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38章圣道 第(1/1)分页

第138章圣道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六年后。www.julangge.com

    早春的风中,一树一树闪着光,大地回暖。

    “真快啊!”

    方锐推开窗子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

    这六年中,方漓抽条般成长,开始懂事;三味书屋一茬茬的学生散入大虞,开始他们的辉煌。

    方薛氏、三娘子、方灵、囡囡,也在一岁一岁地衰老,不过,无病无灾,健健康康,在这个并不算‘山河无恙’的世道,已颇为难得。

    至少,她们自己是庆幸的、珍惜的、满足的。

    “在这万物生发的季节,却也有迟暮枯朽。”

    方锐抬手,接住一片度过寒冬,凋零的老叶:“算算时间,周兄也差不多到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府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啦!”

    周长发对着方锐说道。

    上三品武者,有着敏锐的武道直觉,能相对清晰地感知自己大限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中一个儿子,更是跪下磕头,乞求方锐:“方神医,求您再救一救爷爷吧!”

    方锐沉默着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周长发的身子,早已如破漏的筛子,在他的修修补补之下,能坚持到今日,都是奇迹。

    继续修补,以他的医术,倒也不是不可以做到,可奈何,周长发自身已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为难方锐了。”

    周长发对子孙们摆摆手:“该交代你们的事情,早已交代过了,这最后的时间,就让我和老朋友叙叙旧,说说话吧!”

    他驱赶走了儿孙,兴致勃勃带着方锐,去看自己的棺材、寿衣,还笑着询问,它们是否好看。

    最后。

    周长发带着方锐转悠到了门口,或许是累了,也或许是想看看外面,毫不在乎形象地直接坐在门槛上,就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老头儿。

    “从前,周兄还和我说过,越老怕死的,怎么,如今不怕了么?”方锐问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,周长发早已不避讳谈论生死,自然也无须顾忌。

    “怕,又不怕。”

    周长发颔首,又摇头:“也怪啊,从前是怕死的,可事到临头,反而不太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:当初我担心做不好神捕司司正,可等到真的上任,才发现,也就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,我这一辈子,风光过,做过一府的神捕司司正,大权在握……也曾被人算计过,见识过人心鬼魅……最终,还能安稳落地,退下来,落一个体面,得一个善终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值得了啊!”

    他说着,语气中有说不出的豁达。

    “周兄看得开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,看着外面街道上的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周长发眼中浮现出一抹向往,旋即,是释然。

    “我哪是看得开?!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看不开哟,千古艰难唯一死。可没法子,横竖都要死,总不能哭哭啼啼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方锐笑了:“周兄坦诚。”

    周长发也笑了,笑得几乎喘不过来气,枯瘦如老树皮的脸上留下两行浑浊的泪:“我家那口子,早就走啦!就连儿子,也送走了一个。平生知交,更是零落……所挂念的人、物,越来越少,近来,时常感觉疲惫,想要睡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是一年半载,身体不行的时候,才生出的感觉。早前两年,我可是想着趁最后的时间,加倍高乐,忘记了发妻,忘记了儿孙,为了配置那壮阳药,掏空了大半个家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,回首望去,好似大梦初醒,发现都认不出那个时候的自己了,我这是被欲望迷了心窍啊!”

    “欲望……本心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一时间,想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乡下老农,不乏有看开生死者,早早为自己置备棺材,笑谈后事;可世间皇帝权贵,却多是苦苦追寻长生;

    ——因为,后者所能享受到的,是前者永远也无法想象,终其一生,也无法享受完的。

    男人至死是少年,喜欢少女,除非挂在墙上;

    前世,多有青壮年英明神武的皇帝,到了老了,权力欲愈发旺盛,荒淫无度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也怪我,给了周兄那张药方。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摇头,又道:“不过,周兄乃是重情之人,有着锚点,终究幡然醒悟,找回了自我。”

    “重情?!锚点?!也算是吧!”

