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7章了仇 第(1/1)分页

第7章了仇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二狗子?!”

    方锐眉毛一扬。m.boyishuwu.com

    这是店中原本的伙计,方百草代他从军后,店中生意不好,就辞去了,没想到现在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这情况,似乎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阿锐,”

    二狗子挺直腰板进来,扬眉吐气,好似衣锦还乡的贵人,可一转身,就对另一人低头哈腰:“还不快过来?今个儿,我给你引见个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表现,莫要不识抬举。”他凑近两步,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方锐眼睛眯了眯。

    以往二狗子在草芝堂时,哪次见了他,不讨好地一口一个锐哥——不同于方薛氏、三娘子口中的锐哥儿,更类似‘哥儿’、‘姐儿’之类的亲切词,二狗子亏中的‘哥’,就是巴结讨好。

    现在,已经换成阿锐了。

    ‘这是长本事了啊!’

    方锐眉头一动,看向另一人。

    只见这人:歪嘴、脑门上长着个小瘤子,身材矮小,不过一米五六,看模样三十来岁。

    这人他也认识,名叫张豹,是虎爷的亲兄弟,仗着他兄长名头,没少作威作福,在附近几条街可是‘大名鼎鼎’。

    当面,人们怕他畏他,叫他一声‘豹爷’,背后,就叫‘张歪嘴’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此人今天为何而来,不过,多半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哟,豹爷,您来了?坐!坐!”

    方锐脸上露出笑容,搬了把椅子过来:“有啥事,还要豹爷您亲自来?吩咐一声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张豹没理方锐,一双三角眼打量着‘草芝堂’的布置,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,往后一仰,四仰八叉坐下,颐指气使地对二狗子一抬下巴。

    “好事!大好事!”

    二狗子连忙笑道:“阿锐,你不是有个妹妹,长得还挺水灵?我领豹爷来看看,相中的话,就定个娃娃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方锐闻言,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张豹的儿子是个傻子,这是把她妹妹往火坑里推啊!

    方锐自问,当初二狗子在草芝堂,方家待他不错,这人也跟个哈巴狗一般,对着方家人恭敬讨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可不是哈巴狗,而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,头生反骨的二五仔啊!

    方锐看了看张豹,又看了看二狗子,心下就知道:这事,多半是二狗子撺掇的……这是要拿他妹妹当做进身之阶,来讨好张豹!

    他心中一冷,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阿锐,可是不愿意?”

    二狗子见方锐思索,似有踌躇,顿时声音一冷:“告诉你,这可是抬举你家,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福分……你可不要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这人一改往日里的卑躬屈膝,此时狗仗人势,汪汪乱叫,当真是:一朝翻身起,便把权来使,将一个恶奴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方锐心中一动:‘今日,只要我表现出入品武者的身份,就能暂时解决此事。’

    ‘不过,张老虎一家对我记恨,那是绝对的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找到机会,落井下石!’

    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会暴露底牌,以及引来不必要的关注。

    显然是极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‘乱世将起,最忌当出头鸟啊!’

    方锐心思一转,脸上再度露出笑容:“哪敢……只是,我妹妹……唉,我把她领来,让豹爷亲自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去了里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里屋。

    方薛氏、方灵自然是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方灵还小,不懂这些,迷迷糊糊听着。

    方薛氏听到二狗子来了,撺掇着要让方灵和张豹家的傻儿子定下娃娃亲,顿时又惊又气,紧紧抓住方灵的衣角,过度用力之下,指节都有些发白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知道方锐入品,心中还有些底气,这才没彻底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娘,放心,交给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方锐进来,给了方薛氏一个安心的眼神,拉着方灵出去:“灵儿,没事的,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方锐就将方灵领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方灵:泛黄的头发,一看就是营养不良——大半月来,方家伙食稍稍改善,虽然补充了些油水,但弥补身体,哪是那么容易的?

