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82章 通天 第(1/1)分页

第182章 通天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182章 ,通天

    滴答!滴答!

    夏雨淅淅沥沥,如串成线的珠子,在天地间结成雨帘。www.boaoshuwu.com

    两界山中,树木葱郁,天空是那种雪碧般的颜色,雨水溅开的湿润、混合着风的凉,让人格外清爽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青碧色的光幕流转,与这般环境融为一体,雨水顺着倾斜滑落,如流过澄澈的琉璃,却不禁止湿凉的风与空气扑入。

    这般的光幕下,方锐正在亲手做饭。

    为了突破庆祝武神之境,为了感谢虞云澜借予‘山河社稷图’、布置‘封天锁地禁灵大阵’,聊表谢意,他提议一起去上洛城中吃顿大餐,可虞云澜想了一下,更希望方锐亲手做饭,他自无不可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虞云澜是知道方锐做饭极好的,在颖和府城,辛雪儿生日时曾做过一次,也就是那偶然的一次,就让她记住了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辛雪儿鼓起小脸如包子般,吹着火。

    让小丫头烧火,而非法术替代,倒不是为了什么仪式感,或者烟火味,纯粹就是让她有参与感。

    画灵小念儿,嘴中咿呀咿呀,扑闪着小翅膀飞来飞去,时而穿过流转的光幕,飞入外面雨幕,时而又穿入进来,欢快不已。

    就连虞云澜也被方锐支使着,清洗葱嫰的野菜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,好如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说着,刀光一闪,将清洗过鲜嫩的野菜,分成大片碎花,洒落在锅中。

    汩汩!

    锅中,那两界山特色禽鸟——三色锦鸡,一块块鸡肉吸收足了汁水,圆润金黄;一块块伞帽似的小蘑菇,在翻滚的汤水中起伏;浓郁的金黄色液滴油脂凝而不散,还有点点新嫩的野菜点缀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此时开锅,鸡肉油脂的清香,与蘑菇、野菜的清新,一同扑逸而出,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最为神奇的是,整锅菜都在发光,缭乱的气雾化作光影:青天绿水间,一只凤凰冲天而鸣。

    另一锅中,是煮好的蓝玉晶米,一颗颗饱满分明,一锅米饭上空,好似有着蓝色的火焰燃烧。

    “哇哦!”辛雪儿本来被香气吸引,垫着脚尖,耸动着小鼻子,可此时所见这般景象,低低惊呼一声呆住了。

    以她的早慧,也想象不出,普通的食材经过方锐之手,竟能变得如此有‘仙气’,这是她有幸能吃的吗?

    ‘方道友的厨艺,比上次更精进了许多。’

    虞云澜清冷的眸子浮现出一抹讶色,评价道:“技近乎道。”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她说得不错,由厨艺升华而来的神通‘食为天’,的确技近乎道,这般做成的饭菜,已不仅仅是味蕾上的享受,更有着滋补身体、美容养颜之效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都吃吧!”

    作为大厨,自己制作的食物被认可,方锐心中倒也有着一份欣然。

    虞云澜樱桃般的朱唇轻启,小口吃着,喝汤时可见粉嫩的香舌一吸一卷,那舒展的好看的眉眼,代表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那份喜欢,不只是对食物,也是对这般宁静的氛围。

    呼噜、呼噜!

    相较之下,辛雪儿就没有那般淑女般的优雅吃相,却显得可爱,苹果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,那种满足、享受,很容易让人看饿了,让见者食欲大开。

    画灵小念儿,自然吃不了实体饭菜,方锐摄取饭菜的气息为她凝聚了一朵雪白的云朵,如棉花糖一般,她立马大眼睛亮亮的扑入其中,分外满足地发出‘咿咿呀呀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这般的雨天,在这般的环境中,享受着这般的美食,也无须说话,听着那淅淅沥沥的伴奏,心情就会宁静下来,无比惬意、放松、舒缓。

    方锐、虞云澜两个大人,并没特意吃快,也未刻意放慢,顺其自然,很快吃完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辛雪儿这个小丫头,还在继续小口、小口,珍惜地吃着。