    周长发叹息:“我常常在想,这世上若真的有长生者,未必是命运的馈赠,或是诅咒,也未尝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无心无肺,太上忘情,终究会在漫长岁月中,被欲望改变,变成另一个人;可若用情太深,以情为锚,看着身边珍视之人一个个老去,无法挽留,那般之痛该是何等刻骨铭心?!”

    ‘一语成谶,这可是在预言我么?!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想说什么,可终究没有说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扯远了,世有岂有长生不老者乎?!这只是妄想,妄想啊!”

    周长发摆摆手,换了个话题:“方锐,你可还记得淮阴府?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絮絮叨叨说着,回忆往事。

    “‘送君亭’外,葛道长、你、清衍,为我送别……那晚的夕阳,可真好啊!”

    周长发说着,气息渐弱,再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方锐闭目,轻叹了口气,站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走啦!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爷爷,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般的喧嚷声中,在或真心、或假意的哭声中——

    方锐沐浴斜阳,缓步走出周府。

    外面,街道上,依旧繁华,没因一个人的离去而有丝毫改变:一群小孩儿奔跑着穿过街道,售卖糖葫芦的白胡子老者高声叫卖,回暖的新燕叼着春泥飞过……

    “黄发垂髫,生老病死,自然更替,天理人伦,血脉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道:“这是芸芸众生,唯独我,是跳出岁月长河的长生者。”

    “是太上忘情,还是以情为锚,这是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,看向如血的残阳下,‘混沌四象幡’操控天象,半城晴好,半城微雨。

    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,道是无情却有情啊!”

    夕阳下,方锐穿过青石白灰的巷道,孤身一人的影子在身后拉得很长、很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返家。

    三娘子急匆匆找来,说了一个消息:“锐哥儿,阿婶做饭时,不慎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从常山县,到淮阴府,再到上洛,纵使方家条件一再拔升,可方薛氏始终坚持,每天下厨给方锐做一顿饭。

    方锐心中一个咯噔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不在,已经请相熟的医师看过了,说是伤到了骨头,很是麻烦,人家都不敢治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姐放心,我的医术,你还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方锐如此说着,心中却是浮现出一抹担忧:‘我今年四十有八,娘也有六十七,快七十岁的人了,体质偏弱,骨节较脆,许多治疗方法都用不了。’

    ‘再者,即使治好了,也有一定可能留下什么后遗症。’

    进门时,隐约听到方薛氏的痛哼,可等见面时,她脸上只剩下了笑容:“锐哥儿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句再寻常不过的问候,却让方锐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方锐下意识想到了:当初在常山县,每每夜晚去黑市时,方薛氏是如何忧心,可等他回来,展现在他面前的始终是最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娘,我给您诊断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忧切的目光中,方锐察看过后,轻吐出口气:“有些麻烦,不过还好,能治。三姐姐,你在这儿先陪着娘,我去取些东西,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送走周长发时,我心中怅然是有一些的,可并无太多悲伤,但,听闻娘出事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本以为,自己已有‘坐看人间三万年’的淡漠心境,可真正牵涉到至亲之人,那般心尖的颤动,让他知道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淡然。

    ‘娘的伤势,能治,也能治好,但正如之前所料,也一定可能留下后遗症,以后不能太过剧烈活动。’

    ‘《方氏医术》,须得再提升一番了,希望能开出延寿神通吧!’

    其实,将技能破限,的确就如开盲盒,所得神通,完全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【劫运:200082】

    “之前的十五万多劫运点没有消耗,再加上,这六年间,劫运点缓缓积攒,赫然已经突破二十万大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今劫运点充足,为了娘,倒也不吝惜赌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《方氏医术》,破限吧!”

    劫运点-10000!

    方锐心头,无数医术感悟生出的同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面板震颤,如水波般的涟漪涌动中,又一门新的神通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【姓名:方锐】

    【劫运:190082】

    【功法:长生经(金色)、元始经(卷三)】

    【境界:武圣(元海)、上品灵师】

    【技能:《卜算术》(破限)(金色)、夺命刀法(破限)(金色)、方氏医术(破限)(金色)……】

    【神通:长生不老(灰色)、不在算中、斩神碎灵、枯木长春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神通:枯木长春?!”

