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43章护佑 第(1/1)分页

第43章护佑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夕阳的余晖中,炊烟袅袅升起,比起往日,今日的柳树胡同,烟火气淡薄了许多。www.baiwenzai.com

    就在方家饭菜的香气开始传出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家,是……隔壁三姐姐家?!”

    方锐来到窗前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:三娘子家关着的门外,一个身穿灰黑短打、看上去三四十岁、五大三粗的大汉,正在敲门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!”

    方锐想了一下,将三娘子从厨房喊出来:“这位,三姐姐……可认识?”

    “是他?!”

    三娘子皱了皱眉,道:“这军头姓何,八品易筋武者,是我之前建立的以产业为纽带的关系网中,最强的几人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以往我打交道的多是女眷,和那些军头也少有往来,此人的性子,倒是不大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,此人今日所来为何,看上了我可能截留的银钱?又或者,想让我为他操持产业?”她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不能是三姐姐这个人?在我看来,三姐姐才是最大的宝贝……”方锐笑道。

    “锐哥儿,也就是你拿我当宝哩!”

    三娘子有自知之明,自身姿色也就那般,大概是不足以让此人专门跑一趟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无论怎样,都给锐哥儿添麻烦了。”她脸上满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说什么傻话?我是你男人,这自然是我应该做的……放心,交给我就是!”

    “等等,锐哥儿,我和你一起去看看……毕竟,是由我引起的事情,我不去也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三娘子也有一份小心思,出去当面也可证明自己:光明磊落,和此人并无关系。

    方锐自是体味到了三娘子的心细,心中爱怜更甚:“我自是信任三姐姐的……不过,三姐姐说的也有道理,也罢,那就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三娘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何军头看到三娘子时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艳。

    如果说:往昔,三娘子如盛夏成熟的果实,在枝头静静绽放着馨香,怡然自得,孤芳自赏;

    那么此时,就是:细雨过后,成熟的果实被滋润荡涤,展露出明丽的颜色,清丽无端,鲜艳欲滴。

    是的,‘清丽圣洁的姣好面容’与‘妖冶妩媚的成熟风韵’,两者共存于三娘子一人身上,同时流溢出‘缥缈如仙’、‘妖娆似魔’两种矛盾而又和谐的风韵,在这种极致的反差中绽放出难言的诱惑。

    尤其是:三娘子脸上多出了一股自信,秋水明眸中多出了一股千帆阅尽、褪去铅华的纯真,顾盼之间自有神采,如点睛之龙,鲜活明丽,如从画卷中走出。

    何军头脸色复杂,看向方锐:“这位是?!”

    “我姓方!”方锐抱了抱拳,看着对方脸上的羡慕、嫉妒,他心中如炎炎盛夏中喝了一杯冰水……一个字:爽。

    女人是男人最好的点缀,还有什么,比自己女人被人眼馋、惊艳,更能证明一个男人的能力?

    当然,看看就好,其他……免谈!方锐可没有变态嗜好。

    ‘幸好,三姐姐这般女子,倾心于我,被我提前收下……’他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仿佛是察觉到了方锐心思,为了给他长脸,原本落后一个身位的三娘子上前半步,轻挽着方锐的胳膊:“何家兄弟,这是我男人,也是位武者,若有事,他一切皆可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举动,在这个时代已经颇为大胆,也就是她这般二十六七岁的轻熟女才可大大方方做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何军头心中更酸了:“那啥,我就是来看看,看需不需要帮忙……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真想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毕竟,在何军头看来,三娘子操持的那些产业变卖,关系网支离破碎,又逢太平贼将至,城内乱糟糟一片,应该是极不好过的……

    至于,帮忙之外的目的?

    三娘子也猜中了。

    对三娘子截留的银钱,何军头也有猜测,不过倒并不算太看重,真正的更看重的,是三娘子本身的商业天赋!