    画灵小念儿趴在棉花糖云朵晃荡着小脚丫,两颊上有着浅浅粉红的晕,如喝醉了酒般,晕晕乎乎,憨态可掬。

    方锐从灵戒中取出一把藤椅,靠着上面轻轻摇晃着,作为消食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给虞云澜准备的一把藤椅,这次,她想了一下,倒也没像从前只坐在蒲团,学着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般曲线玲珑,与清冷如仙子的气质对比,有种反差的美感。

    方锐看了一眼,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“你上清身圆满,上次去神京,可曾沟通天道?”方锐起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这既是对虞云澜的礼貌关心,也是询问天道状况,对灵师途径前路的关切。

    “尚未。”

    虞云澜螓首微摇:“我感知到了危险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说得不够清楚,又补充了句:“很危险。我本尊猜测,天道大概率遭到了污染,可能与地府有关……我暂且不准备沟通天道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遮掩,将自己知道的尽数说了,也不知道本尊知晓会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当然,虞云澜本尊既然没有封锁这些消息,自然有准备上清身泄露秘密,或许,潜意识中也有求助方锐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暂且不准备沟通天道,那就是说,以后还会了?”方锐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已知晓危险,更有猜测,虞道友何苦如此,一定要沟通天道?”方锐劝道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,若是他明知此事不可行,大概是不会去做的。

    “我虽有猜测,天道可能遭遇大黑天污染,但,定然还未到最坏情况。若置之不顾,不明情况,万一有朝一日,一夜之间,陡然变天……”

    虞云澜身负守卫一界之责,自然不会允许这般事情发生:“反倒沟通天道,可能唤醒天道本能,自我净化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

    她期待看向方锐:“道友若有更好方法,安全行事,我自当采纳。”

    对方锐,至少虞云澜的上清身,是极为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虞道友太过高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苦笑,想了下后,给出了个主意:“可否寻求大虞皇室之助?”

    “大虞皇室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方锐想起,当初斩杀凉州半仙世家廖家老祖时,对方记忆中,大虞皇室可是肆意将地府当做厕所排放的。

    ‘另外,虞云澜上清身久未圆满,其中也有蹊跷,大虞皇室在其中,也不知扮演了什么角色?若虞云澜真的寻求大虞皇室帮助,此事,恐怕还真会闹出什么幺蛾子。’

    他想了下,问道:“虞道友沟通天道时,可否带人?我若一起,虞道友再行感应,危险程度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先说清,若真有大危险,纵使我欠道友人情,也是万万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方锐是不想此界天道遭遇大黑天污染;也的确欠虞云澜人情;更想解决此事,收割劫运点;同时,亦希冀天道苏醒,灵师途径能有前路……

    可理由再多,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使用秘法,可带着一二人,若是方道友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虞云澜细细感应,清冷的眸子忽然一亮:“我并未感受到如上次那般心悸的危险,果然,道友是极为特殊的。方道友,你可以拿‘山河社稷图’卜算验证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,虽然知道虞云澜不大可能骗他,但这种事,还是亲自确认一下放心,接过‘山河社稷图’卜算。

    卜算结果:大吉。

    ‘与虞云澜一道沟通天道,乃是我的大机缘?这般大机缘,指的是劫运点反馈,还是其他?’

    方锐冥冥有种直觉,似乎与虞云澜沟通天道一行,对自己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应下了。”他慎重开口。

    “谢过方道友。”

    虞云澜清冷的闪过一抹欣然,不仅为此事再无危险,更为能与方锐再次并肩战斗。

    “方道友可还有事情?若无,我当回去联络本尊,此事,宜早不宜迟。”

    与方锐相处久了,她也渐渐被同化,行事变得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“并无,祝道友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方锐看着虞云澜收回‘山河社稷图’,与辛雪儿颔首告别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辛雪儿早就吃过饭了,这时正在洗碗,扭头问道:“叔叔,虞姐姐怎么又走了啊?”

    “她有自己的事,现在,又剩咱们仨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看向画灵小念儿,她在白云团上趴着睡着了,那神似三娘子的眉眼让他目光不自觉变得温柔。

    他想了下,取出画卷,收回画灵,看向辛雪儿问道:“雪儿,待在那片空间,你可觉得难受?”

