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13章 ,志异 第(1/1)分页

第213章 ,志异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13章 ,志异

    徐闻是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。www.baiwenzai.com

    女帝登基,年号神凰,神凰二年,扩大州考为科考,各地读书人纷纷前往建业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路上耽搁了些时间,所幸,科考日期在三月份,还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哒哒!

    徐闻一身葛布青衫,牵着驴子,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身边,有着一个书童,背着书篓。

    他出身县城,家境中等,没有护卫,只有一个书童相随,自身却有些武艺。

    一路不走小路,只沿着官道,若有机会,便与商队结伴同行,其余些许危险,谨慎之下也应对了过去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什么强人,专门来与他这个穷书生为难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。

    徐闻主仆二人,路过松平乡,松禾村。

    “少爷,到这里,就是建业附近,咱们终于赶上了。”书童语气中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徐闻想起一路上风餐露宿,其中种种艰辛,也不由心有戚戚然:“小五,前面有个村子,咱们去采买些干粮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少爷。”书童小五答应着,牵过驴子,跟着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村口,有一个小庙,不时有村民进进出出,神色虔诚,香火鼎盛。

    这时,两个大娘从中出来,还在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自从有了土地神老爷,咱们村就安定了,晚上出门都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另一位大娘感叹着,忽而压低声音,八卦道:“嗨,你知道吗,村北的刘婶子,一直想要个儿子,向土地神老爷祈祷,你猜怎么着?昨日有反应了,像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刘婶子不都四十多了,这是老树开花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土地神老爷显灵送子!”

    “还有,向土地神老爷乞雨,前两日真下了一场雨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今年这田地的禾苗绿油油,比往年长势都快一截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,小五笑出声:“少爷,什么驱邪、求雨、肥田,也就罢了,显灵送子,这怕不是淫神邪祀哟!”

    这一声,顿时捅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“去去,你个生瓜娃子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土地神老爷,也是你能说的?”

    两个大娘拉下脸,盯着书童小五,似乎再敢说一句,就要喊人,将他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二位大娘勿怪,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,这是我的书童小五,方才小五无意出言冒犯,在下代为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徐闻说着,抱拳行礼道歉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,读书人还是很受尊重的,再加上他礼节周全,二位大娘倒也不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我们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村中别人,听到这话,非得打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大娘宽宏大量,不知可否能给我说一说这土地神?”

    徐闻素好神鬼志异,对这些有着浓厚兴趣,此时就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土地神老爷啊,这可是个善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大娘你一言,我一嘴,说着土地神事迹,保佑平安,求雨肥田等等。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倒是一位有德善神。”

    徐闻听了,也进去上了一炷香。

    见此,两位大娘神色愈发和善,似乎上了香,信仰土地神老爷,就是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在她们帮助下,徐闻主仆二人顺利采买了粮食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不是不信神么?”等离开松禾村,小五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信,而是以往,求证之下,多为虚妄,这次似有不同,若非要上京赶考,我定要在此住上些时日,考察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徐闻遗憾摇头:“再者,每到一个地方,都要着尊重、敬畏。敬天地,敬百姓,敬鬼神,心中有着敬畏,才不会闯下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禾村,土地神庙。

    方锐分身附着土地神像,高高在上,俯瞰下方信徒,听着层层叠叠的祈愿,别有一番不同滋味的心境。

    点点火光闪烁,烟雾缭绕之中,浓郁的香火气运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他伸手一抓,香火气运化作缕缕朱红色神力。

    “香火虽好,但也附带因果,为信徒如愿,便是一种了结因果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方锐也有启用神通:驱邪、送子、肥田、求雨,给信徒如愿。

    驱邪,分内之责,自不必说,偿还每月两次大祭因果;送子,这个只是提升怀孕概率;肥田,可使亩产提升一二成;求雨,这个要看时节、天气,消耗神力多少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,给信徒如愿,方锐却也不会干亏本的事情,收十分香火,做五分的事,香火不够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是‘收十分香火,做五分的事’?

    中间商不要赚差价的吗?他一个堂堂土地神,难道无偿打白工?

