爆屋顶飞檐:“如今,我也可以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尝试了一下化劲对身体的属性加持,发现更胜过暗劲三成有余。

    “四品换血啊,武道至此,已经是常山城中的巅峰了,夏家老太爷,义军左伯阳,也就是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并且,那两人,一者气血衰落,一者新近突破,即使现在,方锐同他们交手,都未必弱于对方。

    “当然,也不能自满,我的《夺命刀法》虽然小成,但那两人,一个人老成精、经验丰富,一个刀口舔血、厮杀无数,也差不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无论如何说,我都是常山城中最顶尖的二三人之一了!”

    “甚至,只要不吝惜劫运点,加点武技,顷刻间,就能变成常山城中最强之人!”

    方锐迟疑地看向面板,还剩下的三千多劫运点。

    “按照客观规律,类比七品到六品,突破三品,应该是四品的2.5倍,5000劫运点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说,突破三品,就是突破四品所需能量的2.5倍,不能如此简单地量化堆积。

    劫运点特殊,本就是高等级能量,省略了转化,可对其他人来说,突破三品所需要的精纯能量,是百年大药根本无法提供的。

    甚至,突破上三品境界,那般所需要的比大药更好的药材,方锐根本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垄断。

    就如:下三品到中三品,地方大族把控了大药,对野生武者垄断;中三品到上三品,更高层的州府世家,同样把持着这种资源,对地方大族垄断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道,越往上去,就看得越清楚,层层阶阶,等级分明。不过,这些不关我事,我也无须为这些烦恼!”

    方锐犹豫的是另一件事:是存着劫运点,还是提升武技。

    ‘如果突破三品境界,真是5000劫运点,那么,现在的三千多点劫运点,已经是一大半了。’

    ‘或许应该攒一波,冲击三品。提升武技,这个倒是不急,反正目前整个常山城中,基本没有能威胁到我的。’

    ‘再者,劫运点存着,若真有需要,再立刻提升,也不晚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武道三品一个台阶,从中三品迈入上三品,那将会是一个天翻地覆的质变,对此,他还是极为期待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匆匆两日过去,城中已是迅速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那些感染瘟疫的患者,能治的都治了,不能治的没了,普通人体内有了抗体,基本形成了群体免疫。

    这场瘟疫,因为方锐的一纸药方,还没有彻底爆发威力,就如此虎头蛇尾,草草结束。

    当然,对满城百姓而言,这绝对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午后。

    大大的太阳下,室内室外通透明亮,空气中有细微的光尘飞舞,无风无云,暖暖的让人想要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廊檐下,方薛氏、三娘子坐在一起,做着针线活,不时从一旁泛黄的老旧竹篾笸箩中拿着剪刀、锥子,小声闲话着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,在稍里一些的屋子里,撅着小屁股,趴在桌子上,吹着‘纸蛤蟆’斗着玩。

    ——就是那种纸张做的‘纸蛤蟆’,在后边一吹,蹦蹦乱跳,在桌子中间对碰,同样是方锐给她们捣鼓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哈欠!”

    方锐放下脸上盖着的医书,小心收好,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    ‘江兄有两日没来了。这一二日间,城中完全恢复秩序,他再忙,也不至于没空过来一趟,难道是出了什么事?’

    ‘罢了,他不过来,我自过去!’

    方锐起了去甜水井胡同看望的心思。

    颇有那么三分‘兴致既起,说走就走’意味。

    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——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伴随着堂屋外面的敲门声,江平安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方兄弟?!”

    “江兄,这么巧,我还想着,这就去看望你……嗯?你这脸色,怎么回事?”方锐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只见:江平安脸色苍白,好似大病了一场,刚刚痊愈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医术,无须诊脉,只是看了一眼,大概就能判断出:江平安应是感染了瘟疫,并且在瘟疫爆发期过了一半天后,方才喝药,纵使用他那份传出去的药方治好了,可身体也亏空不小。

    “有酒么?!方兄弟,咱们坐下慢慢说。”江平安说着,将手上带来的物资递过去。

    方锐看了一下,这次的物资极为丰盛,其中除了鸡、鸭、兔、黄豆、猪板油之外的紧俏货外,竟然还有两根山参,虽然算不上什么上年份的老药,但也相当珍贵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客气,大大方方收下,礼尚往来,稍后等对方离开的时候,开上一份药方、准备些上年份的老药,作为回礼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江兄身体,不大适合喝酒,我这里倒是有些不错的茶叶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两人在院子中,树下石桌相对坐下。

    江平安再次来到这里,落坐在石凳上,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,与以往相比,今日今时的心境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重逢老友的欣然;死里逃生的庆幸;劫难之中,人情冷暖的心酸……的确是,让他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汩汩!

