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288章 ,炼宝 第(1/1)分页

第288章 ,炼宝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第288章 ,炼宝

    “大黑天,这是被逼急了啊!”

    方锐叹息。【落霞阁】

    其实,他猜的没错,大黑天出此下策,利用一方残破世界变轨打击,这般不计损耗、不顾吃相的方式,实在是正常入侵已然看不到希望,生怕等下去,洪虞界这只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,大黑天能发动此等‘撞星’打击,进入洪虞界内部的邪神‘大天魔’身外化身,恐怕起到了一个定位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如今这道身外化身已经让我变成二五仔,成了‘天魔王’,这种同源感应的定位效果也不可能消除。”

    方锐猜到这一点,却也没办法,毕竟目前无法彻底抹杀‘天魔王’。

    再者,到了现在这般时刻,抹杀对方也未必有用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正面应对吧!”

    方锐喃喃着,根据‘天魔王’给予信息的方位,双目窥破冥冥,望向世界之外,穿破星云迷障,锁定到了一颗遥远光年之外掠来的星体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这就是大黑天‘撞星’攻击的星体,以它的速度,若是维持不变,大约会在百年后到来,撞上洪虞界……”

    这并非大黑天故意拖延,给予洪虞界反应时间,而是‘撞星’攻击的星体,也不是哪一颗都行的,约束改变其轨道,向着洪虞界撞来,更非简单之事——不用猜都知道,大黑天为了这一记‘撞星’攻击,付出了不菲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本质来讲,我就是要和这颗‘撞星’的星体,进行一场时间的赛跑。”

    方锐暗暗估计:“如今,我的洞天达到九万五千里方圆,臻至洞天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里极限,大概还需要十年;要想让洞天进一步,蜕变为世界,带动我本尊跃升七阶,那需要一个极为庞大的能量,大概需要积攒百年的劫运点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正常来讲,他突破七阶,需要一百一十年,显然来不及!

    “甚至,仅仅将洞天升格世界,突破七阶,恐怕都未必能化解‘撞星’之厄,大概率非得将我的世界再化为洪虞界天界,以天地人三才之法证道,成为洪虞界之主才可。”

    “而要想让天界圆满,天地人三才证道,就必须足够多的修行者,才能代天封神,粗略预估,这个数量的修行者,大概要百二十年的时间才能积攒完成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算,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哪怕积攒洞天晋升的劫运、等待修行者积攒,两者可以同时进行,也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方锐的突破速度已然极快,但奈何大黑天一方不按常理出牌,果断非常,抛出了‘撞星’这一记杀招。

    “‘撞星’来临,还有大约一百年,我却需要一百二十年的时间……当然,这个一百二十年乃是按照目前的进度计算,若是以合适方法干预,还是能加快进度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必须增大投放污染的力度,收割更多劫运,同时加速培养修行者么?”

    方锐心中生出一股紧迫感:“时不我待啊!”

    其实,他还有一个选择,凭借本尊、冥君之能,刻意对洪虞界破坏,掀起灭世大劫——以他如今实力、地位,根本没人拦得住。

    那般,对洪虞界致命背刺,必能收获海量劫运点,然后在短时间内将天仙洞天升格为世界,带动突破七阶。

    然后,不和大黑天玩了,流浪世界,避开‘撞星’攻击。

    是的,哪怕将天仙洞天升格为世界,世界等级不够,也未必硬接下‘撞星’攻击,不过可以凭借世界之主的权限,挪移世界坐标。

    只是,若是那般做意味着放弃在洪虞界的一切积累,放弃尚未寻到的方灵真灵,放弃一直以来的坚守……

    “那种方法,云澜大概率会和我反目,李曌也不会跟随我……”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纵使说服二人,带着洪虞界的精华、底蕴流浪世界,也不过苟延残喘。凭借七阶之能,以及升格的世界主场,或许不惧大黑天降临的邪神,但将来面对诡异羊皮纸背后的那位大罗存在,又当如何?