    相比之下,反倒是她的姿色,排在最后——能收下更好,可以更加信任,不能也无妨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何军头之前的想法,若是从前三娘子也有今日这般令他惊艳,那么,或许,姿色这一条,就可以与商业天赋齐平了。

    ‘也不知道:三娘子还是从前的容貌,并无多大变化,可为何,看起来就如换了个人一般……’

    不!准确来说,何军头是知道的!

    以他的阅历,自然能看出,三娘子这是被人滋润的,显然,是眼前这位老兄的功劳!

    “不知,这位何兄弟所来何事?”方锐问道。

    身怀实力,自然俯仰无惧,从容淡定,即使此人来者不善,也弹指可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能称为武者,至少也是入品实力,三娘子又名花有主,一般来说,何军头应该径直离开,不会冒险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堂堂一个八品武者,就被一个武者的名头吓走,面子上,实在是不大过得去。

    何军头是在犹豫着,是径直离开,还是再试探一二,一时间,不由陷入踌躇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太好说,有什么为难的?无妨,那就进屋,喝碗水慢慢说罢!”方锐拉着何军头手腕,向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何军头被方锐握住手腕,本能挣扎,可一挣之下,竟然没挣脱,反被一股大力牵着向前。

    ‘八品!此人……至少也是八品!而且,如此年纪轻轻,就有这般实力?!’他心下震撼难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何军头心中,那真是什么想法也没了,反而,惶恐难当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又恰逢当今变局,自是拳头为大,弱者敢对强者龇牙,那是要被打死的!

    他赶忙回忆,自从见面开始,自己是否有无礼的行为,检索一遍,发现没有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‘可,若是这位,以为我对三娘子有所觊觎,不怀好意,该如何是好?’何军头想到这点,又忧愁起来。

    进屋。

    “来,何兄弟,喝水!”方锐转身倒水。

    “不敢!不敢!”何军头连忙起身,抢着倒水,如同学徒对待师父。

    倒完水后,他双手捧着碗坐下,却好似坐在了钉子上,一阵坐立不安……更好笑的是:始终目不斜视,不敢再多看三娘子一眼,生怕引起方锐误会。

    随后,闲聊了两句,就匆匆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何军头,慢走!”

    方锐任由此人离开。

    或许此人是好心,也或许是觊觎三娘子美色、财富,谁知道呢?

    论迹不论心,至少,在他面前,这何军头没有什么不轨之处,也没无礼猖狂的地方。

    你看我女人一眼,我杀你全家?你动我一条狗,我灭你满门?

    不至于,远不至于。

    “锐哥儿!”

    看方锐如此轻描淡写就解决了麻烦,看到自己往日心目中的大人物,在方锐面前如此卑躬屈膝,恭敬讨好……

    三娘子一双秋水明眸中满是崇拜,其中的绵绵情意,如江南六月梅雨的连绵雨线,仿佛能让人化开了去。

    即使方锐没这般本事,她也会不离不弃,守心如一,可世间哪个女子,会拒绝心爱的人更有本事、更为自己长脸呢?

    就如:男人会为自己女人的漂亮美丽而自豪,女人又何尝不会为自己男人有本事、给自己长脸,而感到得意,欢喜?

    ‘这般眼神,三姐姐太会了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感觉心痒痒的,如猫爪挠一般,下意识揽住三娘子,下巴放在她肩膀上,细嗅着如兰的清雅素雅的香气,摩挲着如瀑一般青丝的细腻触感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厨房中传来方薛氏的咳嗽声:“囡囡、灵儿,外面做饭,烟大,就在里屋玩,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这是暗示俩人,方灵、囡囡在里屋玩呢,不要太过分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,别撩我,娘亲看到了。”方锐退开两步,一脸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三娘子看到方锐这般一本正经的可爱反差,掩口笑了笑,娇俏的神采流溢而出,灵动活泼,如二八少女。

    在这般的笑声中。

    滋啦啦!

