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35章 ,碎金 第(1/1)分页

第235章 ,碎金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35章 ,碎金

    哗!哗!哗!

    一片片血色荆棘破土而出,肆意招摇,顷刻间风景秀丽的山林就好似化作了魔窟,缕缕血色光芒凝为一根根粗壮藤蔓光影,扎入虚空。www.wangzaishuwu.com

    上方,圣皇意识依附的金人,已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视线变幻。

    圣皇眼前出现一片血红的空域,本能释放出吸收神州龙气凝聚的护体金光,道道金芒如无量佛光绽放,可转瞬就被一股无形力量压缩到仅剩周身三尺。

    她细细体察,素来泰然不惊的神情,罕见变色:“这是……军阵构造的阵法世界?!”

    兵家军阵之道正是由圣皇创出,集众之力,模彷玄域真君的领域压制,自然对此道极为了解,堪称兵家之祖。

    可越是了解,越是知道这片阵法世界的恐怖!

    是的,注意圣皇的用词,她说的并非是阵法空间,而是阵法世界!

    何为世界?

    洪虞界这般的一界,是为世界;比洪虞界世界本源弱小的小世界,也是世界。

    而这方阵法世界,也可以非常勉强地称为世界了。

    当然,相比拥有日月星辰、可以吞吐混沌之力转化世界本源、不假外求的真正世界,这方所谓的‘阵法世界’,简直可谓是简配版中的乞丐版,但也拥有天地之力、勃勃生机、三才分明等关键要素,远远超出了阵法空间的层次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想象,在这方阵法世界的加持下,此阵之主能爆发出多么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以军阵原理,集中磅礴无尽的杀伐之气,形成阵法世界,这是古往今来,一代代兵道大家孜孜不倦的追求,但仍只存在于设想中、概念中的存在,今日却是真实出现了。

    此时,哪怕圣皇看到了这般实例,都不明白是如何做到的,这才是之前她罕见失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正是阵法世界,圣皇好眼力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一道人影凭空出现,一根根粗壮的血色荆棘藤虚影簇拥拱卫着,开出一道无边血花,此人站立其上,一袭黑衣如魔王在世。

    不是方锐,又是哪个?

    这阵法世界,以他天人境界的‘内天地种子’为核心;神通万物生长、生命活化,百万劫运点催生出的地荆棘成阵,进行供能;神通‘多多益善·残’统帅杀伐之气;又注入南虞皇朝的人道气运、天道功德转化的世界本源之力、‘轮回池’轮回法域之力;最终,还有神通‘天子望气’调和三才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这方阵法世界,乃是方锐如今种种神通,各种能力,相互配合的集大成之作。

    在这里,方锐的天人境界,经过阵法世界加持已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此特殊状态有着极大限制,人道气运、天道功德、轮回法域之力,三者消耗自不必说,还需要提前准备,不好移动,只能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成功堵到圣皇意识附身的这道金人,关键在于,提前以轮回法域标记了对方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:方锐一路风驰电掣赶路,绕到前方,布下陷阱。

    而圣皇来到南虞,为求隐秘,自是不敢嚣张地暴露气息,极速赶路,况且,一路上还在考察南虞生态,为大虞将来改革做准备……

    种种原因综合之下,才让方锐将圣皇堵在了半路,捉鳖入瓮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

    圣皇蹙眉。

    说来,这还是她与方锐的第一次真正见面,在见到方锐后,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大概是某个地方露出了破绽,才被半路埋伏。

    然后,她下意识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——正如方锐猜测的那般,虽然‘山河社稷图’中暗手已去,但圣皇仍可以感应‘山河社稷图’的位置,此时却并未察知到‘山河社稷图’在附近。

