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22章 ,昆仑 第(1/1)分页

第222章 ,昆仑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22章 ,昆仑

    “我这是……已经被读档过一次了?!”

    无声无息之间,时光倒回,就连记忆都是不存,这让方锐感觉毛骨悚然。m.liulanwu.com

    “也就是面板位格足够高,在光阴之力下,也并未受到影响,保留了与本尊的对话,这才让我察觉不对劲儿!”

    他也终于知道了,之前感觉的古怪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。

    地宫外的道路,那些比较新的车辙;小村庄中,那些新鲜的生活痕迹,并非不久前生活在这里之人所留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里的‘不久’,的确是这一天前的不久,但这一天,却是被不知被重复读档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那些花草虫鱼鸟兽,给他古怪的感觉,则是因为,它们在这一次次读档中生存了不知多久,本该早已腐朽的它们,可却是在这段重复的时光中活过了成千上万年!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“哪怕只是读档某一天,只是局限于一个异空间的范围,这般光阴回朔,也是极为惊悚的事情,真的是人力所能为?本尊猜测,这处异空间与圣皇有关,她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吗?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忽而抬头,望向地平线上那一轮落日。

    正值昼夜交替之际,他注意到,太阳隐没,月亮升起,竟然出现在同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不符合常理!而且,这处异空间中的太阳、月亮,带给我的感觉,就好如是……镜子映照之物?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镜子!”

    方锐脑海中迸现出一道灵光:“我知道了,这个秘境中的太阳、月亮,乃是一道镜子至宝映照出来的!”

    这不仅能解释,为何太阳落山,月亮升起,出现在同一位置,也能解释之前以神通‘天子望气’观望时,那般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因为,这本就是镜中映照的景物,自然真的不能再真,难以发现破绽,将他都蒙骗过去了!

    “看来,本尊猜测大可能是真的,先天至宝不只七件,这里就可能是七件之外的另一件先天至宝,一件可以操控光阴之力的镜子类先天至宝!”

    方锐深吸口气,盯着天空中高悬的圆月,目光炽热至极:“进入这秘境,遭遇读档,遇到光阴的力量,既是劫,又何尝不是大机缘?”

    “我的面板,可是对先天至宝饥渴已久,阴世地府中,小轮回盘核心‘生死簿’都已吞噬,再吞一件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那般,不说能否获得一件新的法则之宝,就说推衍功能增强,大概率都足以让我推衍出武道后续,真正突破媲美灵师途径的天心境,成为当世唯一四阶战力!”

    当然,这要排除那个不知死活、不得所在的圣皇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方锐深吸口气,启动神通‘生命活化’,以劫运点,转化生命元力,以神力托举飞升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一道‘生命元力’汇聚的小河,向上逆流而去,直奔那轮圆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昆仑镜似乎感应到了危机,如水波的透明光芒扩散,正是光阴之力,形成朦朦胧胧的结界,阻隔而来。

    生命元力同样是一种高级别的能量,有着活化生命之能,但,术业有专攻,终究没能突破封锁。

    “果然,不是这么容易,就能活化这门至宝的吗?”

    方锐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,这般的碰撞,也让那门先天至宝暴露出了某种信息,让他知道了这门至宝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门先天至宝,名为……昆仑镜?!”

    “又一个熟悉的名字,这和前世神话传说中的昆仑镜,有无关系?”

    “罢了,这是我以后需要探寻的秘密,现在么,我的目标只有一个,收了它!”

    方锐压下杂念:“被炼化先天至宝,有着自我防护,这昆仑镜自然也不例外,更别说,它似乎是这处异空间的核心所在,仅凭我的力量,想要活化似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阴世地府,也是有着虞云澜的辅助,才能成功活化‘小轮回盘’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无法做到,这不意味着本尊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面板传讯,将一切发现告知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这处异空间内外时间流速不同,方锐的第二分魂被读档,造成通讯中断,在外界也不过一小会儿,并没引起方锐本尊注意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第二分魂传讯,将一切发现告知。

    “这处异空间之内,光阴之力影响下,在重复读档某一天?这一切元凶乃是一门新的先天至宝‘昆仑镜’?”

    方锐收到这个信息,同样被震惊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第二分魂邀请我进去,釜底抽薪,直接将昆仑镜活化了?嗯,这个可以做,不过不急,先让分魂探索更多信息,比如那个神秘地宫……”

    他盘算着,并未隐瞒,对虞云澜诉说了分魂的异空间发现,让虞云澜听了也是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先天至宝‘昆仑镜’?每到子夜时分,就进行回朔?这处异空间,的确古怪非常。”

    虞云澜面露思忖之色:“光阴之力难以捉摸,若是我们之前贸然进去,恐怕中招都不自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正如她所说,若是此前两人一头闯入,很大可能在察觉不到的情况下,就中招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方锐本尊、分魂,一个在内,一个在外,再加上面板神异,这才机缘巧合之下堪破真相。

    “这处异空间的主人,一直重复在这一天,目的为何?这一天,难道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方锐以神通‘天子望气’观气,察觉到,这处空间节点吞吸气运的速度,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种一次一次的回朔,就如压力泵,作用是抽取气运?不过这个猜测也不一定正确。”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微微摇头:“不管对方要做什么我只管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这处异空间的空间节点显现,显然是对方的计划到了紧要关头,但还没有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的计划,大概率和那处神秘地宫有关,让第二分魂前去阻止。”