    不提这个,方灵小脸蛋上,还有许多痘痘、雀斑,至少,和好看俩字完全撤不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张豹、二狗子俩人,看到这样的方灵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张歪嘴长得丑,但鉴赏美丑的审美能力还是有的,这时见到方灵,顿时脸色一沉:“二狗子,这就是你说的水灵灵的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……怎么就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二狗子额头冷汗都出来了,讷讷说不出话来,可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指着方灵,大声道:“假的!这一定是障眼法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三步并做两步上前,伸出手,就要用力揉抹方灵脸蛋,揭穿方锐的把戏。

    可却被方锐一把抓住手腕:“二狗子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心虚了!他心虚了!这一定是画上去的!”二狗子连忙大叫。

    张豹也投来怀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豹爷……哎,我哪有那个胆子唬您哪?也罢,为了自证清白,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“哼,二狗子,瞪大你的狗眼,看清楚了!”

    方锐端来盆清水,将毛巾用水沾湿,对着方灵的脸用力揉了两下,揉的都有些微微变形。

    旋即,他摊开手巾,上面没有半点异常。

    方灵脸上,也是和之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痘痘、雀斑都是真的,不是什么障眼法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二狗子愣住了,嘴巴一点点张开,大得几乎能塞进去个癞蛤蟆。

    方锐心中冷笑:‘我的药膏,岂是等闲?’

    这可不是画上去的,而是真正长出来的,当然,因为是药膏造成的类似过敏反应,恢复起来也容易,用另一种药膏涂抹一两天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时,二狗子张了张嘴,还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方锐哪会再给他机会,委屈地对张豹道:“豹爷,瞧二狗子之前说的,我怎么敢欺骗您?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也不知道您今个儿要来,能提前做好准备啊!”

    “本来,这事也不好说,可既然牵扯到了豹爷,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。这事啊,还要从我爹代我从军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从我爹代我从军走了,我娘伤心之下就得了一种怪病,就是长这种痘痘、斑点,别的倒没什么影响,就是不好看……后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传染了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连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说着,指了指自己脸上,上面赫然也有三五个痘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豹看着方锐脸上的痘痘,顿时信了。

    毕竟,方灵、方锐,两人的例证摆在这儿,方薛氏的情况,他也听闻过一些。

    信了之后……就是心中发毛!

    张豹彻底打消了和方家定下娃娃亲的想法,就连待在这里,都生怕被传染了。

    ——虽然没什么别的影响,但他也不想变得更丑啊!

    “走了,不送!”

    张豹腾地一下起身就走,仿佛在这里多待一个呼吸,就会被传染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豹爷!”

    二狗子连忙在后面跟上。

    可张豹回身就是一脚,将二狗子踹得倒栽了个跟头,宛若一只四叉八仰的癞蛤蟆:“废物,滚!”

    然后,就是头也不回走了。

    二狗子在后面,想追又不敢追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巴结上了张豹,可就因为今天这事儿,全完了!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二狗子才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屁股,回头恶毒地盯着方家的方向,吐了口唾沫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阳光下,方锐立在‘草芝堂’门口,盯着二狗子离去的背影,眯起眼,嘴角一点点勾起,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家人有传染病的消息不胫而走,虽然只是长一些痘痘、雀斑,不好看一点,别的倒也没什么,但还是让‘草芝堂’的生意冷清了不少。

    就是邻居们,也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,唯独三娘子家,似乎不以为意,态度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方锐黑布蒙面,从二狗子家翻墙出来。

    次日,二狗子一家就突然开始厌食、呕吐;半个月后,一家人形销骨立,浑身浮肿而死。

    ——显然,生前被病魔折磨不轻。

    这年头,穷人稀奇古怪发病得多了,也没什么人关注。

    除了吃绝户的邻居,也就官府登记一下,查都不会查,用官老爷们的话说,‘贱民的命不值钱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然,那是以后的事,时间回到这晚。

    “黄曲霉素中毒的滋味,可不好受,二狗子,好好品味吧!”