    “故而,这一步不能退,一步退,步步退,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狭路相逢勇者胜!我不想赌,可这次,必须迎难而上,与大黑天来一场惊天豪赌。”

    方锐心中生出无限豪情:“必须要在‘撞星’来临前,将洞天升格世界,并培育足够多修行者,代天封神,一举登临洪虞界之主。”

    【】

    “虽说‘撞星’日期在百年后,但考虑到意外,可能提前,保守估计,我必须在八十年内,达成目标。”

    他给自己划下线来,霎时间,媲美量子计算机的天仙思维运转,脑海中一个本是雏形的思路,渐渐补全成为一个完备的计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方锐筹划应对‘撞星’之时——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荀三七带着卜让,返回了阔别已久的中土神洲。

    不久前,参与过大师姐姜若瑄成仙大典后,师姐弟各人从蓬来岛离去,准备遵从方锐之命,带着自己一脉弟子返回——因为徐缓、江清雪、江晴雨、周灵汐,师兄、众师姐授徒皆是门派模式,门下弟子数十上百,不少弟子尚在一阶中下品,长途赶路困难,便只能统一行动。

    而他只有七个弟子,六个出师游历的,最少都是一阶上品灵台境,这就方便了,‘万里传音符’通知一下六位弟子,自己就带着卜让返回了。

    因为相较众师姐、师兄已然走在前面,荀三七没有太赶也有带着弟子卜让增长见闻的心思,一路上进入过不少城池,体验各地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这也让出生西牛贺洲的小小童儿卜让,看花了眼,深刻见识到了中土神洲的繁华。

    如此一月后,来到了建业。

    “师父,好多人啊!”卜让只感觉,肉眼可见的热闹扑面而来,耳边是巨大的喧嚣,眼前是琳琅满目的各种东西,不由得呆了。

    “建业乃是新虞都城,一座千万人口的大城,堪称世间最繁华之地。”

    荀三七如此说着,心中无限感慨:“百年前,我曾在师尊的洞天修行时,就常有出来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卜让听着这些,却见自家师父并未像是在别地一般,带着他游历,而是施法遮掩自己两人身形后,慎重取出一枚令牌,对着虚空拜下:“弟子荀三七归来,求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‘啊,要见师祖了吗?’

    旁边,他紧紧攥着小手,小脸潮红,心中激动、忐忑,知道接下来很可能要见到自家师祖、也即传说中的道祖了。

    少顷,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是三七啊,还有一个小家伙,进来吧!”

    倏而,卜让只感受到,一股无比高渺的力量降临,将自身笼罩。

    他便知道,这是要进入师父所说的那个神奇的、曾在那里修行多年的地方——师祖的天仙洞天了。

    果然,眼前景色一变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卜让便看到,自己、还有自家师尊出现在一处白玉广场上,周围丰沛灵机所化的雾气流动,掩映连绵的白玉仙城空静缥缈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座白玉池子,其中,地脉之力化雾,水脉之力凝为龙形,簇拥着中心处一株车篷大小、逸散仙灵之气、七色彩光交替旋转的仙植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卜让只感觉来到洞天后,空气中的浓郁灵机沁人心脾,仿佛将肺腑都荡涤过一边,特别是无意中呼吸了一口那仙植散发的‘仙灵之气’,只这一口‘仙灵之气’,效果简直媲美自己打坐修行一个时辰!

    不过,最让他触动的是,自家师父的师姐——那位周师姑曾赠自己的那座十二品莲台,此刻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这时,荀三七摇头笑道:“此为天地灵根‘碧玉仙荷’,你的十二品莲台,就是自此株‘碧玉仙荷’的一颗莲子所化。莫看了,洞天中奇景、奇地极多,以后为师亲自带你去看看,现在,先随我拜见师尊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卜让乖巧跟着自家师父,落后一个身位,进入身前牌匾为‘方仙宫’的一座白玉仙宫。

    进门,瞬间感受到,自己思维仿佛加速,这种开悟效果,让他知道这正是此地玄妙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更直接的感受,却是迎面而来的一股火热。

    原来,在仙宫中心,摆放着一座凋刻着‘八卦炉’的宝炉,其中金色火焰熊熊燃烧,炉门处有两把扇子自动扇火,一枚枚青色光点不断投入炉中,让‘八卦炉’外壁呈现半透明态,可看见其中一道道宝物在飞快游走。

    ‘这是?!’