    方锐意识沉寂面板,感知反馈得到的信息:以劫运点激发,转化‘生命元力’,可使人在寿命极限内,不病不痛,活动如常,容颜长驻。

    是的,这门神通与‘长生不老’一般,同样看不上他自身的能量,只要劫运点供能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所谓的‘生命元力’,极为特殊,我自身的能量无法转化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,神通层次的高低,与是否只需劫运点供能,并无直接关系,不可简单判断。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心有预感,将来破限产生的神通,可能会超过功法提升,成为新的劫运点消耗大户。

    一方面,功法暂时升无可升;另一方面,各种神通确实好用,不可能故意不用。

    就如:上次屏蔽外神卜算,虽然一次性消耗了上万劫运点,都抵得上开出两三门新神通了,但反馈的收获更大啊!

    只能说:真香。

    “罢了,劫运点就劫运点吧,神通‘枯木长春’听起来也确实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它也不是一劳永逸的,生命元力会消耗,故而,每隔一年半载都需要补充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很麻烦,但效果也确实非凡。

    “随着人渐渐衰老,生理机能退化,渐渐不能自理,可所谓的生命元力,竟能让人不病不痛,活动如常,堪称逆反常理!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种效果——容颜长驻,此世,我也听到过,有一些珍贵宝物,可以一定期限内驻颜,还有一些邪恶秘法,不过代价极大,后遗症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可选择的,看娘的意思吧,不过,三姐姐应该会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方锐摇摇头:“唯独有一点,不是延寿神通啊!只在寿命极限内有效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寿命极限,不是他所想的,都是普遍的一百五十岁,而是波动的,每个人都有不同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先天决定,似乎和‘灵魂’的奥秘有关;另一方面,受到后天影响,比如小时候营养跟不上,年轻时透支、亏空,不爱惜身体……等等,都可能会缩短寿命极限。

    常人,大概也就是八九十岁,百来岁的样子,纵使这般,在这个世道也绝对称得上高寿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,让娘、三姐姐、囡囡、灵儿她们,一世安乐吧!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,人死之后,魂魄消散,只余一点真灵转世,可能是花草树木,虫鱼鸟兽……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能找得到‘方薛氏等人的真灵转世’,即使找到,也不认为那还是方薛氏等人。

    “不愧不负,陪伴她们开开心心度过此生此世,其它……交给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之道,与世同移,遇情不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青色光华涌动后。

    方锐从方薛氏的房间走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三娘子焦急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锐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说出神通‘枯木常春’,只说是一门秘法,给方薛氏注入了‘生命元力’,容颜方面,薛氏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方灵、囡囡,带着方漓出去了,这方面她们暂时不需要,方锐自己也不需要,就只有三娘子了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,走,我和你说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锐哥儿,我也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我房间吧!三姐姐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囡囡的事。锐哥儿,我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三姐姐老了?”

    方锐打断三娘子的话,轻轻拥住她,身上如万古青木般浓郁的光芒涌动:“三姐姐,看镜子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三娘子感受到一股股暖流进入体内,让自己身体好像变得充满了活力,下意识看向镜子。

    镜子中,她眉眼间的皱纹飞快褪去,少数白发化作青丝,容颜也在变化,逆转为四十岁,三十岁,二十五岁……

    “锐哥儿,这……这……”三娘子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只是注入了如无源之水的‘生命元力’、外表改变,寿元并无变化。不过,为了避免麻烦,三姐姐也注意保密,出门时,最好我给你易容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虽然并不是没有容颜常驻的秘法,以方锐如今的地位、人脉,一二人也护得住,可能少些麻烦,自然还是少些的好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锐哥儿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姐,和我说什么谢?”

    方锐看了一眼面板上少了的数上千劫运点,嘴角微微抽搐了下,可抬头端详着好如那年初见的三娘子,心头一跳,却又觉得很值了。

    更让他觉得值得的是:三娘子的俏脸上,那抹开心的笑靥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悄悄耳语了句,抱起三娘子,大步走向轻纱摇曳的床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