    厨房,炒菜下锅,落入热油中,浓郁的香气如烟花般炸散,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‘真好!’方锐心道。

    三娘子这时也不笑了,轻轻拉着方锐的手,低声道:“总之,今天的事,谢谢锐哥儿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姐又说傻话了,咱们这般关系,道什么谢?”

    方锐倒不会说什么红颜祸水,享受什么,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,接纳了一个人,就要承担对应的责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三娘子带来的麻烦,最多也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在外人眼中,三娘子不过是一个八分姿色的成熟妇人而已……个中才华、内媚,不为外人所道也!

    如此,吸引来的敌人,何军头这般的八品,就是极限。

    其实,真要说来,即使是何军头,更多也是看中三娘子本身的商业天赋,对她本人,不过是搂草打兔子。

    总之,还是那句话:以方锐如今的实力,在这常山县城中,守住一个三娘子,完全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吓死人了也!”

    何军头离开方家,拍着胸口,长吐出口气,好如逃过一劫,满脸心有余悸:“那人……是真的强!有如此实力,也难怪三娘子跟了那位!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就摇摇头,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边柳树胡同,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高手?以前,似乎没听说过啊?”

    何军头本想打听一下的,可转瞬,又打消了想法。

    一来,如今城中局势颇乱,即使费些心思,也未必能打听到,有这个精力,还不如去做些其他事情;

    二来,在他看来,以后也未必和方锐有什么交集了,没必要费心思。

    “罢了,说不准,那人就牵扯到什么大家族的阴私……人啊,还是知道的少些好,这般,才能活得长久啊!”

    何军头叹息一声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苗跳跃,昏黄的暖色调光芒,如同霞光一般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方家今日晚饭:炒豆芽、炒干木耳、棒子面馍、棒子面粥,还有一盆煮鸡蛋。

    饭菜的香气与那腾腾直冒的白烟,一起扩散,弥布整个小小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来,吃鸡蛋,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拿起装煮鸡蛋的盆子。

    “锐哥儿,我们一人一个,剩下的都是你的……你练武,需要营养……”方薛氏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对,锐哥儿,不必管我们,我们一人一个,就足够了,哪能吃那么多?”三娘子也是劝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方锐这才无奈应下。

    方薛氏一边剥着蛋壳,一边问道:“我做饭那会儿,听着外面像是有人来了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已经解决了。”方锐随口道。

    的确,何军头的事情,对三娘子来说可能是一个大麻烦,但对他来说,真就一个小插曲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薛氏点点头,也不再问,转头看向方灵、囡囡,突然一筷子敲在方灵头上:“你这丫头,拿囡囡的蛋黄干什么?不要欺负妹妹!”

    “我没!”

    方灵委屈巴巴:“囡囡更喜欢吃蛋清,我拿蛋清和她换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的,阿婆!”囡囡小心地看了方薛氏一眼。

    毕竟,她才来一天,还是有些怕生,对方锐还好,对方薛氏就稍微怕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,灵儿在照顾妹妹呢,小孩子的事儿么?阿婶,您莫生气。”三娘子也是劝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喜欢就好。”方薛氏也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吃菜!吃菜!”

    方锐笑了笑,给每人夹了一筷子豆芽,又给将剥好的一个鸡蛋分了蛋黄、蛋清,各自给方灵、囡囡。

    “你就宠着她们吧!”方薛氏摇头。

    三娘子不说话,就在一边笑,眉眼温柔。

    “这哪叫宠了?!”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,又拿过一个鸡蛋剥着,看着两个小丫头如小仓鼠一般小口小口满足地吃着,目光柔和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方灵这只‘小仓鼠’,胃口更好,更可爱;囡囡稍文静一些,看着更乖。

    他还发现:囡囡过来后,方灵这丫头有了玩伴,更开心,更活泼了些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就在这般轻快的气氛中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方薛氏去洗碗。

    三娘子在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两个小丫头擦着桌子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门外,又有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