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悟文学网 > 仙侠小说 > 我在大虞长生 > 第100章人药 第(1/2)分页

第100章人药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‘大胆?!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蓦然发出一声叹息。m.mankewenxue.com

    纵使这尸体被腐蚀得坑坑洼洼,可那七品神捕司官服,以及对李大胆的熟悉,还是让他一眼辨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前,来到南山园,李大胆信誓旦旦向他保证不会冲动的画面,还犹在眼前……

    此刻,一条鲜活的生命,却已是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方锐伸手一抓,李大胆尸体旁边,一颗黑色珠子飞来,随着他一起,在半空隐没不见。

    ‘这颗珠子,竟然能够感知阴气浓度变化,看来大胆早有准备……唉!’

    “嘶嘶嘶!”

    那条黑色大蛇似乎极为痛苦,发出一阵阵嘶鸣,身体不断撞击着地面,还啃噬自己身体,看似已经陷入半疯。

    可看到一颗珠子凭空飞起消失,纵然没有发现方锐,亦是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张口一吐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一朵由阴气凝成的灰黑云朵飘来,所过之处,花草尽数衰败腐烂。

    显然,李大胆就是死在这般手段之下。

    ‘我可不是李大胆!’

    方锐保持着隐身状态,身形一动,轻易躲开了去。

    ‘异兽阎蛇,体大如蟒,额有灰色菱形晶石,体表无鳞,长着一个个肉瘤,以阴气、怨气、煞气为食,吃饱后,体表肉瘤鼓起;反之,在饥饿之时,体表肉瘤干瘪……’

    自从上次踏青后,方锐与葛长庚的关系更加亲近,从对方嘴中掏出来不少干货,比如异兽阎蛇的知识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‘这阎蛇,显然是郑家驯化的异兽,不但可以起到看护的作用,还可以吞食消化阴气,一举两得。’

    ‘也就是它不吃血食,李大胆的尸体才能保存下来。不过,这阎蛇此刻的状态,似乎有些异常……’

    方锐皱眉看去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!”

    阎蛇吐着蛇信子,体表的一颗颗肉瘤,肿胀腐烂,如肥皂泡般不断胀大炸开,散发出丝丝极淡的黑气。

    ‘异兽阎蛇虽然可以吞食阴气、怨气、煞气,但就如人能吃饭,却也不可过量一般……所以,它这是吃坏身体了吗?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泛起明悟:‘之前,那朵接天连地的巨大葬花笼罩整个南山园,持续飘落葬花,同化下方生物,让这条阎蛇被迫吞吃了超出极限的阴气……’

    ‘结果就是:破坏了它体内的平衡,体表肉瘤如肥皂泡般反复炸开,甚至,自身都陷入了半疯。’

    他摇摇头,屈指一点,一点淡青色光芒飞出。

    这光芒落入阎蛇眉心菱形晶核,直接封锁了它体内阴气外泄,让它体表肉瘤都不再反复炸开。

    即使蛇口张大,嘶嘶有声,却再也吐不出阴气黑云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这条阎蛇的身体,就一点点开始膨胀,胀大、再胀大,最终如气球一般炸开,混合着浓郁阴气的血肉,四散溅射。

    ‘只要不是媲美一品武者的上品灵师来此,都会认定,这条阎蛇是被阴气给活活撑爆的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这般半疯的异兽很难驯化,他没那个精力、时间,也不值得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方锐又是袖袍一挥,真元涌动,震碎李大胆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残忍,而是:此时,给李大胆收尸、下葬,明显不现实。

    将李大胆尸体在那里放着,或者直接挖个坑埋了,若是被郑家的人发现,李大胆的任务奖励、抚恤半点拿不到不说,事后,郑家大概率还要找李大胆家的麻烦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方锐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途中,又是几次遇到了郑家的守护异兽,比如地阴蚯、骨花蜥等等。

    但这对李大胆那般七品武者来说的灾难,放在他的身上,就如清风拂面,所谓的‘禁区’,更是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没遇到郑家的守卫。

    ‘往常,郑家在南山园的防守,定然森严无比,但,现在么?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冷哂。

    昨夜那朵接天连地的巨大的葬花出现,南山园中下三品武者直接死亡,即使中品武者在这里呆久了,也要丢掉半条命,故以,郑家人尽数撤出。

    如今,那朵巨大葬花虽然解决了,可还有郑家老祖所化的阴尸没找到,郑家人自顾不暇,哪有精力重新组织起守卫?

    方锐循着阴气浓度,最终,来到了一处瀑布之下。

    “那里,是南山园中的一处阴气源头。所以,瀑布之后,别有洞天?水帘洞?!”

    他细细感知,发现那瀑布水流之下,还有一层无色半透明的光膜,如结界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灵师的手段。警戒结界?或者是,防御结界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抓了一只甲壳虫,真元将其包裹,试探扔入其中,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的真元隐秘性,足以屏蔽这种结界。也是,我可是二品武者,一般灵师的手段哪能防得住我?”