    这指的是神通‘袖里空空’开辟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不啊,小念儿睡醒了,会出来和我玩,我写写字,看看插画书,还有好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辛雪儿说着,满脸幸福。

    如今,小丫头已经识字了,那般带有插画的故事书,能看得津津有味,还有可口的食物,哪怕是身在那片小小的空间,也仿佛置身天堂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知道那片空间完全由方锐主宰,这让因为从小经历,缺乏安全感的她,无比安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方锐笑了:“我有些事情,想着那里你如果呆不习惯,就先送去一处普通人家寄宿……不过,你既然喜欢,那便算了吧!”

    他将辛雪儿收入神通‘袖里空空’的空间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因为与大虞斗法,操盘整个棋局,忙忙碌碌,心神片刻不得放松……

    方锐心头都生出些倦意。

    “只是,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,只有将大虞打痛,造成南北分治的既定事实,才可暂且迎来平静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应无极,想必你也寻我多时了,来吧!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起身,煊赫的气势冲破青碧色光幕,火红色的云气升腾,让大片地域的雨幕,都暂作停歇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神通‘不在算中’沉寂,解除针对卜算的屏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虞,神京。

    “锁定那位了。”

    应无极抚须:“那人虽有秘法,就连先天至宝的卜算都可屏蔽,但终究比不得我大虞气运无量,如今,终于耗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自己卜算锁定方锐,只是方锐想要他锁定了,不然,两百万劫运点足够消耗得大虞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啊!”

    永定帝大笑抚掌:“天时已至矣!”

    “还请老祖而出手解决那妖道,而我么?”

    他目中迸发出璀璨精芒:“等老祖动身,我这边将同时掀起对南虞朝廷的反攻倒算,这次朕誓要将南虞势力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切莫大意,那人虽然被老祖我牵制,可南虞麾下文臣武将,人才济济,亦是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过虑了,若无妖道点妖之术,区区南虞何足惧哉?”

    永定帝大手一挥:“朕的百万禁军,这次就要将其荡为齑粉!”

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。

    南虞的‘军功授田制’,不仅给南虞创造了一批既得利益者,保障了军队的战斗力,也给大虞出了一个大大难题,若是收复失地……

    这次,正好借着大战,清洗人口,清洗南虞既得利益阶层,可预见的,必将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定三十三年夏,七月初一。

    就在皇室老祖无极真君,应无极携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南下,奔袭两界山之时——

    永定帝临朝,斥责南虞为伪逆、南虞群臣为乱臣贼子、南虞帝师为妖道,发《讨逆书》。

    当日,下令御驾亲征,携禁军百万,挥师南下,对南虞势力展开了浩浩荡荡的反攻倒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界山。

    “永定帝御驾亲征,不从地方调兵,直携中枢百万禁军南下?如此豪赌,是以为吃定我了吗?”

    方锐挂断与虞云澜的通讯,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若是永定帝兵败身死,百万禁军一朝倾覆,那才好玩呐!可惜,我的点妖之术被封禁,南虞如今根本没有这般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还是专心应对应无极吧,只有顶端战力分庭抗礼,才有下层势力决战的机会啊!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释放出真仙法相,以武神之能吞之,体内每一颗细胞都在如聚变般熊熊燃烧,炽烈气息让山中大雨都蓦然变得停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如瓢泼一般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般时候——

    应无极来到了两界山:“那人在哪儿?我感应中,就在这附近啊!”

    他正喃喃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火红云气掠来,蒸腾雨水,化作无边白气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

    应无极战斗早已形成本能,挥手一甩,自身阴阳领域如披风般旋转甩出,笼罩而下,与火红云气嗤啦啦侵蚀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自主悬浮身前,对阴阳领域进行加持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颠覆他三观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先天至宝‘阴阳无极剑’加持的阴阳领域,在此刻竟然如玻璃片片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一道光人从中冲出,如瞬移般到应无极身后,一拳轰下,这一拳中所蕴含的霸道无我的‘神’,所裹挟睥睨天下的‘势’,直接让洪虞界这般稳固的空间荡漾起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