    方锐提起茶壶,给江平安、自己各自倒上了一碗,茶水在光影浮动的陶碗中荡漾,一圈圈晕开涟漪。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江平安捧起茶碗,慢慢道来:“那天,我从方兄弟这里得到口罩、驱虫药囊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从我感染了瘟疫后,无论同僚、下属,还是以往帮过的那些人,纷纷避而远之,就连为我向方兄弟传递一个消息,都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本以为,再也见不到方兄了。”他苦笑着,语气中不胜唏嘘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般凶险?!那些人……”方锐声音中带着些冷意。

    以他的医术,自然能看出,若是江平安再晚上一些,怕真是……

    若是那般,方锐也不会便宜那些人,让那些人喝上他药方所配的药!

    是,可能在外人看来,那些人的做法无可厚非,但那又如何,他也不是完全理性。

    帮亲不帮理,不是很正常么?!

    “方兄弟,罢了!”

    江平安笑着摆手:“我痊愈后,那些人已经过来赔礼了,送来了不少好东西,我也收下了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遭啊,我也算看明白了,人生在世,难得糊涂,也不必太过计较。”他摇摇头,捧着手上的茶碗,轻轻咂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江兄好心境!”

    见江平安如此说,自己都不追究了,方锐自然也不会越俎代庖:“我看江兄此刻提起这事,尚能谈笑自若,知世故而不世故,这般心态,殊为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江兄为百姓染病,英雄也,我以茶代酒,敬江兄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般事情,他是做不到的,不过,却不妨碍心中敬佩,也更愿意和这样的人做朋友。

    “哪里?!”

    江平安摆着手,坦诚说道:“我没有方兄弟说的那般无私,说实话,事后我都后悔了。纵使现在,让我再来一次,我大概也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明白了,我啊,就是个普通人!”

    “再者,这次一时冲动,若非有那位医术大师的药方,救了一命,怕也是早没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遗憾叹息:“那位研究出药方的医术大师,夏家、义军都曾寻找过,可却是无果。想来,那位大师不过云游至此,可能已经离开了吧?只是可惜,我不能当面道一声谢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方锐和江平安碰碗,心中暗道:‘不用了,江兄,我这就当你谢过了。’

    “这次之事,其实相当险恶!”

    江平安说起自己打听到的幕后隐秘:“也是事后,我才听说,原本义军上面,已经打算火烧常山城了。所有感染人家、疑似病例方圆十丈,全部留下,其它区域人家撤离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亏,有那位医术大师出现,不然这次,整个常山城怕是都要付之一炬啊!”他深深叹息道。

    ‘果然!’

    方锐心头一动:‘我还真没有低估义军中的那位狠人。’

    之前的猜测得到验证,可以说,他至少间接救了半城的人。

    略过瘟疫这茬,两人又聊起城中局势。

    “一波刚平,一波又起。瘟疫这事才结束,夏家又开始搞幺蛾子了,想要重新组建帮派,替代曾经的老虎帮、野狼帮……”

    江平安说起这事,微微摇头:“可如今,是义军掌控常山城,哪能同意这事?为此,两家闹得很僵。”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方锐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对夏家的做法,他其实是理解的。

    仅仅是他一人,想要维持境界,所要消耗的大药、老药,都是一笔不小的资源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夏家有一个四品,两三个五品,还有那么大一家子,需要的资源更是海量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不收割压榨民众,根本无法维系。

    不过,方锐理解归理解,但欺负到自己头上,想把自己当韭菜割,还是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‘本来,还想留夏家一些日子的,没想到,他们竟这么心急……’他心中冷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就着一壶茶水,闲聊着话,一直聊到日头偏斜,江平安才带着方锐的回礼告辞,踏着夕阳的余晖返回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