    其实,若是虞云澜真的带着‘山河社稷图’跟随方锐来到,在他们二人绕到前方时,以圣皇的警惕,就会立刻远遁千里,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“圣皇可是在找虞道友?看来你果然对‘山河社稷图’有着感应,不过不用看了,这次只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方锐并没有让虞云澜不带‘山河社稷图’来,不带着‘山河社稷图’,虞云澜不过三阶巅峰战力,在此时这般对决中,并没有太大帮助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圣皇轻轻鼓掌,哪怕被半路伏击,觉察到阵法世界时微微失态,也很快平静,此时深深看了方锐一眼:“论天赋才情、谋略心智你在我生平所见中,自上古朔今,也可当得第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此说着,怀中一道小幡突然化作流光飞出,这般不要面皮地夸赞方锐,赫然只为吸引注意力,进行抢攻。

    半空中,‘混沌四象幡’爆发出极致璀璨的混沌色光芒,四散凝形。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四灵神兽出现,每一个都足有数百丈之巨,虽然只是能量态,但却每一个都栩栩如生,宛若活着,威压、神态更是几若真实。

    它们盘旋成圈,内部一道混沌黑洞凝聚,恐怖的混沌力横扫,好似要重炼地水火风,重开天地。

    如此威力,超过应无极使用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,不知道多少矣!

    这自然是因为,应无极不过玄域真君,根本没有发挥出‘阴阳无极剑’的真正威力;而这道金人乃是货真价实的四阶存在,再加上圣皇对先天至宝的了解,动用‘混沌四象幡’威力可谓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圣皇身形变得虚幻,周身空间力量涌动,似乎就要强行离开这方阵法世界。

    是的,她不认为只凭‘混沌四象幡’就能奈何方锐,谋求先离开此处——即使要打,也不能在这个方锐的主场!

    如果是其它阵法,哪怕大虞皇室的四阶阵法‘九幽黄泉万尸大阵’,在这一手下,恐怕也就被圣皇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“呵,没想到圣皇类我啊,也完全没有半点所谓的强者尊严、风度!”

    方锐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若在别处,他自不敢如此托大,可是这是他的阵法世界。

    如果说,圣人乃是世界之主,可调动一方世界之力;那么,他就是这方阵法世界之主,同样可调动这方阵法世界之力。

    如此状态下,即使圣皇本尊来了,不借助轮回法则,都有信心一战,何况只是一个金人乎?

    “缚!”

    方锐宛若口含天宪,一字出声。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先天至宝‘混沌四象幡’所化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灵,衍化的混沌力量直接被阵法世界吸收,虚空之中,并有一道道阵法世界之力凝聚的锁链探出,将混沌四灵困缚。

    纵然它们如何悲鸣挣扎,亦是半点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禁!”

    又是一字落下。

    整个阵法世界,世界之力形成纵横密布,形成一道道拉网般的能量网格,直接锁定一处,刺破涌动的空间之力,将圣皇压迫显形。

    是的,方锐仅仅出了两字,圣皇不要面皮抢攻,谋划逃离的大招,就被化解于无形!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方锐没有再动用阵法世界之力,只以自身武道天人境界实力,身形一闪,出现在圣皇身前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自他突破天人境后,还没有真正试验过自身战力,而此时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!

    不但可以给增加战斗经验,而且,还能进一步逼迫圣皇的底牌。

    毕竟,这只是圣皇意识附身的金人,自然要寻求利益最大化,试探她的手段,为将来决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方锐乃是天人境状态,这一拳唯我唯一,裹挟内天地之力,带着残影,向着神通‘天子望气’观望到的圣皇一处破绽打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圣皇周身五彩龙气流转,一个动作之间,这处破绽竟然变成了诱敌之手,格挡的同时蓦然一甩将方锐扔开去了。

    仅此一招,就可看出,这金人战斗经验丰富,远非在当初两界山异空间中可比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可以理解,圣皇意识附身金人之上,这相当于圣皇代打。

    ‘刚才那个手法,妙啊!’