    卜让暗暗一惊。

    他师出青莲一脉,荀三七带着教导,眼光自然不俗,此时就能认出,那金色火焰竟然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;炉门处扇火的两把扇子,好似自家师父讲过的灵宝‘芭蕉扇’;而那一颗颗青色光粒,则是直接认不出了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能级极高!

    如此大手笔的炼宝,简直惊天动地,让人瞠目结舌,但如果联想到此地主人的身份——道祖,这一切似乎又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弟子荀三七游历百载,今日归来,见过师尊!”荀三七一拜到底,声音中带着激动的哽咽。

    “师祖!”

    卜让亦是拜下,印象中,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师父如此失态,心中疑惑、好奇,更有对‘方仙道祖’的无限敬仰,种种情绪之下,让他不由偷偷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去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顿时感觉,自己仿佛看到了天,鸿鸿渺渺而无极,仿佛看到了道,恍恍忽忽而难言,刹那间,意识都仿佛失去,仿佛要道化了。

    “醒来!”

    方锐看向这个小小童儿,出声唤醒,温煦笑道:“今日,我之境界、法则修行到了一个新的层次,非元神者不可观吾身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这时,他忽而一招手,世界本源衍化材料炼制的一件件宝物,从‘八卦炉’中飞出,得宝七百一十二件,多为上品法器、也有少数法宝,屈指一弹,其中法宝一飞剑向着卜让飞去:“此剑,便作为初次见面的赠礼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祖。”卜让晃了晃脑袋,晕晕乎乎拜下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的莽撞,师祖却没有怪罪,反而赐下一件宝物,这让他又是羞愧、又是感激,脸都红到了脖子根,低头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如此状态下,对方锐与自家师父荀三七的对话,也只听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三七,我素知你豁达,怎的今日也作小女儿姿态?百年时间,度过风、火二劫,踏入元神三转,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给师尊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修行乃自己之事,且不说此进度不慢,纵使并无半点进步,也何来给为师丢脸一说?当初出洞天游历时,我赠你的‘碧玉仙酿’可喝完了?”

    “喝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若非在现场亲耳倾听,卜让绝对不会相信,自家师祖、传说中的道祖与自家师父聊天,竟然会是如此亲近、自然,就如日常老友般的交谈。

    ‘果如话本中所言,师祖言行诸般,皆是异于常人耶!’

    他如此入神地思索,连之后方锐与荀三七说了什么,都不大记得了。

    只是记得自己恍忽了一阵后,突然又听自家师祖道:“你们可是来的巧了,正好,今日带你们去看一件宝物的诞生。”

    卜让只感觉,又是那般无比高渺的力量降临,眼前景色刹那变幻,从方才的白玉仙宫之内,竟然是来到了一片雪原,雪原上,矗立着一座白雪皑皑的巨大山峰。

    见到那座山峰,顿时,让他回忆起这个师父曾带他游历过的地方:“这里是……北俱芦洲?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锐看向卜让,赞许地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卜让已然震撼失声。

    他曾听闻,朝游昆仑暮沧海,已然是仙人;那么,这般一念横跨天地,带着他与师父二人,从建业瞬间来到北俱芦洲,这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相较之下,荀三七却是并无太多惊讶,显然是对方锐种种不可思议有着较强接受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且看!”

    方锐忽而拂袖一挥,天地间浮现出一方神炉虚影,无尽滔滔半透明的火焰充斥天地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而那座雪原山,高三千丈的大山,竟然拔地而起,在荀三七、卜让二人震撼的目光中,不断炼化缩小。

    正是:天地为炉兮,造化为工,阴阳为炭兮,万物为铜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