    打个比方:比如送子,这需要五缕神力,只有等到信徒提供十份香火后,方锐才会进行如愿。

    所以,什么临时抱佛脚,那是没用滴!

    “也有信徒上香,没有许愿的,这些多余的香火气运,都要记录在桉,等信徒死后,给予神力大钱偿还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杂务,我堂堂一个土地神亲力亲为,都没有时间摸鱼了啊!”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需要效彷阴兵,组建文吏,将这份工作也承包出去。”

    方锐思索着,心念一动,回归土地神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松禾村。

    徐闻主仆继续赶路,没走多远,来到一个山坳,忽然,隐隐有虎啸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莫不是有大虫?”书童小五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是了。”

    徐闻想了一下,皱眉开口道:“走,小五,咱们回去,明日,雇佣村民结伴去往建业。”

    近来,不知为何,乡野间野兽时常暴动,袭击路人,他就击杀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遇到勐虎,还是第一次,并无信心打得过。

    孰不知,这是黑暗星辰坠落的影响,虽然兽类诡变比较困难,但也受到影响,变得躁动。

    徐闻主仆刚刚掉头,可不速之客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头吊睛白额大虎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它身长足有一丈,尾巴如钢鞭一般,血盆大口垂涎,显然,是见过人血的。

    “少爷?!”书童小五两股战战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徐闻却是大喝一声手提三尺剑,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之前掉头,是因为谨慎,现在勇勐刚进,却是因为逃不掉,只有狭路相逢勇者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番大战,徐闻主仆二人与吊睛白额大虎同归于尽,不,准确的说,是徐闻与吊睛白额大虎同归于尽,书童小五只是作为拉低评价的添头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徐闻尸体上,魂魄出现。

    “原来,人死之后,真的有魂魄?”他看着自己双手,有种透明之感。

    “少爷?!”小五出现在旁边,却是声音颤抖,手指向一处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

    原来,那头吊睛白额大虎死后,也出现了魂魄。

    “兽与人一般,死后,也会出现魂魄吗?”

    徐闻喃喃着,反手抓剑,却抓了空,魂魄状态,自然拿不起阳间之剑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吊睛白额大虎怀着生前的仇恨,已是一掠扑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小五将徐闻推到一边,自身胳膊却是被咬断。

    “小五!”

    徐闻怒目回身,双拳砸下,可却被白虎一尾巴掀飞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他捂着胸口,想要再起却是不能,魂体都是一阵不稳:“这赤手空拳,果然打不过此虎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,今日我主仆二人还要再死一次?”

    他嘴角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孽畜,怎敢行凶?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大喝中,红光一闪,一把长刀掠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那头吊睛白额大虎被贯穿,身形凝滞了下,蓦然崩溃,只剩下一柄长刀扎在地面速速颤动。

    徐闻看去,竟是一队兵卒,魂体凝实看似活人,走路却无须双脚,原来是和自己一样的魂魄。

    不过,同为魂魄,对方却比自己不知强大多少,身上煞气隐隐,让他感觉一阵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“少爷?”小五只剩下独臂,从地上爬起来,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”

    徐闻神情镇定,向为首的一人见礼:“不知各位是?”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土地神麾下阴兵。”

    苏虎打量过来:“看你装扮似是书生?可认识字,懂数术?”

    “我家少爷,自是会的。”小五骄傲道。

    “小五!”

    徐闻对着小五微微摇头,礼节周全:“承蒙相救,在下徐闻,若有用得着的地方,愿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为我们,是为土地神老爷。”

    苏虎拍了拍徐闻肩膀:“你交了好运了,土地神老爷正要选拔文吏,若是被选中,可是大大的好事,不要错过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一行阴兵,带着徐闻主仆折返。

    来到土地庙,径直穿过神龛,徐闻只感觉眼前一花眼前景色立变,出现了一座类似县衙布置的神殿。

    书童小五被带走,而他自身,则是被苏虎引着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大人,又寻来一个识字的魂魄,此人名为徐闻,本为进京赶考的考生,遭遇勐虎身死。”苏虎单膝跪下禀告道。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方锐看来,见到此人头顶葱郁文气,微微颔首:“既如此,就和这七八人一道,共同参与考试吧!”