    方锐真元覆盖体表,以隐身状态,直接进入。

    瀑布之后,果然另有洞天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本以为:后方会是什么阴森恐怖的景象,可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穿过瀑布,视野瞬间开阔,洞口处狭窄,向里呈壶口形扩宽,两边山壁、上方顶部,镶嵌着无数明珠,散发出朦朦胧胧的柔和光芒。

    大片的大药、老药,在这里栽种,空气中充斥着草木的馥郁清香,蜂飞蝶舞,更有如烟似纱的烟雾袅袅。

    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“咦?这里的超凡因子,哦,也就是灵子,超出外界将近一倍?!葛道长说过,在灵气环境中,药材的生长速度会大大加快……”

    ‘超凡因子’、‘灵子’,含有充盈灵子的空气被称为‘灵气’,这般理念,是方锐结合从葛长庚口中了解到的信息,自行整理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此世大药、老药,看似取之不竭、用之不尽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而我之前感知到的阴气源头……”

    方锐眉头一皱,看向脚下看去:“竟然是从下方涌出去的?阴气从这里涌出,被瀑布的水流带走、冲刷,流动逸散,好巧妙的设计!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在这里多看,感知着脚下的阴气通道,追根溯源,最终来到一处山壁。

    在查探片刻后,找到一处机关打开,后方现出又一道如水纹般的光膜结界。

    和之前一般,先以甲虫试探,确认自家真元可以屏蔽,安全无虞后,方锐一步跨入。

    这一步,就好似从仙境来到地狱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,一股混杂着极致怨气的灵气迎面而来,阴冷无比,并让人呼吸不畅,莫名有种窒息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‘如果说,外面的灵气浓度是一,刚刚大药、老药的药园是二,那么这里,灵气浓度就是十!’

    ‘只是,这般的灵气与极致怨气融合,极难分离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半透明的瓮中,装着婴儿、童男女,被未知成分的浓白液体包裹、维持着生命,陷入昏睡,他们面容痛苦无比,心口处长出人参般的药材。

    “原来,所谓的灵药、半灵药,就是这么来的……呕!”

    方锐腹中翻涌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一次,他是真真正正被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‘康怀风只是金章名捕,对灵药的培育过程,了解并不是很深。’

    ‘什么折磨致死,取心头血?那都太小儿科了,这是直接以人为土,种出人药啊!’

    方锐想到当初获得那颗灵玉参:‘难怪与婴儿如此相似,以人种药,种出来的半灵药,能不受到影响,与人相似么?’

    场中,一共百来个人瓮,其中,九成以上的婴孩儿、童男女胸口的‘人药’,都变成了黑色;七八颗‘人药’,是白玉一般的颜色,表面泛着点点灵光;只有一株‘人药’,呈现出紫玉一般颜色,灵光湛然。

    ‘黑色的,应该是废药,失败了;白玉色的是半灵药,这个我知道;那株紫玉色的,应该就是灵药了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道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取用这些灵药、半灵药的想法,只是顺着这一个个人瓮,飞快搜寻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白芍弟弟、李大胆的儿子,方锐看过两人画像,此时,自然是在搜寻这两个娃娃。

    很快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白芍弟弟胸口处的‘人药’,已经变成黑色,吊着最后一口气,纵使是方锐,也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另一人,李大胆的儿子黑娃,胸口处竟然长出了‘半灵药’,情况稍好一些,只是他发现,一旦取走这株‘半灵药’,黑娃亦是会立刻死亡。

    ‘这不是病,而是灵师的邪恶术法,并且进入了最后关头,根本不是我的医术,所能治疗的。’

    ‘救不了!救不了啊!忙活一场,到头来,竟是一场空。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突然传来声音,是两个郑家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化作的阴尸,到现在还没找到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哪?神捕司的人走了,即使找到,对付一头三品巅峰的阴尸,咱家也要花费大代价。最好,是那阴尸离开了南山园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要阴尸离开南山园,不找咱们郑家的麻烦,去祸祸那群贱民,管它去死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到了!快去看看,这一日间,有没有培育出灵药、半灵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郑家人么?似乎还是嫡系,身上那股子人上人的优越感……呵!’

    方锐心中冷哂。

    此时,他处于隐身状态,自然不是这两个郑家人所能发现。

    “呀,成了!”

    “一株灵药,八株半灵药!”

    两人惊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灵药不敢想,不过半灵药么?嘿嘿,咱们可昧下一株,平分!”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打开一个个‘人瓮’,熟练采摘灵药、半灵药,面对采摘后立刻失去气息的婴儿、童男女,脸上没有半分波动。

    ‘如此熟练,如此淡漠,显然早已不是第一次了。’方锐淡漠注视着,心头冰冷。

    采摘灵药、半灵药后,以玉盒封存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两人又将黑色废药一一小心采摘,聚集在一起,带着进入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‘我倒要看看,这些蕴含极致怨气的废药,是如何处理。’

    方锐暗忖着,悄无声息跟踪过去。

    七拐八绕,来到一处石室。

    石室之内,有一个巨大的金色熔炉,炉中赤红火焰汹汹,上方有一颗宝珠悬浮,垂下道道清光。

    另有管道接入熔炉,汇聚核心区域的极致怨气,在熔炉中净化一遍,化作阴气,从另一边的管道排出。

    那两个郑家人将黑色废药扔进熔炉,旋即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们离开后。

    方锐现身,看着宝珠,心头一动:‘如果我没猜错,这炉子能将废药中的‘极致怨气’洗成‘阴气’,核心部分就是那颗宝珠。’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屈指一弹,一点劲风射出,打向宝珠,作为试探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即将命中宝珠的前一刻,从金色熔炉中涌出磅礴阴气,化作一条虚幻巨虺,一口吞下袭向宝珠的劲风,摇头摆尾对着方锐而来。

    “巨虺?虺者,毒蛇,龙属也!”