    方锐回望一眼,大步迈入黑暗。

    前世,他好歹也是大学本科学历,这一世又是医术传家,故以,从淀粉含量高的作物中提取黄曲霉素,并不难。

    至于二狗子家的妻儿老小?

    这世道,可没有‘祸不及家人’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二狗子你想毁了我妹妹的时候,可从来没有想过‘祸不及家人’啊!”

    方锐眼睛一闪:“还有另一个……张豹!”

    张豹此人,扯着虎爷的大旗,在邻近几条街欺男霸女,缺德事没少做,他本不想管,可偏偏不该惹到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不过,去张豹家里下毒,怕是行不通了……张豹并没有和虎爷分家,万一碰到那条死老虎,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入品后,未尝没有想过去找虎爷清算。

    可对方照样是九品,经验丰富,说不准还有什么底牌,再加上力气不如人,多半打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甚至,纠缠时间稍长一些,都可能引来麻烦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:打掉一个虎爷,‘老虎帮’转眼就能给你另派一个‘熊爷’、‘猪爷’,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“那针对张豹,在外面下毒?”

    方锐想了一下,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张豹这人玩得花,经常乱跑,行踪不固定。

    而且,在外面下毒,很容易波及一大片,成为大案,承担不必要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:张豹、二狗子,若是两人都是同样的症状,那就有些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就干脆一些吧!”

    方锐想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三天后。

    张豹从一家酒馆醉醺醺出来,路过一条阴暗小巷,突然一只手从背后伸来,锢住他的脖子,将他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张豹低低呜咽着,拼命挣扎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,本就是矮萝卜,又酒色无度,身体虚得很,怎能抵挡得住入品武者的大力?

    ——别看那晚上的三眼,虽然同样精瘦,但实则是刀口舔血、狩猎羊羔的狠茬子,与张豹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豹爷,该上路了!”

    低低的声音中,方锐手中剪刀一转,割破张豹的脖子,顿时,鲜血哗哗喷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张豹的尸体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第二次杀人,方锐发现,相比上次,自己心态要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变态?杀人狂?呸呸,我才不是,都是这世道逼的啊!”

    摸尸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大钱,只能说还行。

    “张豹家中,应该有不少钱,稳妥起见,自然是不能去了,我可不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方锐清理了下现场,确认没有暴露自己身份的破绽,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可没有监控,许多命案,往往都成了无头公案,找到凶手的才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就一个弱小的、先天体虚的病秧子,谁会怀疑到他的头上?

    至于凶器剪刀?

    那是黑市买的,随便找个地方挖坑一埋,谁能找得到?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世界有武道,未必没有其它神秘力量,但,至少以前身十多年的见闻,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老爹方百草也没有提及过,大概是同样未曾听闻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有神秘力量,也不会是虎爷这种偏远县城帮派的一个精英帮众,可以使用得了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豹的尸体,是第二天早上被发现的——他经常留宿半掩门,彻夜不归,昨晚没被发现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方锐听说:虎爷怒不可遏,四处追索凶手,可张豹仗着他的虎皮,得罪的人多了,简直怀疑不过来。

    最终,自然是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张豹之死,附近几条街道的人倒是喜闻乐见,暗地里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事情越穿越邪乎,据说,那杀张豹之人,黑面虬髯,身高七尺,刀法精湛……

    所以,这和方锐一个病秧子,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方家的生活,重新回归了平静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。

    方锐躺在里屋床上,闭目,打开光幕面板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179】

    【功法:养身功(初窥门径)(+)】

    【境界:九品(磨皮)】

    【技能:方氏医术(熟练)(+)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179点劫运点,《养身功》、《方氏医术》,又都可以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提升的是《养身功》,按理说,这次该轮到《方氏医术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次我选……《养身功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