    这七八人,都是这些日子中,松禾村,还有邻村,一些病死,或者老死的识字之人,以前或是书生,或是念过几年学,或是账房老吏……

    之前,他有感须得找人分担杂务,这才聚集一些识字之人考试。

    ‘这个徐闻文气最高,显然是最为出众之人,但也不好直接任命,亦须得参加考试,走程序,如此才能服众,这是建立体制之道啊!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拂袖一挥,神力衍化一张张桌椅、试卷。

    “土地神么?!”

    徐闻听着声音,暗暗抬头,瞧去一眼,只见一位面容如玉的少年周身绽放道道神光,刺目得几乎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‘神威如海!神威如狱!古人果不欺我!’

    他暗叹着,看着身前凭空出现的桌椅、试卷,心头更为凛然。

    ‘我本是要去往建业,参加科考,没想到中道身死,可死后,也要参加考试。’

    徐闻自我调侃地想着,笑了笑,平复心境,开始书写。

    考试结果,果然徐闻拔得头筹,还有另外四人通过选拔。

    “徐闻,我今册封你为典吏,付和、顾茂、许白、许江四人为令吏,为松禾村活人登记造册,记录香火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高坐上首,拂袖一挥,五人身上各自出现典吏、令吏公服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五人神态不一,或平静,或亢奋,或遗憾,齐声应诺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今日就上任吧!”

    方锐微微颔首,用神力衍化出偏殿,让五人即刻去工作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。

    “啊,终于可以摸鱼了!”

    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环顾左右:“似乎,还缺点什么?”

    少顷。

    “照啊!”

    方锐眼睛一亮,右拳一捶左掌:“我想到了,是缺二三四五个侍女,给我捏肩揉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酉时(大约下午五点)。

    冬!

    钟声响起,下衙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出了土地神殿。

    “徐典吏,晚上一起吃饭啊!”

    “没滋没味的,吃着有什么意思?我请大人喝酒!”

    “非也,徐大人初来,怕是许多事情不清楚,我来给大人领路,介绍……”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位同僚都是热情道。

    显然,是看徐闻前程远大,想要交好。

    可等看到苏虎,纷纷退去,约定改天。

    不仅是苏虎,还有书童小五,也来了,而且,手臂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小五,你的手臂?”

    “少爷,是苏大哥,拿了一样宝物,这么一挥,我就好了。”书童小五手舞足蹈比划道。

    “谢过苏大哥,那宝物定然十分珍贵,我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来的时候,苏虎见徐闻是个人才,提点了些事情,再加上救命之恩,徐闻主仆便如此称呼了。

    “嗨,客气!”

    苏虎摆摆手:“不过就是大钱罢了,徐兄弟也有的,不过,这大钱的确是宝物,作用非凡,可……我等为土地神老爷效力,不仅有大钱,还有其他好处,比如,每月的大宴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说着,来到村口。

    “求求各位,给个大钱吧!”

    “可怜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日,就是第七天了,我一家人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竟然在这里乞讨,如吕东一家,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前方如付和等令吏,都是躲开了。

    徐闻也非老好人,同样没给,进入村子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苏虎叹息:“不是我等为土地神老爷效力之人,大概七日后,就会魂飞魄散了……这些人也是无奈,当然,徐兄弟不主动给,也没人敢抢。”

    他领着徐闻主仆安顿下来,请喝了顿酒,详细告知了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送走苏虎,徐闻在窗前坐下,神情唏嘘:“没想到,死后境遇,竟如此神奇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苏虎赠送的纸、笔,唰唰记录,记录死后成为魂魄的变化,记录魂村的神奇,记录自己今日见闻。

    此文名为《土地神记》,日后在方锐宣传下,为阳世间千古名篇,千万年后,仍被选入教材。

    只是,到了那时,早已经变了意味,被定义为幻想之作、神鬼志异,什么字句翻译、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,扼杀了不知道多少高中小学生的脑细胞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