    方锐眼睛眯起,抬掌一拍,真元涌动,让这条阴气所化的虚幻巨虺,瞬间从头到尾崩溃湮灭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未结束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嗡!

    眨眼之间,更多阴气从炉中涌出,化作四条巨虺杀来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方锐以手作刀,以真元砍出回旋刀气,斩碎四条巨虺,退后撤出一定范围,那座金色熔炉才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以我的本事,倒也可以强行突破,打碎熔炉,掳走宝珠,只是动静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就如之前,方锐没有杀了那两个郑家的小喽啰,平添麻烦;此时,他自然也不会为了一颗不知作用的宝珠,多冒风险。

    “罢了,换一种方法吧!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眼眸一动,落在那金色炉子排出阴气的管道上:“或许,可以效仿之前对付异兽阎蛇那般,让这金色熔炉‘合理炸炉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南山园,密室之中,金色熔炉中阴气不断积蓄、压缩,让炉中火焰都压低、再压低,上方悬浮的宝珠更是光芒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又片刻后,宝珠之中,一道道细小的裂纹开始浮现。

    它们纵横勾连,越来越大……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炸炉了。

    宝珠炸碎,金色熔炉中压缩的火焰、阴气、极致怨气,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,如炮仗般炸开,掀开地面,化作一道巨大的灰色冲击波扩散。

    那灰色冲击波所过之处,阴气、极致怨气侵染土地,直接改变地脉,让这处风水宝地化作了阴煞凶地,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啊!”

    “不好,快运转劲力抵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郑家进入南山园的武者,中品武者还好,还有抵抗之力,可下品武者,在灰色冲击波扫过之后,一个个面色灰白,如割麦子般倒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一个炮仗!”

    远处山上,方锐看着南山园中如蘑菇云般扩散的灰色冲击波,神色淡漠无比。

    对这些郑家人,他心中没有丝毫怜悯,可以说,这些郑家人全杀了,都不会有一两个无辜的。

    “咦?!”

    方锐突然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他赫然看到:南山园中的东南角,有一处地点,如黑洞一般,大肆吞吸着空气中逸散的极致怨气、阴气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郑家老祖所化的阴尸,不知道经过这一波过后,那阴尸会不会再度增强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关我屁事?!”

    这是城外,又在南山园中,即使倒霉,也是园中的郑家人,最先倒霉。

    方锐也懒得去管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锐拍拍屁股走了,可他操盘的南山园爆炸,却在城中引发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郑神捕,听说,你家的‘洗怨炉’炸了?”下午时候,周长发就听说了此事,找来郑经翰确认。

    “是,司正大人。”

    郑经翰苦着脸:“南山园收复后,清理了些废药,‘洗怨炉’就炸了。应该是那朵巨大葬花的缘故,最后扔进去的废药,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并不认为这是人祸,只以为是自家倒霉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不幸!”

    周长发绷着脸,拍了拍郑经翰肩膀:“洗怨炉倒没什么,不过配套的净灵珠可极为珍贵,非得去州城向上品灵师求取才可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郑家财大气粗,千金散尽还复来嘛!”

    “谢过司正大人安慰。”郑经翰眼角跳了又跳,强忍憋屈,匆匆退下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后。

    “还敢将我当耍猴?呸,活该!哇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长发发出一声大笑:“吩咐下去,老夫今日高兴,醉仙楼摆宴听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自作孽,报应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云观,葛长庚听闻这事后,抚须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郑家这次损失大了,三品老祖身死,‘洗怨炉’炸炉,南山园化作阴煞凶地,后续还需要善后……”

    孙守财笑道:“那位大人来了,要吃郑家这盘肉,就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周长发与郑家没能对上,让大人提前上位……”章恨水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无妨,朝廷规矩在此,那位大人也并不心急。”

    孙守财看向章恨水:“对了,那位大人,让我转告章神捕一句话:做人要守规矩,特别是,朝廷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章恨水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之前,他曾提议,瞒着那位大人,在‘大日真阳阵’上动手脚,让那朵接天连地的巨大葬花扩散,连带周长发提前下台。

    但孙守财拒绝了,显然,并将这件事转告了那位大人。

    “章神捕啊,咱们做事,还是得守规矩,不守朝廷的规矩,郑家就是下场,你说对么?”孙守财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是!是!”章恨水擦着额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中百姓也在谈论此事。

    “郑家可真是倒霉,一个地脉改动,南山园那块好好的风水宝地,就变成了阴煞凶地,这可真是倒霉!”有人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