    他传讯第二分魂。

    【我会持续发消息,引起面板震动,让你在下一次回朔的第一时间,打开面板,看到提示进入!】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方锐还准备,给李曌、大虞传讯,想要废黜虞圣皇人皇之位之位,不过想了一下,又打消了。

    “圣皇在天变之乱中有大功,建立世间第一个皇朝,故而才有人皇之位,这不是想废黜的,就能废黜的。”

    曾经,大虞一统天下,大虞皇室那么忌惮圣皇,也没干那种事情,显然暂时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再者,先天至宝昆仑镜出现,虽然有八九成把握,这处异空间的主人就是圣皇,但终究还不能完全确定。若是贸然行此事,名不正、言不顺,虞云澜恐怕也会不支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再看看吧!”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等待着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异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“本尊要我下次读档之时,第一时间进入那处神秘地宫吗?也罢,我也正想看看,那里面到底有什么?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盘膝等待。

    终于,子夜再临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空中,那一轮皎洁的明月,绽放浩瀚的光阴之力,笼罩整个异空间,让一切景物都在扭曲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这次,方锐知道没用,并未费力阻挡,光阴之力拂过,下一刻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黄昏,日落西山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虚空之中,方锐第二分魂出现,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:“本尊不当人啊,这就将我扔进来了!”

    也就在他出现的刹那——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下方山脚,地动山摇中,地宫入口的门户即将闭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方锐感知到了面板变化,功法一栏刷屏般的【进入地宫】,虽然震惊不解,但还是没有丝毫犹豫,化光冲入。

    面板除了他,没人能使用,本尊总不会坑自己吧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这第二分魂乃是香火神灵态,没有肉身,遁速极快,在巨石落下前,间不容发进入了地宫入口。

    石门落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虚空之中,无形的阵法之力涌动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方锐瞬间感知到,自己在进入这里后,遭到一种恐怖的压制,实力节节跌落。

    超品!

    上品!

    中品!

    一直到跌到大约武道五品的程度,方才堪堪停止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,有些类似于当年的凉州州城秘宝‘绝天录’压制,不过,可比那里狠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蓦然发出一声叹息:“我乃是神灵,魂魄状态,都无法飞行了啊!”

    试探一番,后方,地宫入口的巨石已无法打开。

    转身,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宽五丈、高九丈,通体由青铜铸造的通道,顶端、左右两壁,镶嵌着一颗颗大小一致的夜明珠,映照地此处煌煌明亮。

    方锐并未急着前行,而是默默再次打开面板,了解信息:“光阴之力……读档……先天至宝‘昆仑镜’……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任务,就是探查这处神秘地宫?”

    他了然之后,回复了本尊一句【已进入地宫,准备开始探查】,便不再迟疑,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顺着这条青铜通道,一路前行,大约有百米的样子,前方豁然开朗,来到了一处广场。

    这处广场上,有着一些碎裂的泥土块,还有掉落的兵戈,就好如,凋塑被打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诡异的是,那些泥土块流淌着红色粘浆。

    “嗯?这是……血?!”

    方锐望去:“泥土怎会淌血?这些碎块拼凑起来,倒有些像是兵马俑,大约有百来个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兵马俑活过来了?不,应该是将活人炼成人俑。这些人俑经历了一场大战么?那么,对象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显然,来人胜利了,打碎了这些人俑……在这地宫中,受到如此压制,还能打碎这些人俑来人实力不错啊!”

    方锐检查了一下,发现这些战斗痕迹很新,也就发生在不久前,最多,也就是半日前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处异空间,一直在回朔着某一日,所以,来人可能是……早我千百年前到来?”

    “我、虞云澜,甚至还取巧了,要是别人,恐怕非得每逢三百六十五年,周天变化之年的某日某时,这处异空间的空间节点最薄弱之时,才能突破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实力、闲情逸致的,大概是……大虞皇室的人?!”

    方锐猜测着,暗暗提起警惕,继续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又不多时后,来到一个泥土修建的坊市,风格古朴,可追朔上古,不过一片空旷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碎裂的泥土块,还有掉落的兵戈,不过相比之前的广场,数量要多上一些,拼凑起来大约有两百来个。

    “有些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:“这处地宫的构建,是效彷外面城市的,先是广场,再是民间坊市,最后到核心宫殿群,防护力量依次增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圣皇在沉睡中,还想着效彷现实,建立一个偌大城市,为她守陵护卫吗?”

    他暗忖着,熘达向前。

    再向前去,果然,又行了一二里后,来到一处宫殿城墙外,门口是一扇闭合的青铜大门。

    门外,有着大片人俑碎裂的土块,血腥味弥漫。

    不过,与之前两处不同的是还有百来个完好的人俑,其中,领头的还有马匹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人俑,有着活人气息,应该是特殊秘法炼制,处于一种非死非生的状态,困在这一日时光中。”

    方锐上前去,准备像之前那般通过。

    可在靠近大约三丈后——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些完好的人俑双目一闪,竟然开始动弹,俨然是活过来了:“擅闯圣皇陵寝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他们的动作僵硬,一板一眼,可莫名有着一种肃杀之感,包围杀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这处异空间牵涉圣皇。只是,不能像之前那般捡便宜,不用动手通过了啊!”

    方锐神目金光一闪,反手之间取出城皇金印,神力灌注之下变大砸去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,他的实力遭到压制,但也有五品,更别说香火神道,以神力浩大着称,完全可横扫同境界的武者、灵师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百人队伍,汇聚成流线性,竟然形成军阵,丝丝黑气汇聚当头的骑马小将,长枪一挑,打飞半人大小的城皇金印,对着方锐一枪扎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