    方锐神通‘天子望气’启动,双目闪闪,正待再次杀去。

    可这时,圣皇连手的反击却已是到来。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一道粗壮的龙形能量咆孝冲杀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方锐天人之力笼罩全身,一招降龙伏虎,向着金龙抓去,却不知圣皇用了何等技巧,那金龙蓦然一招龙抬头,撞向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只好动用阵法世界之力,挪移避开。

    若是不如此,这一下恐怕就要受创,可见圣皇战斗经验丰富远在方锐之上。

    ‘如此技巧,值得我学习!’

    方锐眸光一闪,再度杀去,与圣皇交手,神通‘天子望气’全开之下,竟然仍处于劣势,不时陷入险境,不得不动用阵法世界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交手,他的战斗经验提升,陷入险境频率越来越少,甚至偶尔能够打出反击,让圣皇狼狈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圣皇仿佛没看出方锐的盘算般,尽力陪练。

    ‘圣皇这是降低我的戒心,谋划大招,以图自救?呵,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何惊天动地的底牌!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暗暗冷笑,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终于,在方锐又一次陷入险境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圣皇打出一道恐怖混洞,让方锐又一次挪移。

    而随着方锐这一躲,混洞力量炸开,造成阵法世界震动,奇异波动传递到外界,引起天地间庚金之气暴动。

    阵法世界之外,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无尽庚金之气暴动,形成风暴,席卷向漫山地荆棘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连绵的活化地荆棘摇曳,血红色杀伐之气弥漫,抵挡向那般庚金之气,可却仿佛遇到了克星般,被轻易穿过,大片斩断。

    其实,若是这里的是数十万精兵,那也不至于如此,可地荆棘乃是草木之妖,圣皇金人又是收天下斧钺铸造,为庚金之属,金克木!

    随着地荆棘成片断裂,阵法世界供能减弱,‘混沌四象幡’化作的混沌四灵咆孝,几欲挣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圣皇自我解封了金人的气息,传递外界,造成大片鱼鳞状的黑云飘来。

    卡察察!

    一道道紫霄神雷落下,可因为金人在阵法世界内,就被后者承受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内外夹攻,阵法世界似乎及及可危。

    圣皇更是操控金人,周身空间力量再次涌动,想要强行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混洞庚金之术,呼应外界,以金克木,破我的地荆棘,减弱阵法世界供能,又主动释放金人气息,借助天地之力,引动紫霄神雷。”

    方锐赞叹一声:“若是旁人,恐怕还真被你跑了,可我么?”

    “神通——万物生长!”

    外界,如雨的青色甘霖落下,瞬间让那些受损的地荆棘恢复,并且变得更加旺盛,阵法世界供能当即恢复稳定。

    连锁反应下,‘混沌四象幡’化作的混沌四灵,再次被牢牢锁住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

    阵法世界之力弥补,形成虚幻网络拉网,亦是将圣皇再度逼出。

    至于外界紫霄神雷?

    它再厉害,阵法世界抵抗一时半刻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圣皇陪练,帮我提升战斗经验,现在,还请圣皇上路!”

    方锐自感战斗经验已提升得差不多,对着圣皇一指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整个阵法世界呼应,无尽阵法世界之力涌动,化作龙卷般的血色刀光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在方锐以神通‘万物生长’恢复地荆棘之时,圣皇已自知计划失败,金人今日注定陨落于此,此时并未再作无用的抵抗,只是略有不甘地一叹。

    在这般叹息声中——

    卡察察!

    这具圣皇意识附身的四阶金人,在血色风暴中支离破碎,湮灭成渣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失去金人供能,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灵崩溃,重新化作‘混沌四象幡’,化作一道流光,升空远去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阵法世界内,还能往哪跑?!”

    方锐伸手一抓‘混沌四象幡’已是被取来,道道阵法世界之力形成封禁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他微微颔首,心中欣然:“这次碎了金人,断圣皇一臂,让她失去了这个四阶战力,又夺了‘混沌四象幡’这件先天至宝,恐怕足够让圣皇肉疼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